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lgd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笔趣-223選擇看書-hraiv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李倾城死了,死在自我的欺骗与回忆之中,但是林曦觉得她应该是幸福的,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她能感觉到李倾城是在透过她在看南宫宋,那个她爱了五百年的男人。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在李倾城死后,其他人恢复了记忆,法阵被破除,这座城市中的其他人也恢复了自由。只是他们已经散去了灵力,只能从头再开始修炼。
令林曦他们没想到的是虽然是得到了路星远为天门所杀这一结果,但是却没有想到还得到了雪国为天门所灭的又一线索。
萌妻宠上瘾 梁以枫i
而对于天门,他们仍然一无所知。
“那现在怎么办,是回师门报告吗?”楚天雪问道,她有预感这里的水太深了,根本不是他们几个能处理的。
“不行,虽然我们已经知道了路前辈是为天门所杀,但是天门这一门派我却闻所未闻,它既然能悄无声息的杀了元婴期的前辈,定然不简单,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听过。”冰七里说道,不仅如此在整个修真界几十万年的历史之中,她也没有听过,若是他们就这样回去上报,又有何意思。
“冰师妹说得不错,这个天门我也未曾听过,如此回去,师父和沐瑶前辈明显不会相信。”苍澜也摇头,就算师父信了他们,但是这样的结果又有什么意思,交出了一个不知名的门派,这便是答案了吗?
“可是这样下去的话,说不定我们自己也有危险的!”楚天雪觉得这群人是疯了吗?还打算往下查,当初可是说好了的只要查到凶手,剩下来的沐瑶前辈会解决,又何必将这么麻烦的事情揽上身呢?
在这件事上,楚烨站自己的妹妹这边,他也觉得太危险了。他们仅仅只是出门前往血隐村的路上,便遇到了李倾城布下的陷阱,若不是因为林曦长得与那位南宫宋前辈一模一样,他们怕是会折在这里,全军覆没,并且无人知道。思及这里,他怕一阵后怕,天门名不经传,却恐怖如斯。
所以他也觉得应该就此收手。
但是追寻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找到自己灭国真相线索的白逸又怎么会放弃。他绝对要找到害死他们全族的凶手。
“就算只有我一个,我也要找到当年的真相!”目光之中是他对天门之人深深的恨意。
“曦儿,你会帮我的是吗?”白逸望向林曦,从一开始,林曦就觉得自己报仇没有错,所以他相信这一次林曦也会站在他的身边。
然而此时林曦的表情很古怪,带着对众人的愧疚:“对不起,白大哥,接下去的路,我怕是不能陪你了。”她苦笑着说道。
“曦儿妹妹,你也觉得我们应该回去是吗?”楚天雪很高兴,林曦才是这次行动的领导人,如果她坚持回去的话,其他人反对也没有用。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林曦其实也想知道真相,也想找到父亲,只是…只见屠弑天走到林曦的身边,搂住林曦的肩。
“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现在轮到你了。”
此情此景众人大惊,特别是那三个男人,一见魔尊搂上林曦的肩,更是直接提剑攻击上去,然而他们又岂是魔尊的对手,屠弑天连手也没有抬一下,便将他们打倒在地,不过却是留了一条命。
苍澜用剑插在地上,勉强站了起来:“曦儿,这是什么为什么?”
“你为何要和魔合作。”他的眼中是失望无奈与痛苦。
“让我来告诉你吧。”一直被众人所忽视的小鱼站了出来。
他告诉众人,正如苍澜所想的那样,林曦早就开始怀疑李倾城了,但是那个时候其他人都是相信李倾城的,特别是苍澜,除了小鱼以外,根本没有人相信林曦,特别在林曦看到那一幅南宫宋的画像,她更加确实李倾城才是一切的幕后黑手,只是李倾城实力高强,城府极深,不逼一下她的话,她根本不会露出马脚,就算露出了马脚,以他们现在的能力,也根本不是李倾城的对手,除非有一个可能比李倾城更强的存在,才能打赢李倾城。
“所以林姑娘才会找上陛下,并且以一个条件为交换让陛下出手。”小鱼将林曦是作了多么大的牺牲才换来众人的平安,告诉了他们。如果林曦不这么做,可能刚刚在那知府这围攻之下,他们就已经死了。
“怎么会这样?”冰七里满脸震惊,她还以为是因为巧合魔尊才会出现帮了他们,原来竟然林曦在背后牺牲了吗?
“不行,林曦,你不能跟他走!”冰七里阻止道,魔界是个什么地方,那可是全天下最凶残的地方,林曦是一个天赋极高,又善良的人,怎么能去那个暗无天下的地方,被困一生呢!
然而魔尊却不屑的表示,这可是誓言,除非天道毁灭,否则林曦不能随意违背,他冷眼望着倒在地上连反抗能力都没有的三个男人,而且这些废物又如何能阻止自己呢?可是就算没有他们,冰七里也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她再次放出小青,趁着小青变大的间隙,她冲着楚天雪喊道。
“你还愣着干什么,难道眼睁睁看着他带走林曦吗?”
