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wx5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餘燼之銃-第十六章 道路的盡頭相伴-1i007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消毒水的味道与鲜血的气味混合在了一起,它们盘旋在洛伦佐的身边,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用力地揉了揉鼻子,洛伦佐懒洋洋地靠向了身后,目光随后落在了四周的清道夫们身上。
这些自闭的家伙正忙碌在现场,费力地将伤员抬走,幸存的人员都见识到了天使们的模样,从条例上来判断,这些人此刻都受到了污染,需要被隔离。
整个净除机关都全速运转了起来,只听头顶传来哗啦啦的声响,导轨拖拽着物资,在各个房间之中穿行,也有蒸汽在长廊的尽头涌起,原罪甲胄半跪在地上。
虽然体型过大,导致在永动之泵内只能凭借着导轨移动,但当原罪甲胄被设置在长廊中时,它们本身倒能作为一种坚固的火炮来守卫。
“工坊被暂时封锁起来,里面残留的侵蚀强度很高,大概得有段时间无法被投入应用了。”
声音从洛伦佐身旁响起,亚瑟走了过来,他一直都处于穹顶之上,窥视着工坊内的所有行动。
“真是可怕的发现啊,霍尔莫斯先生。”
亚瑟难得地抽起了烟,苍老的手微微颤抖,不清楚是被侵蚀影响了,还是因为恐惧。
他皱着眉头,看向工坊内的一地狼藉。
坚固的井壁上布满野兽利爪所留下的疤痕,被烧焦的原罪甲胄倒下,漆黑的骨架里还在升起阵阵白烟,余火还在燃烧,不过它们被穹顶落下的小雨所浇灭,渐渐的一切都归于平静。
天使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留下,躯壳化为灰烬,散落一地,它们铺盖在了死去的尸体之上,好像过了很久一样,布满灰尘。
“知道吗?根据清道夫们的检查,里面的侵蚀强度已经抵达了一个可怕的数值,一个普通人暴露在其中几分钟就会变成妖魔,而这样的力量只是那些怪物的战斗留下的残余……仅仅是这样的残余就足以让我们死伤无数了。”
天目 彌煞
亚瑟叹息着,他以为在这么多年的努力下,人类虽然说无法彻底战胜妖魔,但至少也应该拥有了可以与其对抗的资本,但当这更深邃的黑暗出现时,他能感受到的只有深深的无力感。
天使不会死去,但人类会。
亚瑟转过头看向了洛伦佐,他并没有因知晓这些感到欣喜,而是深感疲惫。
在某一个瞬间亚瑟都觉得自己在动摇,他不清楚自己这样坚持下去,真的有能力战胜这一切吗?还是说维持着人与妖魔之间的平衡,直到不远的未来后,这平衡被某种力量打破。
“你们要怎么处理这些?”
洛伦佐问道,缄默者和妖魔一样,侵蚀具有着模因污染,它会通过不同的介质进行传播,清道夫们需要严格控制这场实验的所有参与者。
————
不只是梅林还是亚瑟这些知情者,就连清道夫他们本身也是应被收容的一部分。
“普通职员会被进行记忆清除,我们不清楚这种方式能否保护他们,但至少能阻隔‘信息’的传递。”
亚瑟缓缓说道,在实验的开始前,他就与梅林根据猜想模拟出了很多预案。
“知情者,比如我和梅林,我们会进入清道夫们的监视名单,一旦出现异常,他们会处理我们。”
“那些清道夫知道这些吗?”洛伦佐问。
“不会,清道夫设立的初衷便是当净除机关被妖魔腐蚀失控时,接替我们的存在,在九夏舰队抵达带来革新技术后,他们也逐渐演变成了模因部队,专门处理这些与侵蚀污染有关的事件。”
亚瑟继续说道。
“他们不会知道任何事,他们只会根据命令行事,哪怕目标是维多利亚女王,他们也会坚定地扣动扳机。”
“剩下的呢?现在你们知道了这么宝贵的情报……虽然说这个情报本身便是一种恶毒的诅咒,你们这样的家伙会轻易地放弃吗?”
