歷史小說

rumqg火熱連載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討論-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大麻煩,昭武九姓!鑒賞-ec8t7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老夫刚刚回去查过了,白庆之所以能发现藏匿在烁仁坊的朱邪晟,并非靠的是自己,而是今日一早他在城南巡逻时,有人通过羽箭给他传递了一张字条,字条上的内容是‘王家所追之人藏于烁仁坊东面第五间宅子后院地窖’,
白庆按照字条上的内容,将信将疑地来到烁仁坊东面第五间宅子的后院,果然发现了朱邪晟和康昌安,但为了独吞功劳,这厮谎报情报,声称是凭自己一人之力发现的朱邪晟和康昌安,老夫也因此而被他所蒙蔽!”
提审完朱邪晟之后,王燎原、独孤飞鹰、李泰坐在府衙后堂各自一筹莫展,这时王裕从外面走了进来,沉着一张脸,朝屋内三人拱手说道。
听他语气多有不善,想必先前他独自一人回王家之后,王家那边定是一阵鸡飞狗跳,而“始作俑者”的白庆,其下场也定不会好到哪里,八成是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竟然还有这种事?”
王燎原面色微微惊讶,但随即他又觉得自己这样说有些不妥,有点往王裕“伤口”上撒盐的意思,于是连忙话锋一转,道:“如此说来,是有人故意让我们得知朱邪晟和康昌安的消息,那这个传信的人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可算是难住了屋内的所有人。王裕、独孤飞鹰、李泰纷纷皱起了眉头,在脑海中思索着这些线索之间的关联。
就在这时,门外快步走进来一个人,他径直向王燎原躬身抱拳道:“大人,属下带人去了楚记铁器铺,里里外外全部都翻遍了,除了一些日常摆出来用以售卖的兵器之外,并没有仓库藏有大量兵器!”
来人正是州府衙门的冯捕头!
在提审完朱邪晟之后,王燎原便命冯捕头前去楚记铁器铺进行一次更为细致的搜查,如今这件案子还牵扯到有人向突厥走私兵器,他无论如何都要查明这批兵器的去向,这样也好给朝廷一个交代!
“没有兵器?行了!本官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王燎原闻言眉头轻皱,他先让冯捕头退下,随即忍不住捋须道:“这么看来,莫非康昌安已经将那批兵器交付给那个幕后神秘人了?但这怎么可能?”
在王燎原的潜意识里,那幕后神秘人既然如此小心谨慎,他一定是通过某种手段,在很远的地方“遥控”朱邪晟和康昌安等人在为他做事,所以他自然就认为康昌安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那批兵器交付给那幕后神秘人!
李泰这时开口道:“这有什么不可能?或许那个幕后神秘人,此时正在太原城也说不定!”
李泰将众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给说了出来,众人闻言纷纷大惊,王燎原手腕一抖,差点将自己的胡子给扯掉了,他一阵不敢相信道:“什么?那个幕后神秘人此刻在太原?这怎么可能?”
王裕向来沉稳,他沉思片刻后,出声道:“殿下的这个猜测看似不可能,但却是楚记铁器铺那批兵器突然消失不见的最为合理的解释!我若是那幕后之人,估计此刻也会选择留在太原城!
且不说在这里更方便指挥下面的那些人帮他做事,另一方面,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太原城内有朱邪晟和康昌安这两个人在明面上给他作掩护,他本人在暗处洞若观火,只会更加的安全!”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朱邪晟和康昌安二人只是在明面上给幕后之人打掩护的!
王裕这番话一出,令在场之人均是眼前一亮。
李泰忍不住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许多事情都能解释的通了!朱邪晟自一开始踏入大唐时,就已经被人当成了一颗棋子,一颗用来分散我们注意力的棋子,因为此人身上虽然看似有许多线索,但却都与幕后神秘人没有直接联系,我们通过他,根本查不到有关幕后神秘人的任何信息!
所以,用这种人来为自己分担注意力,对于那幕后神秘人来说简直没有任何风险!两日前飞鹰将军带人来太原城提前排查城中隐患,很快就注意到了形迹可疑的朱邪晟,这说明对方的这条计策成功了!当时因为一个朱邪晟和康昌安,就搅和的太原城满城风雨!
但独孤信和本王入城之后,独孤信将军下令禁军集中全力保护书院一行人,不再去管朱邪晟和康昌安的下落,如此一来,那幕后神秘人的计划便彻底落空!对方不甘心之下,便将朱邪晟和康昌安的消息,通过特殊方式,告知于王家护卫,想要借此,让我们再次将注意力放回到他们二人身上!
