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88qp5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第886章 除賊務盡讀書-ywys1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86章除贼务尽
剑锋所指,全场哑然,顿时寂静无声,人族和妖族都直勾勾愣住。
“灭了那个神丘?你要与我妖族合作”
好多圣阶老妖,都被惊得七荤八素,看向陆寒,如看怪物,不明白他葫芦里装了什么药。
前一刻狠手屠戮,下一秒就直接合作,他们的脑回路很长,实在跟不上人族智慧,只好多问多想。
一个老妖,伸长脖子,将额头龙角的闪光抹去,四道目光都俱在陆寒身上,打死也不相信他的话。
“不!陆某只是带你向那里看看,有光门所在,则为财富之源,能收获多少,全看尔等施为。至于其他的,我们啥也没看见,懂了吗?”
什么?这是啥情况?
一干人族老祖,呼啦啦靠进来,对陆寒抱拳施礼后,站在旁边讪讪赔笑,内心又懵又慌。
神丘藏于虚无,平时神神秘秘,但在当前,却如一块无形屏障,横在他们身后。
这里又是标志性的战场,神丘若没了,再无艰险可守,玄界东北部的后方,则为广袤的冰冷之地,若妖族占据灵地宝山,人族可能会被逼迫到干冷残荒苟且偷生,仙路断绝。
这些老妖,仍旧恶狠狠的盯视陆寒,大眼睛咕噜噜转动,很快就凑在一起,三五成群,七八成片,半信半疑讨论起来。
“陆道友,不可啊!我等怎能给妖族让路,坐视这些残暴孽畜,毁灭自己赖以生存的地方!”
“还请您仔细考量,大家在此地苦战已久,为的就是尽量护佑这三寸宝地,神丘乃我人族的根据点之一,万万不能有失。”
“一旦将最后的门户打破,海妖就能冲进荒冷之地,如狼群跑进草原,从那里迂回向西,可以进攻普济州和飞羽城,咱们人族稀少,再也无法整体拦截住。”
“喔?”
陆寒回头,嗤之以鼻,他真想给这些老古董一个耳光,到现在半条命都没了,竟然还未清醒。
“赖以生存?你们谁去过神丘?在那里苦修了多久?”
这……?
他们顿时面露苦涩,纷纷摇头,纵然曾经拜访过,也被随机安置在某个凉亭,见面的更是个影子,几乎看不到容颜。
“是谁坐视你们惨遭打击,至今没有半点动容?”
“所谓人族的据点里那些,真的是人吗?”
这些老祖,感觉脸上热辣辣的,眉宇开始下垂,开始哑口无言,同类的毒辣,有时狠过禽兽。
“人家想保老本,尔等就在这帮助他们保本,结果自己的贱命都丢了,然后还被嗤之以鼻,笑骂成一群蠢逼。”
‘额……?这就太狠了,此话很难听,事实上似乎的确如此啊。’
“为何不把别人的老本拼掉,然后你们再上,达到事半功倍呢?”
嘶——!
这些老祖,立即眼前放光,他们自然都是成精的老怪物,好多问题并非想不到,是不敢去做啊。
长期深陷族群,纵然神通再强,可以漠视无数规矩,但总有些约束,是他们难以突破的,已经形成惯性思维,久久无法抛弃。
“既然不能左右战局,不能控制劫运的进程,那么就请闭嘴,只需配合我即可!”
陆寒拂袖而去,向一干老妖靠近,他的余光也瞥见,北方出现两道惊鸿,身穿紫金衣袍,气势宏大凛冽,正向此地飞驰。
“是!我等思虑不周,愿和陆道友共进退!”
“有何指示,陆道友尽管吩咐即可,只要快速退敌,老命随叫随到。”
“为了人族,还要辛苦陆道友操劳一段时间。”
这些老祖,又后退几十里,彼此交流的眼神里,莫名多了些许兴奋期待,眸中出现星星之火,似乎即将燎原。
那些老妖有的点头有的摇晃,体型占地颇大,但似乎仍未统一意见,此刻见到陆寒靠近,又开始剑拔弩张,心怀忌惮的并排防御。
“你……想怎样?我们还未商议完毕,毕竟这件事的可信度,太少太少!”
