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8x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第392章 生我者道, 活我者神, 用我者炁.熱推-2f958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小說推薦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在收割无数精血之后,无数血气弥漫霎时化为一道淡淡血气身形,他目光冷漠望向身后,身形霎时消失。
贵族学园之我的黑道公主
蟲血沸騰 逍遙窮神
在其消失后不久,道道恢弘神光自虚空而来,霎时落在这座王朝上空,望着下方被掳掠一空的城池,州府,众神面容色变。
有神祗声音暴怒,如同雷霆:“竟敢掳掠成国,真是猖狂至极!”
“追上去,那邪神并未走远,我等不能让他跑了!”
“是极,那邪神被清源妙真道君重创,我等得抓住机会,不能让他恢复伤势!”
幻神 云天空
一尊尊神祗面容冷冽,周身绽放出层层神光,霎时化作一道流光,如同天罗地网围堵开来。
……
玄芜界
大商国,镇海城城主府。
镇海城周围并无汪洋大海,只是因为此地是古地名,得了个镇海之名。
但它的确巍峨宏奇,威镇一方。
高大的城门中,来往车队如潮水一般,古老的城墙上,此时布满了无数暗红色的痕迹,那是岁月留下的伤痕,似弥漫着浓郁的杀机,显示着这座古老雄城的底蕴。
“怎么回事,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生出来?”
在其中一座院落外,一位身穿锦服,面容英武的中年人站在房门门口,此时面面带忧虑之色,屋内不时传来哀嚎声。
在他背后,此时另有数位身着盔甲的将领,面容有些好笑的望着这一幕,身为镇海城城主,大商国有数的强者,这位谢七爷什么时候这般心思浮躁过。
不过众家将也理解,镇海城一脉别的什么都不缺,无论财富还是势力,唯一缺就是子嗣。
镇海城城主一脉,自远祖谢烟客开始,一直以来是一脉单传。
无论是怎么纳妾,搜罗美人,谢家就像是遇到了诅咒一般,无论是怎样耕耘,始终都只能出一位男嗣!
后院内,甚至连怀孕的女子都比寻常家族要少。
傾世將軍,獨孤貴妃傳 鹿面桃花
乡村小郎中 妖刀屠龙
而此时在镇海城中,西门大街上,此时这里有一座破落的卦摊,卦摊前且还有一位清奇不凡的老者。
这老先生来了有一段时间,因其清奇不凡的表现,吸引了不少顾客,加之卦摊灵验,生意自是十分兴隆。
而此时他亦有意无意的望着城主府的方向,片刻他摇摇头。
卦摊前这会儿正有两个面容不凡,衣着华贵的身形正在卦摊前查看,似在打量,毕竟似卦摊之主这般面容清奇的算卦先生实在少见的很,见着卦摊先生摇头,其中一位身穿紫衣青年顿时问道。
神捕皇差 樊落
“先生,你为何摇头?”
这老者面容平静,瞥了一眼两人,笑着说道:“无甚,只是瞧见城主府家今日添丁,闲来无事,给谢家算了一卦!”
这一说,那青年立时有了些许兴致,不禁上前一步,问道:“哦,老先生可是有算到什么?”
而身后,此时另外有一位面容白皙的中年人闻言笑道:“谢家自从镇海侯而始,一直以来势力有增无减,而今家主谢七更是号霸主,麾下带甲之士十万,再加上其罕见的诞下第二位子嗣,谢家必然将因此更上一层楼!”
“就是不知道,这第二胎是男还是女?先生这一点可曾算出来!”
闻言,那老者抚须道:“这倒无疑虑,城主府周围乾阳之气萌动,乾阳之气至刚至烈,其诞生的必然是一位男婴,且男婴周身祥光瑞气凝聚,这第二子必还拥有着极了得的资质,就是不知道拥有何等灵体?”
“灵体?”
古墓秘境之长生不老丹 辛庆磊
听到灵体二字,身前青年和中年人俱都是面容略为变化,不过想起镇海城城主夫妇都是强者,生出一个身怀上乘体质的婴儿正常不过了。
甚至可能遗传镇海侯一脉特殊的几种强大体质。
远来,是你 汀竹
镇海侯一族因为特殊的功体,一直以来就每诞生过废材,最弱一代的镇海侯也是火刑域这边有名的强者,而最强的那几位,甚至横压一时。
闻言,那青年目光中异色一闪,不经意间,又问道:“那为何先生皱着眉头,莫非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老者摇摇头说道:“自古月盈则满,水满则溢,镇海侯每一代只出现一位传承者,某种程度也是因为镇海侯一族自身运道残缺,只能抱残守缺,而今镇海州一脉出现第二位男丁,恐祸大于福,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说说到不必要麻烦的时候,老者一双眸子淡淡扫了一眼两人,这种目光让两人神情暗自有些震动。
老者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是找镇海侯一脉晦气来了。
镇海侯一脉盘踞于此地,百年下来已经吃的满嘴流油,这难免让周围其他势力心生不满。
谢家主宰这片城池已经太久了。
就在这时,西门大街上,远处传来古怪的兽吼声,大地震动。
“世子回府,众人避让!”
伴随着雷霆一般的咆哮声,大街上众多行人闻言顿时大惊失色,连忙匆匆让开,只见片刻之后,街道深处便有一辆熠熠生辉的骚包马车从远处疾驰而来,这辆车辇通体呈现出华贵无比的灿金色,周边另有八个铁罐子一般的护卫紧紧护持着马车。
一行人风驰电掣一般朝着城主府飞奔而去。
霸情暖爱:冷少宠妻成瘾
众多路人面容肃穆的望着这辆马车,不乏敬畏之色,因为来人是镇海侯世子谢焱!
唯有那紫衣青年目光望着那马车,目光微微一眯,眼底有一丝寒意浮现,片刻收敛起来。
“嗯……”
只是随着世子回府,那正准备收摊的老者面容一变,刹那间心神震荡,似乎是身形不稳,只能以手撑住卦摊,才站稳心神。
在他双眸中,城主府上空这一刻无数紫气滚滚滋生,无穷金芒从中逸散而出,这金光从镇海侯城主府爆发,浩浩荡荡,锐利无比的剑芒如同化为一条横卧九天的长龙。
异象降临,诸洲震动,诸邪哀嚎。
更见天地灵机如潮涌。
周天之圣地震动,无数强横气机弥漫天地,诸神虚影自虚空降临,这并非是诸神赐福,而是诸神俯首。
“动静不小嘛?”
而此时在那辆骚包无比的马车上,一位十一二岁的华美少年缓缓睁开双眸,目光落在镇海侯城主府上空中,瞧见那诸神俯首的异兆,华美少年眼底有些莞尔。
“天降帝君?这就是你最后的怨念,就这点出息……不过放心,你的因果,我接下了!”
话音落下,王渊顿时感觉到华美少年体内深处,一股澎湃无比的血脉力量终于开始向他敞开了大门。
同时王渊灵敏灵觉微妙察觉到镇海侯街道两边,受到那巨大异象冲击,瞬间暴露的数道气机。
他撇撇嘴,这里比澄海界似乎高等级了不少,刚刚降生不久,他已经看到了不少有意思的存在,不乏境界不弱于真仙境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