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i5v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二百四十七章 唐王送楹聯推薦-cqyzz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
喝声落下。
高力士转身盯着来人,眸子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因为来人正是李白。
重生唯神
只见李白抚袖一挥,两边各走出两名大汉,抬着用红布包裹的楹联(挂在门外两边对联的木板)。
李白向木樨拱手道,“木樨东家,这是唐王殿下,在走之前吩咐在下准备的,说是酒楼开业了,就让太白送来。”
玄黃劫
“木樨多谢李白阁主。”
木樨蹲身一礼,而后望向李白身边的楹联,好奇且疑惑道,“不知这对联,是何意义?”
这也不怪木樨不知对联。
因为唐朝时期并没有对联,只有桃符。
也就是门两边挂着刻有辟邪鬼神的桃木板。
真正意义上的对联,是从后蜀国广政二十七年(公元964年)开始的。
“这个……”
李白也有些懵,不过还是记起了李易之前解释的话,说道,“唐王殿下说,对联就是对偶语句,可书喜,可书意,可书万物,挂在门外吸引客人,与展现主人想所表达的意思。”
“嗯,大概就是这样……”
说完,李白好像明白了一点,这对联的一丝意味。
“哦,原来如此。”木樨依旧迷茫。但不能说不懂啊,现在可不是表现无知的时候。
该装的时候,还是要装的。
“那就请木樨东家,揭来红布,让大家都见识一下对联吧。”李白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毕竟今天木樨是女主角啊。
木樨点头道,“那好吧。”
随即抬步向前,捏住了红布,轻轻的一拉。
露出了楹联之上的金色大字。
从上往下写道,“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吃两碟菜去。”
围观的众人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望去。
粗看,都露出了不解之色。
这写的不是优美金句啊?
唐王殿下就送这个,不俗不雅的话?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时,木樨又走了几步,揭开了第二个楹联上的红布。
露出了里面的金色大字,上书道,“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再拿一壶酒来。”
轰!
当众人看到这副字时,头脑里,一下子浮现了一副画面。
一老者,一官家,一商人,一农夫,千千万万人,那个不是为名为利,忙忙碌碌。
但就算这样,也会闲暇下来,吃些路菜裹腹,毕竟民以食为天,谁人不吃饭呢?
可在追逐名利时,不管是官家商人小贩农夫,必定都是劳心劳力,这时来一壶酒可否?
毕竟一酒解百忧。
这两副对联,是刻画了人生百态,道尽了人生甘苦。
“好!”
突然人群中,发出了一声大喝。
语气颇为感慨。
瞬间引起了围观从人的共鸣,同时大喝,“好!”
更有人畅怀道……
“唐王殿下大才啊,这两句话,单看不觉意,但放在一起,让人不明觉厉,吾累了,且来一壶酒去。”
“甚是,我今日也偷闲一次,且入楼吃两碟菜去。”
“我又累又忙,我要入楼喝酒吃菜……”
“……”
末世養兒不容易 壹閱
一时间,天下第一楼内,人满为患。
天下第一总共有三层楼,可是依旧满足不了,如此之多的客人落坐。
让不少人,站于门外等待。
而门外,楹联也挂在了天下第一楼大门两旁,让极为爱好吟诗赋词的李白,持一壶酒,细品对联之意。
弃妃难为:君王,我要休夫! 七月锦葵
内心不得不对李易,在生几分敬重。
简直开创了一流派。
此后对联如果普及大唐,李易就是祖师爷。
不仅是他。
就连高力士,为站在一旁眯眼观赏。
对联之事,必须要尽快回禀李隆基。
因为李易越出众,越是让李隆基忧心,必须要提前堤防了。
“太白阁主,不知你怎么看唐王殿下的。”高力士莫名其妙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实则试探李白之心。
可李白那能不知,自己已经被打上了李易烙印,高力士这话问的别有用心。
于是李白高傲道,“唐王殿下是个聪慧的孩子,但也只是孩子而已,天下无数载,何见神童成年名?”
闻言的高力士嘴角一抽,李白高傲之性依旧啊。
内心微微一松道,“太白阁主,如此诽谤唐王殿下,不怕传入他耳,让太白阁主失了报阁之主位,遭人欺凌?”
“我怕啊。”李白老实的点头道,“可是我也说的是实话啊,而且现在就你我两人,我相信高公公的人品,不会传言出去的。”
“你啊你啊,还是那样。”高力士摇头失笑。
“我酒鬼一个。”李白饮了一口酒,摇了摇酒壶说道,“高公公要不要来一点?”
“我可不敢。”
高力士苦笑起来,“这喝多了,可不是睡一觉的事情,而是会丢掉性命。”
“我怕死,所以一般不喝酒。”
“不喝酒,那多无趣?”李白不屑一笑,“快去拿食盒吧,陛下他还在等你回宫。”
八岁小狂后
“那某就告退了。”高力士没有因为李白对自己的不屑,而心生怒意,反倒是欣喜。
李白是那个太白。
在高力士退走,拿取了食盒消失了。
李白这才将酒喝完,嘀咕道,“哎呀,这跟着大将军久了,我都会演戏了。”
“可惜没有人欣赏啊……”
说着,李白带着幽冥鬼军,走入了人群中。
魔道仙途
至于木樨,早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与此同时。
远在北庭的李易,此时正在和麾下众将商量计策。
如何引诱突厥狼骑,按照他们的计策,停留在伊卡湖下。
火影我穿越成了宇智波鼬 真香教主
这时,张颌起身看向李易说道,“大将军,以末将来看,我们只能舍小灭敌,选出无畏的将士,前去吸引并且拖住突厥狼骑,让他们能在水泄之时,逃而不能,否则简单的诱敌之策,突厥狼骑不会中计的,必有疑虑。”
“不可。”
然而张辽却起身反驳道,“舍小灭敌,若是突厥狼骑不上当,只能让将士们白白的送死,我大唐将士之命,岂能随意舍之。”
“那不知张辽将军有何计策?”张颌听之,微微蹙眉问道。
“吾道是有一策。”
张辽双眸微闪,看向李易说道,“大将军此番带领了两千重甲骑兵而来,吾在想何不趁夜色,齐袭突厥狼骑营地,冲杀一番,将他们引到伊卡湖下,再以水泄之。”
“此计虽不能全灭突厥狼骑,但也能灭之七八,剩余的突厥狼骑,不足为虑也。”
三國大領主
说完,张辽静等李易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