有个老妖横跨一步,他只能用体型彰显优势,形成向下俯瞰的姿态,但没有半点傲气。
“那我就给你们增加点可信度。”
“什么意思?”
那两道流光,在众目睽睽中试下,快速划到所有人视野,并停在陆寒十里外,是两个神照后期存在,以高傲姿态环视一切。
“你又是谁?这里为何停止厮杀?人族摆出的阵势,究竟什么意思?”
这两人,一个青面阴鸷,背负贯穿天地的光柱,直射九霄之上,和云雾结合,看起来颇为神妙。
胸前还有块金盘,照射出灿灿白光,将当前情景尽数覆盖,点亮这一片寰宇,让清晰度格外锐化。
此人体内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神芒,一层层向外涌出,不断凝聚成悦目火焰,瞳孔里跳动这青色火苗。
“我总感觉,尔等的举动,是在对我神丘不利,这位还有些眼熟,应该就是去了外海的陆寒吧?”
另一位更加拉风,竟然背插双翅,似乎是银色琉璃打造,将他衬托的形同天使,白发也透着晶光。
那双眸子尽是狐疑,他看见一干老祖,见到自己前来,都纷纷皱眉低头,而那些老妖大妖,却个个面露玩味,甚至嗤笑出声。
啪嚓!
突然,漫天气势一紧,数百里内虚空,蓦的凝固无比,举手投足犹在沼泽。
还有一扇金掌,在陆寒举手之际,已经现身高空,泰山压顶般狠狠拍下。
众多老妖大惊,他们出于本能,立即架起防御,但每个动作都非常沉重,似乎空间灌满铅水。
还好,那一掌铺天盖地,锁定的不是他们,手掌先大后小,有数百里次次收缩,最后只剩千丈大小,掌纹生满绝世纹路。
“陆寒,你要干什么?”
“我们是神丘第一使节,代表了五位老祖,此举等同和超然势力结下……啊——!”
这两人惊骇欲绝,他们感受到的是浓浓杀机,最惨的是自己除了说话,根本无法动弹丝毫,形同雕塑般。
在类似禁锢神通前,那股超出理解范畴的法则意志,二人只能体会深深的无力感和绝望,说啥都如得到的恩赐。
轰隆!
血肉横飞,连残渣都没剩下,让陆寒一巴掌统统呼死,虚空巨震,也惊得所有人大呼小叫。
‘完了!彻底没退路了,唉!’
‘第一使节,犹如神丘老祖降临,虽然同为渡劫期修士,人家的那五位才强横如斯,足能以一敌三。’
人族中,好多高阶犹如吞下苦瓜,现在肯定被神丘施为陆寒的同党,这个最神秘的超然势力,肯定会咆哮暴怒,如恶龙般扑过来。
“陆某态度明确,该你们证明妖族的强大了,不要让在场的人族修士鄙夷,一个疑神疑鬼、畏手畏脚的妖族,根本不配继续存在。
休想在我面前耍花样,五天时间还不能拿下神丘的话,那我就亲自代劳,让你们同时共赴幽冥。”
“吼——!他们,真的不干涉这件事?”
望向两个庞大的人族修士军团,在两侧阵脚鲜明的耸立着,那几个老妖仍在怀疑,但他心中早已大定,即便加上神丘,优势和主动权仍然被自己掌控。
但回应他的,是两道杀人般的目光,无比锋利,随时都能平定一切。
“嘎嘎嘎!人族内斗是最美妙的画面,我喜欢!和本尊冲过去,替这群肮脏的家伙,去清理更肮脏的家伙,杀——!”
庞大的体格,飞奔起来浩浩荡荡,地面不断塌陷,然而一旦被激发血性,休想阻止妖修的凶意,滚滚大潮般汹涌而去。
他们不需要推动海浪,狂奔速度让人族汗颜,如弹射的飞车,最快的已经没入天际尽头,高空妖云再次腾腾,翻滚着遮蔽天日。
但仍然有三个族群,将尽十万之众,根本纹丝未动,虎视眈眈的盯着这里,三四个圣阶老妖,离开陆寒远远的,不敢懈怠半分。
地面震动好久,如同一只古老巨兽,拖着长长尾巴,逐渐小时在众人视野。
‘这计谋,也太牛了啊!’
