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o5u好看的都市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第二百三十八章:我蘇某人,需要人保護嗎?【求一切】展示-quc95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大乾天子有些迷茫地看着苏长御。
他不理解,苏长御要去做什么了断。
看着大乾天子的疑惑。
苏长御有些纳闷。
自己要去大夏王朝,怎么管的这么宽啊?
你们留我下来要做什么啊?
难不成真让我去做驸马?
如今的苏长御,已经接受了对方是大乾天子的设定。
可问题是,苏长御并不想成为什么驸马啊。
他不好女色不说,对驸马更加没兴趣啊。
毕竟成为驸马之后,还要这个那个的,太麻烦了。
赶紧回去,找太上玄机,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再回宗门,潇潇洒洒过完这一生不挺好的吗?
再者就是,皇权虽好,可自己一个平头百姓,普普通通的一个修士,没必要参合进来。
自古帝王最无情,苏长御听说书人说过不知道多少遍。
自然而然,不会参合进来的。
不过大乾天子和大乾皇后并不知道苏长御到底在想什么,只是满是好奇地看着苏长御,不知道苏长御到底想做什么了断。
他很好奇,莫说他了,大乾皇后更加好奇。
两人皆然用一种极其好奇的目光,看向叶苏长御。
感受到两人的目光,苏长御一时之间莫名感到尴尬。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毕竟这是自己的私事。
但看着两人的目光,苏长御最终叹了口气,随后缓缓道。
“了断一场,与我身世有关的事情。”
苏长御作出回答。
这个回答一说,大乾天子和大乾皇后瞬间来了精神。
尤其是大乾天子,更是好奇道。
“身世有关?是什么意思?”
他很激动,不知道苏长御到底是什么意思,但隐隐约约又猜到了一些,所以忍不住好奇问道。
“长御,你莫要觉得不好意思,相遇是缘,你喊了我一声姑姑,那我就把你当你的亲姑姑,你直说就好了,都是一家人,莫要觉得不好意思啊。”
褚柔云如此说道,告知苏长御,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有什么就说什么。
两人听到苏长御提到了身世,兴趣极其浓厚。
“哎!”
“既如此,那长御便说了。”
苏长御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感兴趣。
但想想吧,两人的确没有什么恶意,再加上或许是皇宫内的确无聊,所以苏长御还是打算解释一句吧。
“其实说来话长。”
“我本是孤儿,被师父收养成人,过惯了苦日子。”
“我师父说,我是因为一场洪灾,导致成为孤儿。”
“一直以来,我也认为我是一个孤儿,父母可能早就死了。”
“只是,就在前段时间,我在游历四方时,看见有人遭到危险,作为一名修士,作为一名剑修,我自然拔剑相助。”
“我用我的剑法,救下两人,一人名为老玄,一人名为老夏。”
苏长御缓缓说起那段往事,不过添油加醋肯定是要有一点的。
大乾天子和大乾皇后,一听就莫名来精神了。
老玄?老夏?
这不就是太上玄机和夏帝吗?
不过,拔剑相助是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修为不是很强的吗?
两人有些苦思不明,十分好奇。
“他们实力很弱吗?”
大乾天子忍不住问道。
这不可能啊,夏帝和老玄虽然不是绝世高人,但实力也有元神境,尤其是夏帝,他身为大夏天子,有天子气运加持。
怎可能会遇到危险呢?
再者就算自己实力不行,周围都有绝世高人保护着。
所以两人很好奇,看向苏长御。
而面对这样的提问,苏长御无比认真道。
“弱不禁风。”
苏长御认真回答道。
“不会吧?”
大乾天子忍不住开口,觉得有些不合理啊。
这话一说,苏长御有点小脾气了。
你这啥意思?
不信我剑仙苏长御吗?
我剑仙苏长御是那种人吗?
吾乃绝世剑仙!
我是那种会骗人的吗?
“如若不信的话,那我就不说了。”
苏长御来了点小脾气。
这不信,那不信,那还要我说什么啊?
感受到苏长御有些生气,一时之间,大乾天子有些手足无措了,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行了,你就别说话了,让长御说,长御你继续说。”
眼看着苏长御有些不舒服,马上大乾皇后开口,让大乾天子先闭嘴。
听到这话,后者连忙讪笑一声,他是大乾的天子,但唯独面对苏长御和褚柔云,才会讪笑,这要换做任何一个人。
他直接开骂了。
黑甲英雄传说 逆天称王1
“长御,后续呢?”