洛伦佐问,他很想知道净除机关会怎么处理这些情报。
可以说缄默者的信息完全颠覆了净除机关以往对于妖魔的认知,妖魔只是疫病的副产物,真正的敌人是诡异的侵蚀,而这些身份犹如牧羊人的缄默者们反而是人类的守护者。
那么它们的敌人究竟是谁呢?
“死了这么多人,你会退缩吗?亚瑟。”
洛伦佐问,他有些担心。
“怎么可能放弃呢?”
亚瑟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也说了,死了那么多人,那么多的先人,还有更多更多被遗忘、我们未曾得知的人,过了这么多年,付出了这么多,我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你觉得我们有可能放弃吗?”
声音里压抑着欣喜,不……应该用狂喜才能将其形容,洛伦佐看向亚瑟,他发现他并没有因恐惧而颤抖,他是开心,开心极了,如果不是为了维持形象,他都快要激动地跳起来了。
苍老的眼瞳里翻滚着滚烫的火焰,洛伦佐在亚瑟的身影里看到了自己,曾经的自己。
在一年多前,在下城区的阴暗地道里,他和一个名为伊芙的女孩行动,在那里他久违地发现了妖魔的存在。
洛伦佐还记得那时自己的兴奋,快乐的几乎要吼叫了出来,迷茫的生活突然了有了发泄的目标。
想必现在亚瑟也是同样的心态吧,他、还有净除机关的历代骑士们,他们都为了一个近乎虚无的目标前进着,直到这么多年后,亚瑟终于在条几乎没有尽头的道路上看到了终点。
轮回之朝廷鹰犬 插翅虎
他不可能后退的,他会发力狂奔,哪怕摔倒,再也站不起来,爬也要爬到终点,这是他离这一切最近的时候了,怎么可能会被死亡这种事吓退。
“清道夫们和永动之泵早就有了一个初步的预案,我们会改造一处实验室专门研究这些,它会是完全独立于净除机关体系的存在,由多方机构进行协助。”
亚瑟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整个实验室的位置是机密,它们有着充足的储备,实验展开后,将不会有人口流动的存在,一起物资运输将由机械导轨负责,而它的整体会被一个庞大的逆模因系统保护,我不清楚这是否能阻止那些家伙的降临,但这是我们目前能做到最高等的防御了,然后它会处于清道夫们的监控下,有三代甲胄进行保护。
关于追讯实验的所有情报会被集中整合起来,它会被安置在实验室内的一处密室之中,密室只供最初级的实验研究与记录,一次进去的人员不会超过三人,每个人都有权力在其中得到信息的全貌,但在知晓这些后,他们会被清除记忆,也就是说追讯实验的秘密,除了我们的大脑外,它只能存在于那个密室之中。”
他说着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苦思冥想后,这是针对信息封锁最安全的方式了。
“但总得有人知道全貌,从而组织实验,这个将由梅林负责,他是整个实验室内唯一知道全貌的人,而他也不会说出这些,所有的实验人员只会执行他的研究命令,尽可能在不知晓信息的情况下,协助研究,就像一个个人形的工具一样。”
“在这之后呢?”
屌丝玩网游
洛伦佐又问道。
这一次亚瑟倒沉默了下来,他似乎在思考什么,表情狰狞了起来,最后缓缓地舒展开。
“还没有想。”
“没有想?”