‘陆前辈此举,正和我们的意图相反,虽然过程有些不雅,DNA结局让然相同,妙哉!’
‘啧啧!演变成神丘先行被迫和妖族互相消耗,咱们就有了喘息之机,让那些畜生也尝尝腥风血海。’
‘等将那里毁了以后,老子必须去看看,他们到底有何神秘之处,怎么养出的无数白眼狼。’
“好了!陆某曾在深海收获无数,回返时已经去了天荡山,那里境况近似,我曾封赏十几万道友,诸位维护人族道统,经历九死一生,也该有同样待遇。”
嗡!
无视那些妖族的虎视眈眈,陆寒跟随话音,密密麻麻的法宝灵宝,以及大量资源,和天荡山前如出一辙,天女散花般铺满虚空。
兴奋的尖叫声,加上堪比海啸的欢呼,吓得十万妖族纷纷变色,他们又气又怒,好多东西无比熟悉,都是来自深海。
“陆寒,你不要太放肆,我们深海云宫,早已布下天罗地网,绝非海王岛那般参差不齐,休想再次得逞。”
一个龙尾龟身,两个鳄鱼状头颅的老妖,直接吞吐法则气泡,无比凶很的厉声威胁。
“放心,你看不到那天了,我会将所谓的五大妖王,同时废去修为,把他们尽数擒到此处,给这里死去的人族道友守灵。”
“吼啊啊啊——!”
十万妖族气炸,竭力拍打海岸,却只能原地发泄,不久前的那一剑,让他们保留了三分清醒。
眼中的这个青年,被视为超级魔鬼般,一怒血溅千里,抬手就是数万生灵,势单力薄之下,根本无法抗衡。
但人族修士的支援声,也跟着共同震动天地,各个高举新到手的神兵利刃,扯开嗓子宣泄多年来的压抑。
“打垮一切孽畜,陆前辈威武!”
“捉妖王,守坟场!”
“大妖抽筋,小妖扒皮,陆前辈所向无敌!”
十万里处,神丘的光门前,和海岸上有喜有怒不同,一个虚影站在高空,两千多修士尽数拜倒,气氛无比阴沉。
那个虚影只有一副简单的人形光焰,却没有掩饰渡劫后期的恐怖威压,空间都充满沉重,更有摩擦牙齿的刺耳声。
“哼!早就知道这小崽子是个祸患,对他的防备足够灭杀其无数次,但没想到,他竟然用妖族代劳,其手段真够滋味。”
‘老祖,五六十万之巨的妖修,大大超越咱们的承受极限,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超越?当这里是天荡山吗?我神丘之所以一直保持神秘,是怕吓到众生,能对付陆寒的东西,岂会让这些畜生失望,尽管杀来!”
“开阵!放二十万孽畜,进入‘幻魔鬼谷’,听说妖族最害怕未知之物,嘿嘿!”
“遵命!”
陆寒布阵离开的时候,十多名渡劫老祖,早已明白了什么,纷纷再次表态,以往和小虚天从无任何瓜葛,并将最新的相关资料递了上去。
他们则拿着大量储物戒,冷冷瞥一眼妖族十万军团后,转身去给修士分发封赏,好久未扬眉吐气了,陆寒留下的材料,多达五百万斤。
和这里即将地动山摇相比,已经爆发大战的天荡山,正妖火冲天,无数高阶妖修,显出一个个巨大身影,抡动重量型兵器,狠狠向防御法阵砸去。
每次打击,都引发虚空乱颤,小型法阵根本不堪一击,破碎后带着爆裂的威能,在绚烂光芒里分崩离析。
中等法阵尚可勉强抵御,但一一直处于哀鸣声中,似乎能坚持三两个时辰,有限的修补能力,和里面无数身影的绝望眼神,也预示着崩溃不会太久。
最犀利的仍然是杀阵,被安置于防护法阵旁边,次次都带起腥风血雨,前方咆哮惨叫,各种尸骨堆积如山。
好多张老脸,几乎铁青无血,站在超级护宗大阵内部,无奈的盯着这一切,他们被重重包围,各种强光将一切照亮,每个表情都无比清晰。
“这个恶魔,原来从未想放过我们,当初若是咱们几个放下身段和架子,趁着陆寒羸弱,联合将其果断绞杀,怎会有今天的被动,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