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3xqt超棒的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僞戒-第一六零九章 血染自來水廠閲讀-zk5sk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自来水厂,地下室二层内。
关琦看见四个枪贩子后,对方也看见了他,双方距离大概十米远左右,他此刻如果掉头就跑,那对方肯定咬死他。
关琦当过警员,且在监狱内生活了很久,个人的经验是很丰富的,心里素质也好,所以他第一时间没有慌,而是率先喊道:“小温吗?是小温吗?”
四名枪贩子一愣,其中一人回道:“你他妈谁啊?”
“不是小温啊?”关琦没有退,反而体态松弛的往前走:“我们一块下来的, 这地方没人!”
现场来了这么多枪贩子,不可能相互都认识,所以关琦想混过去,因为他不是士兵,也不是警员,身上没穿制服,南沪这边的人也没几个人认识他。
不远处,几名枪贩子见关琦走过来,反应也很谨慎,本能向后退了两步。
现场这么乱,关琦能想到这一点,那枪贩子肯定也不白给,自己在乌漆嘛黑的地下室二层,碰到一个单独跑的人,任谁看见都会感觉很奇怪。
“你挂哪一家晃的??”领头的枪贩子反应很快:“上面大哥是谁?!”
关琦听到这话有点懵,因为他不认识多少南沪底层的放货仔,只知道仇伍身边有个人跑过两次松江,所以本能回道:“我是林海家的!”
领头的枪贩子停顿一下,立马点头说道:“啊,林海家的啊,你咋自己在这儿呢!”
说话间其他三名枪贩子,已经迈步向前移动。
关琦额头冒汗,看着四人的站位,心里意识到不好,感觉自己像是漏了!
“哥们,你们在这儿没看见人啊……!”领头的枪贩子也往前走了过来。
死亡通知单大全集(共4册)
关琦瞬间拔枪,并且向左侧的水泥柱子躲去。
“亢!”
枪贩子先开火,一枪就打在了关琦的胳膊上!
“CNM的,林海的队伍今天就没来!”领头的枪贩子立即吼道:“抓住他,他肯定是个大鱼!”
“亢亢!”
关琦躲在水泥柱子里,瞬间打了踉跄,暂时将走廊对面的人压了回去。
领头的枪贩子,从大衣兜内掏出手L,瞬间扔了过去。
“叮叮当当!”
一阵金属碰撞声在地面响起,雷滚向了关琦。
“艹!”
关琦骂了一声,掉头就跑。
明心青渙
“轰隆!”
爆炸声响,老掉牙的水泥柱子被炸的裂开,泛起一阵酸牙的摩擦声。
数秒后,柱子瞬间崩裂,上面托着的过滤炉,倾斜着倒塌!
“嘭!”
炉子侧翻砸在了走廊的扶手栏杆上,随即弹飞,顺着二楼走廊侧面,掉到了三楼的蓄水池上。
洪荒:求求你让我证道吧 大道无名
这个自来水厂已经废弃了很久,屋内长时间不生火,蓄水池的表面早都结冰了,炉子一掉下来,砸的冰面龟裂,下层的活水向上狂涌!
就这短暂的一瞬间,关琦跑到了后面的死胡同,往三楼的蓄水池看了一眼,直接纵身跳了下去。
他没有地方可以跑了,只能往下跳了。
“咕咚!”
狂霸總裁,放馬過來 慕容春水
关琦坠落在龟裂的蓄水池内,刺骨的冷水包裹着全身,在加上他摔的有点懵,在活水里被冲了两下,才惊醒了过来,准备向左侧游去,但身体一动才发现,自己右臂被卡在了两个管子中央,一时间竟然抽不出来!
橫明
“咕噜噜!”
人在水下活动,水面上冒起了气泡。
“他在下面!”枪贩子跑到栏杆旁边,冲着下方就楼了火。
深水内,关琦不停的游动着,可却死活拔不出来左手,他情急之下,抬起右手攥着的枪,直接抵住了手腕。
……
二楼内。
大龙挂了 白雨涵
丧少看着许成,弯腰冲他问道:“听说你就愿意拿家里人说事儿,是吗?”
许成被四个人摁在地上跪下,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是不是啊!”
丧少一脚踢在许成的脸上:“说话!”
“你想干什么?!”许成问。
“CNM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你都要烧死!你可太行了。”丧少更换弹J,话语简洁的说道:“死了一个许亮你不服,妈了个B的,那在崩死一个你,我看许汉山服不服!”
超級神掠奪 奇燃
旁边,胡子拉碴的壮汉,看着丧少的动作,立马冲了上去:“你他妈冷静点,大哥要活的!”
“亢亢亢亢!”
四声枪响泛起,许成右腿被打的血肉模糊,倒在地上嚎叫了起来。
壮汉左手拉着丧少,右手抬着他的枪体,瞪着眼珠子吼道:“你别他妈的犯浑,留他有用!”
丧少胸口剧烈起伏,情绪还没有完全稳定。
“滋啦啦!”
罪愛青春
魔道争锋
就在这时,一阵电流麦的声音响起,紧跟着许言身上挂着的对讲机内传来了呼叫的话:“老许,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我们在外围被拦住了,你在坚持一下,他妈的,上层发话了,今天肯定收拾这帮枪贩子……!”
许言闻声怔住。
丧少扭头看向了他。
“你……你要干什么?”许言略微挣扎着问道。
“你也是许家的人?!”丧少直接抬起了枪。
许言浑身打了个机灵吼道:“我是二战区军官,你他妈的要敢动我,死都不知道……!”
“CNM的,不杀两个,下回你们许家还敢去动老太太!”
“亢亢亢!”
丧少喊了一声,三枪就将许言打死。
梁队长看到血肉模糊的许言,裤裆里泛起噗嗤的声响,直接大小便失禁,拉了。
……
南沪。
禾盛药业办公楼内,许汉山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爸……爸,救我……救我……!”许成虚弱的声音在电话内响起。
许汉山扑棱一下坐了起来,脸色煞白。
“许总吗?”丧少的声音从听筒内传来。
许汉山攥了攥拳头:“你哪位?”
“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丧少话语平淡的回道:“你祖坟在哪儿,我一会把许成埋进去!”
“你……你别动他,我们的事儿,我们来解决。”
“嘟嘟!”丧少直接挂断了手机。
醉臥男兒鄉 若釋玄
“嘭!”
许汉山一拳砸在桌子上,双目欲裂的看着手机,心里已经完全没底了。
……
三个小时候,南沪城外,陈系某部队的大营内。
老李,徐岩,阮明,可可,老猫等人一块下了直升机。
“喂?子枭,我们到了。”
“咱们不要见面,我让人接你们,你们在酒店住下就行!”叶子枭淡淡的说道:“自来水厂那边已经完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