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wo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緣定你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五章 找到母毒-gh0be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大昀刑警队带队出警的,是上次和顾颐一起审问司华悦重伤文明的那个中年冰山脸副队长。
看到司华悦在场,他并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应该之前在电话里顾颐跟他提到过。
顾颐迎上前去,跟他耳语了番,那队长频频点头,然后随顾颐走进别墅。
进来后,冰山队长只简单地看了眼别墅内部结构,便向他带来的警员分派任务。
“小王,你立即带人联系物业,调取监控,看看今天有没有什么可疑人和车辆出入过小区。”
“小张,你带人搜索别墅前后院,包括旁边的三栋联体。”
“小李,你带人将这栋别墅各处搜查一遍,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嗯……先不要去顶层的天台,那里有顾队的人在审问一个流浪汉,不要去打扰他们。”
……
大昀警方这次出动了五辆警车,出警的刑警和特警至少有三十人。
看着那些警察忙进忙出找人,司华悦可不想干等,时间每过一去一分,代表着高师傅他们的境况距离危险越近一分。
手机电量得留着接打电话用,她管顾颐要来警用手电,走出别墅,站在外面的甬道,看向这四栋联体。
一户一花圃,一栅栏门,每栋楼的二楼楼外有一个开放式观景外阳台。
顶楼天台的格局几乎一样,家家都安装着太阳能热水器。
四户两个烟囱,每两家共用一个,烟囱的外观设计看着像个小神堂,感觉挺洋气。
申国城市里的烟囱很少有走火烟的,一般走的都是炒菜做饭时产生的油烟和蒸汽。
冬天有城市集体供暖,没有谁家愿意劳心费力地去买煤自己烧锅炉供暖。
所以,这烟囱平时只有在饭点才能见着冒烟,乳白色的烟囱壁和蓝灰色的盖瓦看着锃新依旧。
两家共用一个烟囱,厨房自然只有一墙之隔,而储物间就在厨房的隔壁。
司华悦脑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一个念头,她疾步进入室内,直奔三楼通往楼顶天台的阶梯。
到了天台后,发现马大哈兄弟和被他们带来这里审讯的臭男人不在,如果他们中途离开,司华悦不可能看不见。
她忙给马哈拨打手机,却是马达接的,“我们在最东头的房子里。”
警察来了以后,马大哈兄弟不想被警察听到他们审讯的声音,便将人带离,翻越到了紧东头别墅的天台,结果却发现那家天台的天窗没锁,三个人直接下到楼内。
“快吐干净了,在掏胆汁,一会儿过去找你。”马达说完挂了电话。
司华悦一直好奇想亲眼目睹他们兄弟二人的审讯手段,可眼下却不是时候。
她拿着手电来到烟囱前,围着烟囱转了圈,然后将手电光照向烟囱内部。
就在这时,楼下一阵骚动,司华悦能清楚地听到底下的人在说:“快,人找到了。”
司华悦手机振动,顾颐的,“人在假山石后面,三个人都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我已经叫了救护车。”
千禧年最好的礼物是易烊千玺
“你在哪儿?”顾颐紧接着问。
司华悦一只手拿着手机通话,另一只手拿着手电沿着烟囱内壁一点点搜索,一股透明的鱼线悬吊在内壁。
她兴奋地跺了下脚,对顾颐说:“我在天台,有发现,你自己过来,先不要让他们知道。”
初师爷也好,瘦猴男也罢,他们的关系网错综复杂,司华悦可不想再来一次母毒被劫的情况的发生。
惹上豪門冷少
收起电话,司华悦再次将手电光打到那根绳子上,发现那绳子根部打了个活结,挂在一个凸起的砖石一角。
司华悦探下身子,仅差一指距离便可以触到绳子。
万能数据
无论她如何调整身体位置,就是够不着。
许是自小习武的缘故,司华悦的臂展长度要比同等身高的人长出五到十厘米。
慕容开心
她忍不住感到奇怪,袁木的身高顶多一米六八,她能够得着的地方,司华悦没理由够不到。
说明这东西要么不是她挂上去的,要么她当时身边有帮手。
现在只有等顾颐来了,顾颐身高一米八以上,臂展长度轻松可以够得着这绳子。
悬梯响,应该是顾颐来了,可紧接着司华悦感觉不对,她赶忙关闭手电,一个瞬移躲到旁边的太阳能外机后面。
蠻荒之我是主神
顾颐身后跟着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这个男人跟臭男人的身高和身材相仿,一米七五左右,肤色苍白,形销骨立的,明显偷来的警服松垮垮地罩在身上。
他手里拿着一把枪,从顾颐的神态便可分辨出,那枪绝非玩具枪。
司华悦搞不懂顾颐怎么会落到这个男人手里?
上来后,那男人冲着空洞的天台喊:“女人,出来,我知道你发现那东西了,赶紧交出来,不然我就让这警察死在这里!”