那个时候,这二人已然成为了幕后神秘人的弃子,不过有可能因为康昌安却是知道幕后神秘人的身份,所以才会在被押送回王家的路上,被人给截杀!而朱邪晟不过是一个什么都知道却又什么都不知道的弃子,对方将这家伙白送给我们,其目的估计还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浪费我们的时间!”
李泰凭借着现有的一些线索,尽情地发挥着自己的想象,还别说,他的这些想法,看似有些天马行空,但细想之下竟然全都合情合理,众人闻言,不由一阵毛骨悚然,因为事情若真如李泰所猜测的这样的话,那这个幕后神秘人其心机之深沉、手段之诡秘、为人之狡猾简直令人有些不寒而栗!
他们是从一开始就步入了对方设下的圈套啊!
“殿下所言,合情合理,但却令人毛骨悚然呐!若真是如此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全都落入了对方的算计?”
王裕眉头深锁,一阵忧心忡忡地说道。
王燎原沉声道:“这幕后之人如此狡猾,必须得尽快将其捉住才行,要不然任其施为,后果将不堪设想!”
独孤飞鹰一脸纠结道:“可如今康昌安已死,我们唯一的线索便断了,该如何去寻找那幕后之人?”
“想要查找到幕后神秘人的下落其实也并不难,首先便是要确定康昌安是不是已经把那批兵器交付给对方了,如若属实,我们可以通过在城中搜寻这批兵器,从而找到幕后神秘人的下落!”
思忖片刻后,李泰抬起头看向众人说道。
“对!欲找出幕后之人,先确定楚记铁器铺的兵器是否真交付给对方了,然后再通过寻找兵器,从而找到幕后之人!”
李泰的话,令众人不由眼前一亮,独孤飞鹰兴奋道:“今早刺杀我大哥的那些刺客虽然全都逃走了,但那些刺客却在原地留下了不少羽箭和暗器,我这就将那些散落的兵器交给楚记铁器铺的铁匠们辨认,看看这些东西是否出自于楚记铁器铺!”
之前追查康昌安的下落时,独孤飞鹰便带人将楚记铁器铺给一锅端了,除了掌柜之外,铁器铺里面的人全被他给抓了起来,此刻他想要找楚记铁器铺的掌柜辨认兵器,这并非难事!
“好!如今既然我们线索全断,这倒不失为一个良策!”
王裕、王燎原二人均是忍不住点头赞许道。
见此情景,独孤飞鹰抱拳道:“既如此,那末将先行告辞!这就回驿馆查清真相!”
“好!”
众人纷纷点头。
独孤飞鹰转身离去。
独孤飞鹰前脚刚走,冯捕头后脚就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向王燎原抱拳道:“大人,外面来了一商人,他说他认识康昌安,您要不要见一见?”
王燎原眉头一挑,惊讶道:“认识康昌安的商人?快!快带他进来!”
他们这边正调查康昌安的身份而不得呢,竟然有人就自动找上门来,说自己认识康昌安,这不正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吗?
李泰和王裕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惊喜和意外。
没过一会儿,冯捕头带进来一名身穿胡服、留着八字须的中年男人,并向王燎原躬身道:“大人,这人就是自称认识康昌安的商人!”
“嗯!好了!你下去吧!”
王燎原点了点头,朝冯捕头挥手道。
“是!”
冯捕头拱手告退。
那名身穿胡服的商人,先是扫了一眼屋内除王燎原之外的其他两人,见王燎原没有给他引荐的意思后,他朝王燎原俯身行了一礼道:
“康国商人康衢,拜见刺史大人!”
此言一出,满室皆惊!
康国商人?这人竟然来自于康国?
“你是康国人?”
王燎原目光一沉,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很不好的可能,于是连忙问道:“莫非楚记铁器铺的康昌安,也是来自于康国~?”
康衢闻言,点了点头,道:“正是!康昌安乃康衢好友,同时也是我康国大皇子的连襟!”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呼吸一滞!同时忍不住在心中暗道:
麻烦了,出大麻烦了!谁能想到康昌安竟然是康国人?而且还跟康国的皇室有瓜葛?康国可是昭武九姓的宗主国啊,如今康昌安这样一个身份特殊的人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太原城,对于太原城的官府衙门来说,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将是无尽的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