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pfv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首席醫聖 線上看-第921章 吃狗肉還吃狗膽展示-47sgi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潘家园附近的火锅店里,笑二爷、蒋三儿和严小哥三人正聚在包厢里大块朵硕。
燕京的铜质火锅是北方冬天的传统特色,特别是在冬雪天里,吃起来别提有多舒爽了。
而【潘家园七匹狼】里的这三只狼,含着嘴里刚煮熟蘸料的狗肉,可谓是快活似神仙。
“来,哥几个走一个。”蒋三儿率先举起杯中的茅台白酒,笑道:“预祝来年,哥几个都财源滚滚、大吉大利。”
严小哥舔了舔嘴唇,贼兮兮的笑道:“三哥,应该不用等明年了吧,年底,咱们就能发一笔横财了。”
“小七,别心急,肉还没到嘴边,还不到高兴的时候。”笑二爷把新鲜的狗肉在沸水里涮着,不疾不徐的说道。
严小哥看了眼沸水里的狗肉,笑道:“二哥,这肉都快涮烂了,到嘴边不就动一动筷子的事情了嘛,您还担心到嘴的肉跑了啊?”
“这可不好说,乐家虽然现在破败得不成样子了,但瘦死的骆驼总比马大,百年医门的招牌,不是说倒就能倒的。”笑二爷提醒道。
“二哥,您未免有些杞人忧天的了。”蒋三儿也附和道:“曹宪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嘛,上头才不在乎乐家倒不倒,只要通仁堂的招牌别倒就行,换谁执掌通仁堂,对上面来说区别都不大,更何况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上头总不能断人情案子吧。”
“曹宪民的话,你也敢全信?”笑二爷冷笑道:“如果曹宪民真的胜券在握,又何必让我们几个负责去讨债呢。”
闻言,蒋三儿的眼珠子一转,沉吟道:“是要提防一些。”
其实一开始,他们几个之所以诳骗乐城入坑,都是曹宪民在暗中的教唆。
曹宪民为了更顺利的卖假药,一直对通仁堂的招牌眼馋着,但什么样的合作方案都被乐绍成给回绝了,甚至还被乐绍成骂了一句“通仁堂百年医门,岂能跟你这种宵小之徒同流合污”。
越得不到,曹宪民越不甘心,几番筹谋,他将突破口锁定在了乐绍成最混帐的二儿子乐城。
乐城是个典型的燕京二混子,满脑子只想着吃喝玩乐,一大爱好就是收集古玩。
因此,一来二去,乐城就跟【潘家园七匹狼】混在了一块。
曹宪民盯住这段关系,暗中联络笑二爷他们,让他们设法引乐城入瓮,最好能欠一屁股债。
帮人赚钱难,让人欠债还不容易?
当下,笑二爷、蒋三儿他们就把乐城哄骗去了澳港,和某赌场里应外合,坑了乐城一大笔钱,并写下了巨额的借据!
然后他们一番运作,将债务关系转移给了曹宪民。
曹宪民趁人之危,拿着大笔钱逼迫乐家签下了卖身契。
按理说,笑二爷他们几个已经可以功成身退了。
但是他们的贪心和野心还不满足,跟曹宪民提出也想在侵吞通仁堂这事上分一杯羹。
曹宪民非但没有拒绝,反而很爽快的同意了。
蒋三儿知道,曹宪民是想稳住他们,万一撕破脸皮,笑二爷他们把联手坑害乐城的内幕抖出来,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我监狱服刑的十年
而且,曹宪民还提出合作的条件之一是让他们几兄弟负责逼迫讨债,摆明了是想把他们当枪使。
“所以,我们逼债是要逼的,但也不能把人往死路上去逼,到时候闹得鱼死网破,惊动了上面,曹宪民绝对会把咱们推出来当挡箭牌。”笑二爷说完,将狗肉蘸了调料,扔进了嘴里有滋有味的咀嚼起来,同时阴恻恻的道:“曹宪民是想自己吃肉,顶多让咱们喝几口肉汤,但咱们偏不能遂他的意思。咱们就每隔一段时间去逼一逼,能讨到多少肉,咱们管自己先吞进肚子里,也不用管曹宪民最后能吃到多少肉。”
“曹宪民把突破口放在乐城的身上,咱们或许也可以学一学,在乐家再找一个突破口,主动把肉放在咱们的碗里。”蒋三儿忽然提议道。
“三哥,你的意思是在乐家里再找一个内应?”严小哥试探道:“但是乐城那蠢货现在恨咱们恨得要死,恐怕不会再轻易上当了。”
“乐家又不止他一个蠢货。”蒋三儿漫不经心的道:“昨天去讨债,你们觉得现在乐家除了乐绍成,还有哪根刺头?”
大唐小地主
笑二爷和严小哥一寻思,异口同声的道:“俪春香!”
“没错,就是这个贱人!”蒋三儿笑道:“这贱人,我观察很久了,确实有点本事,起码比乐绍成的两个饭桶儿子都顶用得多,这一次危机,就是她上下奔走,到处拉投资,想把通仁堂推到上市,解决这一大笔债务。”
“但是这贱人的心思也不干净,还不是看乐家的男人都不中用,想自己取而代之,所以和乐城乃至乐绍成的关系不都好,他们一家其实就是貌合神离。而且我打听到,乐绍成其实很反对上市,所以他们之间的间隙,就给了咱们一个突破口!”
笑二爷的眼神一亮,阴笑道:“你的意思是想挑拨他们的关系,再暗中策反这贱人,主动和咱们合作?”
“没错,让这贱人帮忙出卖乐家在通仁堂的利益,让咱们近水楼台先得月。”蒋三儿意气风发的道。
“好主意!我也看出来了,现在那贱人在乐家的话语权挺大,估计乐家内部不少人也想着上市。”严小哥很兴奋的道,忽的又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暧昧淫/荡:“而且三哥你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说实话,那贱人真是很有味道,骚的入骨,比这狗肉还要骚得多。到时候等她坐上贼船,我可要尝尝她的味道。”
一见误终身 明媚秋天
“臭小子,肉还到嘴里,就满脑子的骚肉味了!”笑二爷用筷子敲了敲严小哥的脑袋,豪爽笑道:“先吃肉喝酒,等大哥他们从外面忙完回来,看到咱们的惊喜肯定要乐翻天!”
“大哥他们的那一票还顺利不?”严小哥问道。
“不好说……”
笑二爷正斟酌着回应的措辞,忽的手机猛然作响。
一看是曹宪民的来电,笑二爷对兄弟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漫不经心的接起来,“曹老板,哥几个正在涮狗肉呢,有没有兴趣来吃点?”
“还吃狗肉,你们几个真是吃了狗胆子!居然敢那么讨债,是想把人逼死在大过年的嘛!”电话里传来了曹宪民的愤怒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