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74ci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萬古第一武神 愛下-第四百八十四章 消失與一統-z0cq6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
“黑水寒剑!”
“碎空金锤!”
“沧浪三重!”
声声怒啸,浪涛滚滚中,幽寒黑剑乍现,呼啸如雷的金色重锤,裹挟着无垠杀机,封锁了陆川所有的去路。
那深蓝色浪涛波纹,好似化作一汪深渊,让人不由自主的身陷其中。
黑色剑光彷如并拢出海,怒斩波涛,直取陆川胸前要害,更有八棱紫金锤重锤从天而降,以封镇一切之势,镇压所有空间。
魂歸華夏 圓夢華夏
面对这近乎已经凌驾于先天之上的力量,也是上界先天强者最后的杀手锏,陆川咧嘴轻笑,露出两排森白牙齿。
“畜生,明年将天就是你的忌日!”
“数典忘祖的杂碎,今天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下地狱去……”
仅剩的几人怒喝连连,目中血丝密布,死死盯着波涛寒光笼罩中的陆川,似乎已经预见到,陆川死无全尸,尸骨无存的悲惨下场。
想想也是,拼尽了大半上界先天强者,才堪堪重创陆川,制造出这么一个机会。
若再无法成功,他们还不如直接割脖子算了。
而且,也没人会认为失败。
这可是为了此行功成,各家赐下的压箱底宝物,可不是那些一次性的符箓可以比拟的器具,而是真真正正的灵器。
于上界之人而言,三件宝物不过是离开家族十几年而已,下次就能收回去。
若非使用限制太苛刻,他们真恨不得持之大杀四方,镇压此间数百年,区区一个陆川又算的了什么?
但现在,三件灵器终于显露锋芒,此间之事也该告一段落了!
妻高一筹 梨花白
可惜的是,想法很丰满,现实太骨感。
当三件灵器所化光影降临之际,陆川面上的嘲弄笑意也达到了顶点,甚至未做抵抗,似乎已经放弃了一般。
嗡!
也就在此时,一团氤氲金白色彩光乍现,自陆川心口处升腾而起,赫然是一个巴掌大小,楔刻有神秘符文的八卦铜镜。
“极光昊空镜!”
其中一人瞳孔一缩,勃然变色,登时失声。
轰咔!
不等其余人追问,三件灵器光影已是降临,与那金白色彩光轰击一处,骤然爆发出耀目光华,无形光波横扫而出,彷如蘑菇云般的烟尘冲天而起,更是瞬间蔓延数千丈之遥。
轰隆隆!
有如天灾降临般的气浪波涛,所过之处,一品绝顶也不过抵挡刹那,顷刻间便被掀飞,更有甚者直接被撕碎。
即便是那些体魄强横的异兽珍禽,在这等天崩地裂般的灾难面前,也没有多少抵抗力,几乎个个都成了滚地葫芦,不多时便骨断筋折,亦或成了其中的一部分。
血肉被撕碎,滚滚飓风化龙卷,隆隆轰鸣中,彷如恶龙咆哮,吞噬着一切生灵血肉,撕碎了眼前的所有东西。
足足持续了盏茶时间,滚滚烟尘才渐渐散去,透着无比虚弱的哀嚎声,在遍地狼藉中此起彼伏。
叮叮当当!
一阵金铁碎片跌落,另有一剑一锤一玉玺般的物事,光泽暗淡的跌落在地,正是上界先天强者最后的杀手锏。
而那八卦镜般的宝物,在三者重击之下,竟是片片碎裂,再也无法复原了。
此物,正是陆川在黄昏沙漠地下古城之中,那小秘境内,与《八叠浪》一同所得的宝镜。
经过数年研究,还有此前所得的种种情报,陆川勉强琢磨出了几分御使之法。
可惜的是,太过粗糙,也是运使不当,以至于这件在灵器之中,也有着不小威名的至宝,竟是被三件灵器直接轰碎了。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
即便这些上界先天也是取巧使用,可到底用的是正确法子,而且在最后关头,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几乎都是发狠动用了全力。
如此一来,此镜被毁,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但对于陆川而言,毁了也就毁了,一点也不怎么可惜。
武道才是他的追求,诸天伟力加诸自身,不假外物,更是毕生目标。
若非这些人掌握了远超他现在的力量,陆川即便战到最后,哪怕是身受重伤,也不会假借外围。
陆川执拗,却不迂腐,更遑论融合心魔之后,更是理智到了极点,自然不会在乎小小瑕疵。
“咳咳咳,你……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未曾想,还有几名上界先天,竟然能在那等惊天风暴中存活下来,不过也只剩下喘气的力量了。
陆川可没心情听他们聒噪,也没有直接下杀手,甚至不惜动用保命的丹药,为他们治伤。
如此举动,登时就吓坏了这些上界先天,几乎都不约而同的想要自断心脉。
可惜,在毒道大师面前,他们这点小伎俩,实在是贻笑大方。
金针封脉,点破丹田,这些人很快便陷入了绝望之中。
可以想见的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必然会在生不如死中度过。
陆川是一个很人道的人,能下死手,绝不会折磨人。
但同时,现在他又是一个很实际的人,会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为自己创造便利。
而这几个残存的上界先天强者,是他了解上界的唯一途径,自然不会放过。
至于其他人,那就只能呵呵了!
