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bt0妙趣橫生小說 都市劍說笔趣-第1623節-迎接閲讀-cynj3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那些叛徒呢?”
坐在安保公司的吉普车上,美国行动组组长梅嘉平举着望远镜看了有好一会儿。
在大盐湖畔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更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一片荒凉。
死海岸边往往只有大大小小的乱石和盐霜,绿色植被通常难得一见。
大神俱乐部的战帖由石博学转交到梅嘉平的手上,可是当他们来到信中指示的大盐湖畔,却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
口口声声要公开决斗的大神俱乐部这是在耍猴吗?
暖暖的小时光 薄暖
“老梅,看水上!”
坐在大货车上的石博学占据着高度,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
在碧蓝色的湖面上,隐隐约约的飘着许多箱子,鳞次栉比的聚在一起,整整齐齐。
“特么,这些是棺材么?”
梅组长忍不住吐槽,他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到了石博学那里。
长长方方的集装箱远远看上去的确就和棺材差不多,瞅着就丧气的很,谁家想不开,把棺材漂到湖上面。
“呵呵,这是给他们自己准备的棺材,倒是挺有先见之明!”
石博学顺口讽刺了一句。
梅嘉平跟着笑了几声,忽然说道:“有船过来了!”
两艘内河常见的平底运沙船从漂浮在水上,远远看上去像棺材一样的集装箱那里缓缓开过来。
追求最大载货量的运沙船经过一定的改造,加装了客舱,可以为人和货物提供遮风挡雨的环境,十分适合大盐湖这样的环境。
“应该是大神俱乐部的人,这群写网文的扑街!”
石博学猜测着两艘运沙船的来历,随口鄙视了一句,很符合战略上鄙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的原则。
一句“写网文的扑街”算是在官方层面一屁股锤实了九州玄学会的“写网文的小扑街”这个梗,恐怕这辈子都休想揭过去。
不论是已经叛逃的,还是没有叛逃的,但凡是有九州玄学会背景的人,无不对李白恨得咬牙切齿。
梅嘉平恨恨地说道:“来的好!我们就会上一会,看看这些家伙的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这次险些全员折在美利坚,全拜这个大神俱乐部所赐,倾尽三江水,都休想善罢甘休。
要不是前来增援的加拿大行动组第一时间制住了铁手会,另立新老大,得到了地头蛇的帮助,恐怕接下来未必会这么顺利,也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整。
在专业安保公司的护送下,车队抵近湖岸边,两个行动组的巫师们纷纷下了车,各种飞禽走兽依次出笼。
曾想盛装嫁给你 桑榆未晚
秉着职业精神,武装安保们尽管十分好奇,却没有人多嘴打探,守口如瓶是在任何行业里混饭吃的美德,问东问西,很容易引起忌讳,尤其是在这个行当里面,嘴欠的人往往都活不长。
但是在私下里,依然还是有一些窃窃私语的存在,安保公司的长官们听到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别太大声,基本上都懒得管。
“这些家伙是马戏团的吗?好大的鸡!是东方来的妖怪鸡吗?要是啄上一下,脑袋都能啄爆吧?”
“嗨,伙计,你真应该多读点儿书,这是梵天鸡,我们美国培育出来的,是美国种!就是大了点儿,但是看爪子上的羽毛,一定是没错了。”
“还有那个,白白的,是狐狸,还是黄鼠狼?”
侯門正妻
“是雪貂,我侄女就养过几只,就是太调皮,一不小心就会跑没影儿,丢一只就再养一只!”
“你看那只大狗,毛茸茸的,好通人性,我也想养一只。”
“你想养的多了,养的过来吗?他们就是马戏团的,待会儿有马戏看了!”
“五十块,我赌不是马戏团!”
“汉克,你非得跟我对着干吗?”
“赌不起就别吹牛啊!吹牛大王詹姆斯!哦,吹牛大王詹姆斯!”
“F*K,你是想打架吗?”
“长官来了!长官来了!”
全息网游之交错的世界 一七尅曼珠沙华小姐
————
“我来坐庄!”
“Yes!Sir!我押一百块!”
连长官都带起了头,其他人更加踊跃起来,架自然是打不成了,立刻变成了现场投注。
“……”
……
盛世婚寵 牛小萌
瞎鸡勃闲聊很容易歪楼,前脚还在讨论507所的两个行动组是不是马戏团,后脚安保公司的人就在私下里开了赌局。
他们的任务是把人安全送到大盐湖,再安全的接回去,或许还会承接护送到机场的活儿,反正眼下闲着也是闲着,尽管装备比军队还精良,但到底不是军队,没有那么多规矩,相对比较轻松一些。
两艘体长约三十米的平底运沙船缓缓靠向岸边,其中一艘船首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冲着岸上诸人抬手一抱拳。
“北美,大神俱乐部,恭迎各位前辈!”