洛伦佐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啊,就是没有想,我根本没想过之后的事,说实在洛伦佐,我都没想过我任职期内我们对于妖魔的进展会如此之大,我根本想不到之后的未来。”
亚瑟说着苦笑了起来。
“是啊,之后该怎么做呢?谁都没想过……在十几年前我们都没有人敢往这里想过,我们居然能在正面火力上和妖魔对抗。”
他看向了甲胄的残骸,像这样的三代甲胄只要等待工厂的产能上来,它们就会变成钢铁的洪流推翻一切。
“总之,我们在前进,洛伦佐,无论前方是地狱还是天国,总得走到了,才能看到。”
亚瑟说着拍了拍洛伦佐的肩膀,他朝着另一边走去,现场还需要亚瑟指挥,新的三代甲胄被投放进了工坊之中,不过这一次不是协同作战,而是负责帮忙清理战场。
大概是三代甲胄量产了的原因,大家发现这个大家伙还有更多的妙用。
“对了,洛伦佐,关于维多利亚王室还有些事。”
亚瑟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身对洛伦佐说道。
“你是指战争吗?”洛伦佐说。
“是的,这次战争太诡异了,突然发起,就连我也不清楚这些,要知道我好歹也是亚瑟,菲尼克斯家也是功勋家族,女王直接忽视了所有人去做这些,面对我的疑问,女王也没有回复我,实际上从几天前起,她就不见任何人了,但我记得她说她愿意见你,给你一个答复,对吗?”
亚瑟对于女王早在战争讯息抵达时便升起了疑心。
步步清風再無君
“你也觉得她不对劲?”
“嗯,根据之前的检查,威廉不止一次地申请过实验,但都被维多利亚王室否决,只有女王拥有这个权力,威廉也是被对秘密的渴望冲昏了头,他私自进行了实验。”亚瑟说。
“但他付出了代价,而且他的死也有了应有的价值……虽然迟了很多年。”
清道夫们从一团狰狞的狼藉之中翻出了什么,拿起破碎烧焦的骨骼,他们勉强地拼出了一个残破的人型。
“或许并不迟,亚瑟,如果那时威廉活了下来,没有原罪甲胄的你们,只会引起更大的灾难。”
洛伦佐觉得这不怎么糟。
“大概吧。”
信仰的夢想
亚瑟懒得继续去细想什么了。
“那么你需要我做什么呢,亚瑟,杀了女王,掌握所有的权力,一鼓作气干翻妖魔?”
洛伦佐跃跃欲试地说道,一副不嫌事大的感觉。
“怎么可能,杀了女王谁来取代她?实际上她才是最适合当女王的人,王咒会一直困扰着维多利亚王室,她们即使有着罪恶的欲望,但那欲望也会被牢牢地锁在铂金宫中。”
亚瑟说着糟糕的话。
“我需要你去见她,看她的状态如何。”
洛伦佐听出了弦外之音。
“你觉得她可能被腐化了?”
“有可能,在灾难预案里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提案,高层指挥全部腐化,通讯保持静默,那个时候会有清道夫取代我们……但总不能一切都交给预案。”
亚瑟深吸了一口气,他快步走到洛伦佐身边,低声对他说道。
“可你有没有想过另一个可能,比如女王没有被腐化,她一直很清楚她在做什么,无论是否决威廉的实验,还是发动战争。那么她的目的是什么呢?”
亚瑟的声音加快了起来。
“你说的对,洛伦佐,如果十几年前我们得到这些情报,这不会帮助我们,反而会害了我们,有没有可能,这些情报维多利亚王室早就知道,但由于现有的力量根本无法处理这些,她们只能保密,并清理所有试图触及这些的人。”
邪王的金牌寵妃
洛伦佐觉得自己的思绪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但他一时间没有想出来,而是问道。
农民阴阳师之龙脉修神
“那么现在实验被允许,是维多利亚王室觉得现有的力量可以处理这些了吗?”
“没有,实验没有被允许,开始前女王试着叫停,但被我忽视了……所以如果这猜测是真的,那么她觉得我们现在拥有的力量依旧无法处理这些。”
亚瑟提高了音量,说着又离开了。
“总之,如果女王有什么异常,还麻烦向我汇报,现在所有的事都挤在了一起,战争、妖魔、天使,就像一场疯狂的风暴,要将每个人都吞进去。”
洛伦佐看着亚瑟的背影,突然间他想到了自己被触动的东西,在亚瑟说出他的猜想时,他觉得维多利亚王室的形象和缄默者们是如此地相似。
他们都在保守着某个罪恶的秘密,一份被诅咒的秘密,但现有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应对这绝望,他们只能清除相关的人,尽可能控制住这疫病的传播。
洛伦佐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