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pyi非常不錯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二百零一章 榆木腦袋看書-6f3vm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好像是没有预料到靳珩深会反过来问自己,他有些猝不及防。
沈亦骁的眼中顿时划过一抹慌乱.看到了他的反应,靳珩深很满意,嘴角微勾。
“卓沁家道中落,原本也是千金大小姐,却被迫不得不从事这种抛头露面的职业,每日在荧屏上看到她对着别的男人卖笑的样子,不知道沈总是作何感想?”
“你闭嘴!”他果然激怒了沈亦骁,沈亦骁看他的眼神都带着锋利。
此时,换做靳珩深淡定从容了起来。虽说沈亦骁刚从国外归来,摸不清底细,但是至少有一条,他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沈亦骁对卓沁的感情。
只要手里捏住了卓沁,无异于是捏住了沈亦骁的命脉。
沈亦骁盯着靳珩深寻求危险的话语,却迟迟没有说出口,终究叹了口气。
左手江山,右手情 默默
“我们二人何必如同跳梁小丑一般争吵?不过是同道中人罢了。”
是啊,同道中人。靳珩深在心里默默道。
“行了,这块地皮我也不跟你争了,但是,我劝你还是不要掉以轻心。刚坐上位置的小太子,不是被人暗杀,就是变成傀儡。”
总裁的致命情人 嬴昔
听出了沈亦骁语气中的警告意味,靳珩深也毫不客气。“多谢提醒。”
爱财娘子,踹掉跛脚王爷
坐在回去的车上,沈亦骁看着窗外的风景,冷不丁的对着副驾驶上的助理发问。“李展,你说我是不是很幼稚?在卓沁这件事情上,我至今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不相信,她真的会忘了我。”
李助理在副驾驶上聪明的选择了不回应。
神針記 西川
大小姐的无敌仙尊
沈亦骁和卓沁的爱恨情仇,岂是他们这些旁人能够讲的清楚的?两个人爱恨交织,彼此纠缠,彼此折磨,又彼此相爱。他们不是平行线,更不是相交线,而是缠在一起,永无止境的螺旋。
圣诞节前夕。
靳珩深解决掉了手上的工作,特地抽出了时间来看望秦筠。这段时间秦筠的病情也在慢慢的好转。但是因为化疗的原因,头发差不多已经掉光了,但是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很好。
“妈,我来看看您。”靳珩深推门进去,将买好的补品放来起来,端正的坐在了床边。
看着她一个人过来,秦筠叹了口气。“这特别的日子,你应该带着她一同来看我。”
这个她,当然说的就是夏岑兮。
果然,在提到夏岑兮的时候,靳珩深的神色有些落寞。
自己的儿子,秦筠再了解不过了。
她深深叹了口气,责怪的话语终究是没有说出口,眼前的靳珩深已经心里格外愧疚,她也不必在他身上强压更多的压力。
靳珩深稍稍回了神,在秦筠的面前站定。“自从我接手环纳以来,虽说各项都不是很顺利,但是秦正明那边的人员我已经铲除的差不多了,关于您之前遗留下来的合同,也都陆陆续续在进行了,还有就是和国外签订的那个协定……”
听到靳珩深忽然给自己汇报起公司的事情,秦筠嫌恶的皱起了眉头,摆着手:“好了,好了,不要再跟我讲工作的事了,我可不想听。”靳珩深看见秦筠竟然不想了解公司的事情,不觉得有些惊讶:“您不是……”
“你是不是想说,我应该是很关心公司的大事才对?珩深,有些时候你真应该改一改你自己的想法了。我说过公司都交到你的手上了,我的愿望也差不多圆满完成,此时的环纳是属于你一个人的,我正清闲的很,哪里想重新收拾你那些烂摊子?”
“行了,与其跟我讲公司的事,不如跟我说说,最近你和岑兮怎么样了?”
夏岑兮…听到秦筠提到她,靳珩深的眼神倏地一暗。随即吞吞吐吐的回答:“她,她还是不怎么愿意理我。”
看着自己儿子榆木脑袋的模样,秦筠头痛的揉了揉眉心。“珩深,你说你对工作那么上心,怎么在讨好女孩子上面却完全不在行?”
“妈,您这是哪里的话,我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她怎能不恨我?能不能挽留回来还是另一回事……”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秦筠听完,只是缓缓的说了这么一句。
“上一次岑兮过来看望我,告诉我要和你离婚,结果过了这么久依然没有离,其实夏岑兮就已经是在犹豫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靳珩深一头雾水,还是不明白母亲话中的意思。
痞仙
“离婚?他和您讲了他要离婚?可是,她离不了,因为我跟她说过了,我不同意她离婚,所以还没……”
靳珩深苦笑一声,不由得在心里自嘲。
“你对付妈的时候,知道想一些技巧和手段,怎么现在笨成这个样子?妈怎么从来没有看出来你是个榆木脑袋?”
秦筠看着靳珩深依旧不开窍的模样,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一直到对话结束,靳珩深也没明白秦筠口中的意思。
平安夜。
片场这边,忽然发生了事故。夏岑兮心情舒畅的键盘上敲打着文档,想着赶紧把工作整理完,晚上,她已经约好了卓沁,要一起去吃西餐。
“什么?威亚怎么会断!这种事故也能发生?现在卓沁怎么样?我马上过去!”
魂归烂尾楼 羊毛豆豆
重生之国民老公 藏剑翁
盛世娇宠:重生嫡女要逆袭
坐在办公室里办公的夏岑兮忽然接到了这通电话,顿时慌了起来,脸色凝重,撂下手里的工作就赶往了卓沁助理发来的医院地址。
演员拍戏,出事故都是常事,只是听到卓沁出了事,夏岑兮还是忍不住心里一沉。
一路上,她催促了出租车司机好几次,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医院。
刚跑到卓沁的病房前,却发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房门前来回踱着步,好像十分的踌躇。“沈先生?”
沈亦骁心里还在犹豫,忽然一个人的呼唤,将他拽了回来,他警惕地一回头,看见是夏岑兮,才收起了刚才那一副担忧的神色。
“你也是来看卓沁的?”夏岑兮不确定的开口。
逼婚六人行 御风依旧
沈亦骁闷闷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她……没事吧?”夏岑兮刚才也从护士那边大概了解了情况,只是摔伤了腿,其他的并无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