“杀啊……”
当最后一声喊杀,伴随着恐怖吼啸戛然而止,便是死一般的寂静,好似连风都静止了!
唯有陆川站在尸山血海之中,怀抱尸身,满目冷漠。
“咳……”
轻咳出一口血水,陆川缓缓收刀入鞘,轻轻拭去怀中人儿脸颊上的点点血渍,无声呢喃,“睡吧,睡一会就好了!”
两世为人,上辈子浪荡半生,游戏人间,长长自诩调戏死神为乐,最终却也被命运戏弄,萎顿于病床之上,等待死亡降临,也没有感受到如此之痛。
陆川也没想到,在不经意间,有人已经深深住进了心田。
可造化弄人,没等他察觉到,人已如飘零飞逝。
这等锥心之痛,胜过千刀万剐,万蚁噬身,直刻入灵魂之中。
陆川真的后悔了!
什么看遍千山万水,遍览诸天万界,此间都还没看过,身边的人儿还未好好陪伴,那些又算的了什么?
可惜,世间奇珍异宝无数,独独没有后悔药!
没有兄弟,没有朋友,孤身血战,到头来什么都是虚幻,这就是拼搏多年的结果吗?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陆川仰首望天,无语凝噎,蓦地手中一轻,浑身巨震,垂首看去,怀中已是空空如也,不由愕然失色。
没了!
明明就在怀中的人儿,竟是诡异的消失无踪,以他如今的修为境界,竟是没有察觉到丝毫异常。
“谁?”
“是谁?”
“给我出来!”
怒啸如雷,声震云霄,滚滚划破数十里方圆,却只有呜咽风声阵阵回应,交织成一曲苍凉悲歌!
“嘿嘿嘿!”
陆川惨然大笑,踉踉跄跄仆倒在地,仰躺着无神看向天空。
不知何时,岩壁上的两界通道,竟是已经消失,那笼罩日月峡的光幕,也渐渐散去,露出漫天繁星。
日升日落间,昼夜交替,几如梦幻泡影。
不知何时,眼前洒下一片阴影,耳畔传来低沉嘶吼,彷如野兽咆哮。
陆川双目无神,似古井无波,仿若未觉。
“这就认输了?”
声音幽幽,似透着淡淡的嘲弄,又似无奈,沙哑难听,还有一丝难掩的愤怒,“你不是很能耐吗?起来啊!”
好似愤怒于陆川的无动于衷,来者抬脚狠狠踹去,却最终没有落下。
星梦旅程
只因为,陆川已是无声飘飞而起,面无表情的站在他面前。
原本暴怒中的来者,不知因何,看到那双眼睛后,激灵灵打个寒颤,再也下不去脚了。
但好似恼羞成怒,又似掩饰自身的害怕,仍旧梗着脖子,嘶声怒喝。
“嘿,想不到吧,最后站在你面前的是我,你怕是……”
“这天下是你的了!”
陆川淡漠道。
“你说什么?”
来者一愣,转而怒发冲冠,嘶吼道,“我要这天下有何用?我需要这些吗?我……”
“不要也得要!”
陆川冷冷一晒,语气平缓,却透着难以言说的寒意,“一统天下吧,当我埋葬你们后,我会向那些人讨一个公道!”
“公道?”
重生當家小農女
来者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怒极反笑,完全放弃了顾忌,嘶声道,“你杀了这么多人,他们又向谁讨公道?嗯?你觉得自己能活几百年,你怕不是会死在我们前面!
就你现在这样,连个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
“很多人都说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我,有朝一日,或许会在地狱里再见吧!”
他是我的终身之托 恨清欢
陆川淡然一笑,浑不在意的扫了眼遍地尸骸,冷漠道,“世上从来就没有公平与否,我能讨回公道,那是我的事,他们若有朝一日向我讨公道,我也不介意再送他们一程!”
“真是狂妄啊,一如既往的狂妄!”
来者浑身颤抖,咬牙切齿道,“好,我等着,看你如何……”
“你等不到那天了!”
向北的狐狸 归竹
陆川头也不回的向前行去,铜尸杜雄拎走了那几个身不由己的上界先天,两者消失在渐渐涌起的寒雾之中。
總裁不吃窩邊草 貓咪寶貝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不去死?”
来者似被陆川的毒舌激怒,可终究是没有动手,因为他很清楚,动手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这天下,他不拿的话,自有另一个人来拿,而韩家也将成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