大乾皇后问道。
“后续,后续便是我将贼子全部击退,救了他们一命。”
“不过他们两人见我救了他们,便想跟着我,请教什么。”
“我见他们有缘,也就顺手保护他们平安,或许是因此,他们送了我几套衣服。”
“但后来,我逐渐察觉有些不对劲。”
苏长御的声音很平静,他说话也十分缓慢,并不像他人说话,语速极快,反而慢条斯理。
两人听得入神,尤其是听到这个察觉不对后,更是满脸好奇地看着苏长御,不知道苏长御好奇什么。
“你好奇什么?”
两人忍不住问道。
他们异口同声,反倒是让苏长御有些好奇了,不明白两人为何对自己的事情,如此上心。
但想了想,苏长御不由开口道。
“我逐渐发现,这个老夏,对我似乎有些莫名的情愫,他时常看着我,还送一些珍贵衣服。”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但后来,我师父一语惊醒梦中人,他说,这个老夏,极有可能是我亲生父亲。”
苏长御缓缓说道。
其实是老玄,但苏长御要说是老夏,毕竟刚认识这两人,总不可能什么话都说吧?
就算两人是大乾天子和大乾皇后,那又如何?做人留一手,日后好相见啊。
总不可能见到一个人,就什么话都说吧?
苏长御不蠢。
他防了两人一手,故意将老玄说成老夏。
可在大乾皇后和大乾天子眼中,苏长御所说,让他们更加激动了。
絕世無雙:至尊小狂妻 君風影
“好啊,这个夏帝,早就遇到长御,却一点风声都不透,如若不是徐阳将长御带来,只怕到现在我们还蒙在鼓里,这老夏,真是不当人子。”
大乾天子暴怒,他神识传音,与自己的皇后交流。
“真不知道姐姐为何看上这种人,若是说不愿意告诉别人,也就算了,可长御毕竟是你的外甥,这也不说,哪也不说,夏帝,当真是有够坏的。”
仙女宫 狐狸九夜
褚柔云脾气极好之人,此时此刻,也忍不住怨骂两声夏帝。
“你知道他是你亲生父亲之后,你是怎么想的?还有,你说做了断是什么意思?是想要去认亲吗?”
终极大脑
不过大乾皇后还是问出自己想问的问题,她满是好奇地看着苏长御,如此问道。
这个问题,莫说大乾皇后,此时此刻,大乾天子也很好奇。
不知道苏长御想要做出什么决定,又要去做什么了断。
“不。”
苏长御直接摇了摇头,他看向大乾天子和大乾皇后,紧接着缓缓开口道。
“我去大夏,是想要了断这之间的关系,虽然他很有可能是我的亲生父亲。”
“但,他没有好好对我母亲,也将我遗弃,我不恨他,只是我不会认他做我父亲的。”
“我想我母亲也是这样想的吧。”
苏长御开口,他说出自己的心声。
太上玄机,因为荣华富贵,抛弃了自己,也抛弃了自己的母亲,他对不起自己就算了,毕竟生而为子,苏长御不能去恨自己父亲。
这是伦理道德,但太上玄机抛弃了自己的母亲,这一点苏长御无法原谅。
而此话一说,刹那间,大乾天子就差没说一句好。
花开绮罗香 锦若
他很兴奋,也很开心,他没想到,苏长御去大夏王朝,居然是要跟夏帝断绝关系。
好,很好,非常好。
就应该断绝父子关系,这个夏帝很厉害吗?
五大王朝最弱的天子,很厉害吗?
大夏王朝有的东西,他大乾王朝没有吗?
虽然大乾王朝,也无法将皇位给苏长御,但王位还是可以给一个,世袭王,一字并肩王,不比你大夏王朝的皇子香?
再者就是,夏帝的确不是个好东西,乾帝可是恨透了夏帝。
在他眼中,自己的妹妹,就是被夏帝害死的,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原谅夏帝。
可没想到,自己这个外甥,居然这么明事理,说实话他之前还真的担心,担心苏长御被夏帝的好处,给诱惑住了。
却不曾想到,自己这个外甥,很聪明,非常聪明啊。
此时此刻,大乾天子开心,极其开心,有一种三伏天喝了一碗冰镇酸梅汁的感觉。
开心,开心,真的开心啊。
总而言之,苏长御讨厌夏帝,他就开心。
“咳!”