许是担心被下面的警察听到,他喊声并不大。
司华悦纳闷仅这一会儿的工夫,顾颐怎么会被人当了人质?
看他大喇喇的样,似乎并不担心后脑勺的枪会走火。
就在这时,司华悦的手机振动了下,她拿出看了眼,马达的信息:走出去,我在你现在位置的两点钟方向,出去后,你的站立位置最好能把那人的脑袋留给我。
“臭女人,还躲?我都看见你的手机亮了。”那男人继续吆喝。
司华悦回给马达一个信息:先别急着下手,我套套他,看能不能从他嘴里套出点有用的东西,再者,你开枪杀了他,就把下面的警察给招来了。
“来了!”司华悦对那男人回应了声,高举双手,从太阳能机后走了出来。
司华悦今晚穿着褚美琴给她量身定做的那身防弹夜行衣,这身衣服的弹力非常好,跳跃、蹲起、攀爬、踢打丝毫没有妨碍。
弹力大,自然就紧绷在身上,勾勒出她完美到极致的曼妙身体曲线。
瘦男人见状狠狠地吞咽了下唾沫,感觉喉咙发干,好半天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禁忌的彼岸戰
就连顾颐也目光一紧,不过因为没有灯光,谁也没有发现他神色的异常。
“你、你……”瘦男人恨死了这些警察,如果没有这些警察在,他今晚说什么也要拿眼前这个极品女人开下荤,这么想着,他胯下忍不住肿胀起来。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通过这男人急促的呼吸声和不停扭动的下肢,司华悦大致也能猜到他那龌蹉的想法。
“你喊我出来有事?”司华悦高举双手往前慢慢移动脚步,这个距离她完全有把握将那男人制伏。
司华悦的身材虽让男人着迷,但他却没忘记眼下的境况。
“你站在那儿别动。”男人再次吞咽了下口水,这个距离,司华悦玲珑的身材愈发看得清楚,他忍得格外痛苦。
“那东西你在哪儿找到的?赶紧拿出来!”他缩了缩屁股,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震慑力,却因用力过猛而有些岔音儿。
“什么东西?”司华悦故作不知。
“你刚才不是在电话里对这雷子说你发现了吗?在哪儿?”说着,他的视线忍不住又在司华悦胸前兜了圈。
“哦,你说这个啊,我是站得高看得远,发现有人偷摸儿地溜进小区。”司华悦撒谎技能开启。
“嗯?进来了几个人?”瘦男人是个头脑简单的,要么对美女没有免疫力,轻易便信了司华悦的鬼扯。
“好像两个,也好像是三个,我没看清。”司华悦说。
“两个?三个?怎么会来这么几个人?”瘦男人自语,猛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忙将手里的枪指向司华悦。
真不想回到過去 席壹傲肖
“你,你过来当我的人质!”
司华悦不易察觉地轻笑了下,依言走向瘦男人。
瘦男人将顾颐一脚踹开,单臂伸过来准备搂住司华悦的脖颈。
司华悦借机身体后仰,头抵在瘦男人的胸前,右手探出,迅疾捏住瘦男人肘部麻筋,枪脱手,她一捞接住。
转身,将枪抵在瘦男人的眉心,“哥们,记住,漂亮的花都带刺,姐们我就是!”
不远处传来一声唿哨,马达扛着臭男人,跟马哈一起疾奔过来。
简爱如枫
“司二小姐越来越厉害了呀,帮我省了一发子弹。”
顾颐问:“审得怎么样了?”
“能招的都招了,这里有一份母毒,他们是负责看守的人,也是负责在这里装神弄鬼的,据说今晚有人过来交接,估计见到一大帮子警察早就开溜了。”
“一楼的储藏室被挖通了,通往两个地方,一个地方在假山石后,一个地方在隔壁别墅。”
“之前司二小姐的那三个朋友,是中了他们下的一种迷.药,失去意识被打晕了带进了暗道。”
顾颐他们或许不明白他们那些人为什么将暗道挖到隔壁,司华悦却明白。
因为刘笑语家和隔壁共用一个烟囱。
“来。”听完马哈的讲述,司华悦带顾颐来到烟囱边,将手电光打到那根鱼绳上,“我够不着。”
顾颐弯下身,将胳膊伸向那根绳子,他的臂长果然轻松便够着了。
绳子下的东西应该有些分量,顾颐小心地往上拖拽,司华悦的手电光始终打在烟囱里。
“看见了,一个袋子。”司华悦小声说。
马达负责看守那俩瘦男人,马哈负责放风,盯着楼下,防止有人上来。
随着刺啦一声响,顾颐将东西提了出来。
这是一个用保鲜膜层层包裹住的一个方方的东西,不用看,仅用手摸就知道是一沓沓的钱。
“先不要打开,防止里面的毒有问题,我们马上出发回奉舜,送给闫主任。”顾颐说。
“警察同志,求你救救我们哥俩,我们俩中毒了,这毒会传染,你们可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