这算是初次见面的场面话。
因为是空载的缘故,再加上大盐湖的湖水密度较高,两艘平底运沙船的吃水极浅,即便靠近乱石嶙峋的湖岸,周边并不是滩涂,所以无需担心搁浅。
“请问兄台怎么称呼!”
韩版花样+拜托小姐之注意脚下
作为两个行动组的代表,赵子午上前抱拳回礼。
入乡随俗,讲江湖话,自然用江湖礼。
“铁山!”
船首那个高大魁梧的男子回应,接着说道:“大神俱乐部上下,欢迎诸位前来一叙,请上船!”
“是铁山,九州玄学会的护法,没想到他在这儿!”
507所的两个行动组内一阵交头接耳,显然不少人听说过这个中年人的名号,似乎名气还不小的样子。
九州玄学会的组织架构并不复杂,五千外围会员,三百内部会员,七十二位护法,三十六位理事,十二地支堂主和十天干长老。
没有会长,由十位长老轮流执掌一票否决权,共同执掌九州玄学会的战略方向,堂主负责不同领域的业务。
理事分管内部行政事务,参与执行。
护法则负责武事,参与对外争斗和内部纠纷。
当李白招惹到九州玄学会的时候,的确有人打算派遣会内护法来教训他,不过507所第一时间介入,期间又发生了一些其他事情,最后结果不了了之,倒是让这家伙错过了与九州玄学会护法交手的机会。
再往后,九州玄学会内部酝酿着分裂叛逃,李白混进了武术界,又出了国,更加鞭长莫及,还没等到想起来拉清单的时候,特喵的,这小子反过来拉清单了。
护法铁山在九州玄学会的七十二位护法当中,实力至少能够排进前十,原以为他会在澳大利亚,却没有想到居然在北美,为前卯寅堂主蒋元青效力。
当两艘平底运沙船先后往岸边搭上跳板的时候,美国行动组里面有人大声道:“喂!这船上不会有什么要命的机关吗?”
前几天遭到狙击手袭击,差点儿没被困死在破厂房中,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美国行动组的不少人依旧心有余悸,并不敢轻易相信对方的安排究竟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恶意。
“呵呵!这里是大盐湖,难道害怕我会把你们淹死在湖里吗?”
前九州玄学会的护法铁山淡淡一笑。
“当然……呃!~不怕!”
说话的那人被身旁拉了一下。
大盐湖的含盐浓度大致与死海相仿,若是不小心掉进水里,尤其是在冬季,人体失温冻死的概率要比淹死的概率更大,想要淹死还真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铁山没有再说什么,伸手做了个姿势。
“请!~”
长达十余米的折叠跳板已经稳稳的搭在岸边上。
“上船!”
梅嘉平咬了咬牙,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既然对方已经划下道,自己接着就是。
当即一马当先的踏上了晃晃荡荡的跳板,走上了其中一艘平底运沙船。
两艘长约三十米的运沙船载上两个行动组的人和他们的动物伙伴完全绰绰有余,甚至一艘船就够了。
但是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道理谁都懂,美国行动组和加拿大行动组分别选择了一艘运沙船。
独自一人前来迎接行动组的铁山朗声大喝道:“站稳了!开船!”
运沙船尾端再次响起轰鸣声,浪花翻涌,缓缓离开岸边。
这一下真的上了贼船,想要下来就难了。
赵子午皱起眉头,一直有些担心,看美国行动组之前的惨样,让他很难相信对方会如此光明磊落,应该有什么阴谋诡计正等着他们才对。
更何况大神俱乐部已经是真正的背水一船,如此托大,实在是不应该。
他真想骂上一句,搞那么多妖蛾子,有种的出来打,没种的拖出来打!
“放心,船没什么问题!”
李白冲着面带忧色的赵子午点了点头。
“你确定?”
赵子午往李白身旁左右看了看,那俩泰国妖女不在,听说被关了禁闭,他还想着能够得到这两位外国强援的相助,使这一趟能够更加稳妥一些。
当然了,两位泰国妖女的存在还不至于影响到胜负的关键,华夏方面的这一点儿底气还是有的。
只不过稍稍被耽误了会儿早餐,压根儿算不得什么大事,至于被关禁闭,多多少少觉得李白这是小题大作。
得饶妖处且饶妖,还得多一些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