感觉到大乾天子无法遮掩的笑容,大乾皇后不由咳嗽一声。
虽然她也特别开心,但大乾天子有些过分了。
毕竟苏长御要跟自己亲生父亲断绝关系,你那么开心做什么?
不然的话,苏长御岂不是怀疑他们有问题?
果然,苏长御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时候,显得有些古怪。
当下,大乾天子马上沉默了,恢复常色,但还是有些忍不住啊。
恐怖宝宝无良妈 层层
一旁的苏长御,有些纳闷。
邪王,約不約
自己要去跟自己亲生父亲,断绝关系,你怎么开心做什么?
恨不得我成为孤儿?
苏长御心中纳闷,但表面上还是很平静,毕竟这里是大乾皇宫,不是自己宗门,说话还是要注意一点的。
不过,恢复常色后,大乾天子忍不住开口道。
“听你这么一说,你母亲当真是可怜啊。”
“你父亲,当真不是人。”
大乾天子捏紧拳头,他这两句话,发自肺腑。
可这话一说,苏长御更有些不乐意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什么叫做我父亲不当人?
那我呢?
老铁,你虽然是大乾天子,可也不会至于这么说话啊?
你真当我绝世剑仙苏长御,没脾气的吗?
苏长御心中吐槽。
表面上,只能忍着。
没办法,人家地盘,低调点吧。
“陛下,你这话说过了,长御的母亲,是个可怜人,但长御的父亲,呃…….”
大乾皇后本来想要圆一句,但想了想,大夏天子在她心中,的确不当人。
“行了,不聊这个了。”
“长御,既然你去大夏王朝,是为了这个,那姑姑就让你去吧,不过你去完了大夏,断绝完父子关系后,有什么考虑吗?”
“要不要来我们大乾?”
“你既然是我侄儿,不如这样,我把一位公主许配给你,顺便让你姑父,给你个王位,如何?”
大乾皇后开口,询问苏长御,要不要投靠他们大乾王朝。
“是啊,是啊,给你一个王位,再许配你一个公主,长御啊,别的不说,大乾的公主,一个个都闭月羞花,朕允许你选一位,两位也行,要是你愿意,三位都可以。”
大乾天子点了点头,同意大乾皇后的话。
在他眼中,只要苏长御愿意来大乾王朝,他什么都愿意。
而听到这话,苏长御心中不由冷笑。
果然。
北朝求生实录 携剑远行
果然。
果然是看中了我的美色,哎,我苏某人为何老是遇到这种事情啊。
看着苏长御不说话。
大乾皇后,不由继续开口道。
“要不这样吧,长御,你这次去大夏,姑姑派几个人,守在你身边,也免得你遇到什么麻烦,至于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
大乾皇后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苏长御这才松了口气。
这还差不多。
他最怕的就是这个许配,那个许配给自己,自己还这么年轻,还没装够哔,就让自己结婚生子?
这肯定是不行的啊。
至于派几个高手守着自己,这个好,这个非常好。
当下,苏长御给予回答。
“我苏某人,乃绝世剑仙,需要人保护吗?”
苏长御的声音响起。
表情冷漠无比。
念夏之栀 蝶梦月
此话一说。
苏长御心中的笑容,瞬间僵住了。
得了,又开始犯病了。
听到苏长御这番话,大乾天子和大乾皇后有些尴尬。
不过想想也是。
苏长御修为应该不差,虽然看起来是练气境,但这等气魄,绝不可能是练气境。
“那,长御,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姑姑让人准备好传送阵,如何?”
她如此说道。
“好,劳烦姑姑,劳烦姑父了。”
苏长御点了点头,同时也向两人作揖一拜,转身离开。
待苏长御离开后。
邪王的偵探王妃 青蘋果兒
大乾天子不由皱眉道。
“柔云啊,你说长御这也不要,那也不要,该怎么办啊?”
“夏帝送了这么多东西给长御,咱们是不是也得表示表示?”
待苏长御一走,大乾天子忍不住这般说道。
“恩,我们的确要表示一下了。”
“臣妾知道送什么给长御,长御一定会接受,只是这样做,可能对太子有些不公平。”
大乾皇后开口。
此话一说。
后者顿时明白了。
紧接着,大乾天子直接开口道。
“管他公平不公平,天大地大,朕外甥最大,行,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这件事情,朕来处理,你这几天,好好陪陪长御。”
说完此话,大乾天子起身,他心中有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