终于回过神来的楚天雪终于也拿起了剑,与冰七里联手,打算救下林曦。前方有小青凭借着自己的庞大的身躯开路,后面的她们趁着屠弑天的视野盲区,偷袭上去。就在两人快得手之时,一道鞭子呼啸而来,将两人打了出去。
“两个卑贱的人类,还妄图靠近陛下。”冥姬执鞭从天而降,目光轻蔑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两人,红艳的唇带着讥笑:“不自量力。”
她又的一鞭甩下还试图爬起来的二人,那一鞭直接抽在楚天雪的脸上,顿时楚天雪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我的脸!啊啊啊!”脸上火辣辣的疼让楚天雪痛苦的捂着脸,对于楚天雪来说,脸是她的全部。
冥姬冷哼一声,自从曾经花君晓勾走过屠弑天的心后,她就打心底里厌恶这样看上去柔弱的姑娘,看一个想杀一个,她中的鞭子化为剑,正准备杀了楚天雪之时。
“不要,住手!”林曦在她身后出声阻止,可是冥姬又怎么会听林曦的话,冥姬现在最恨林曦,既然林曦要保他们,那她就是要杀得一个不留。
“住手。”屠弑天却是轻描淡写的两个字。
冥姬停在原地,并且收了手:“是陛下。”
她向屠弑天抱拳行礼,心中却是恨极了林曦。又来一个!为何陛下你就不看看我呢?
“你怎么可以伤了他们!”面对同伴被伤害,林曦无疑是愤怒的,她之所以会答应屠弑天的条件,无非就是看在屠弑天会帮她保住同伴份上,而如今他却在伤害自己的同伴。
“呵,那是他们不自量力。”屠弑天捏住林曦的下巴强迫林曦看着他:“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本尊早就已经杀了他们。”
林曦挣脱了他,回头望了一眼,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她的苍澜等人,他们希望她能别走,她能留下来,然而誓言就是誓言,被天道记录不能违背的:“魔尊,我答应跟你走,就不会食言,但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做到。”
“何事。”这么多事都做了,就不差这一件。
林曦深吸一口气:“将花君晓的尸身还给苍澜。”
绕来绕去,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魔尊张开口,他该怎么说,花君晓的尸体丢了?堂堂魔尊所守着的地方,竟然丢东西,简直骇人听闻,可这偏偏是事实,他该怎么跟林曦解释,然而还未等他解释,林曦便打断了他。
“我林曦虽然不是什么拥有高贵血统的公主,也不是什么修仙世家的大小姐,更不是什么天灵根的天才,但是我也不是什么卑贱之人,我所希望的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我的夫君心中的人看得比我还重要的话,我宁愿孤独终老。”说这话时,她看了一眼苍澜,这话是对谁说的,是个人都能听也来。
她爱苍澜是不假,一直以来她都是如此卑微的爱着苍澜,可是她不能忍受,苍澜一边说爱她,可是却为了他人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再深刻的感情也终有累了的一天。
苍澜望着眼中带着绝望的林曦,心中也知道自己错得离谱,可是他尝试过忘记晓儿,可是他做不到。
“曦儿我…”他还打算替自己辩解。
可是林曦却是扭过头,不再看他:“所以请把花君晓的尸身还给苍澜。”
或许从一开始花君晓和她只能存在一个。
“呵。”屠弑天轻笑一声,没想到会是这样,想要花君晓的尸体吗?第一次林曦问他要花君晓的尸体,他只觉得可笑,而现在不过一年多而已,当林曦再次提出,而自己想给之时,却已经拿不了来了。
或许是命运弄人。
“好,我答应你。”屠弑天答应道。
“你跟我回去后,我自然会将花君晓的尸身交出来。”他向林曦伸出手。
林曦摇头:“我要现在就见到花君晓的尸身。”
“现在?”屠弑天一惊面露难色,他追了几天都没有追上那些盗尸贼,现在让他如何能交出来。他正打算找个借口,让林曦先陪他回去,尸身的事情之后再说。
然而林曦表示堂堂魔尊难道想言而无信,以此断掉了他的所有借口。
“好,我会将花君晓的尸身带过来,也希望你到时能履行你的约定。”最终屠弑天答应道,不过是追回花君晓的尸体,天门这个隐匿组织又如何,以他魔界的力量定能尽早将花君晓的尸身给找回来的,到时林曦还不是他的掌中之物。
冥姬随着他飞上天空,屠弑天带着浓烈的占有欲看着底下的林曦:“你迟早是属于我的。”
小鱼毕竟是魔族,如今屠弑天要离开,他也不能久离,在离开前他向林曦鞠躬道别:“再见了林姑娘,我们有缘再见。”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不再意他身份的人类,如今,却不得不说再见。
林曦看向小鱼,带着不舍,如果没有小鱼在的话,她也不能这么顺利的恢复记忆。而如今,却是到了分别的时候,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小鱼是不属于人界的。他只能随着魔尊离开。
“林曦!”
冰七里抱着可以暂时留下来的林曦,开始大哭,她并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可是哭起来真的眼泪哗哗的流。可是林曦能留下来真的太好了。
苍澜拖着重伤的身体走向林曦,他向林曦伸出手,想要触碰到她,他也看到了林曦转过身,他露出笑容,他以为是林曦向以前那样,原谅了他,宽容着他的任性与自私,然而林曦却是与他擦肩而过,走到了楚天雪身边。
“天雪姐姐,你忍一下。”林曦伸出手用着所剩不多的灵力替楚天雪治疗着脸上的伤,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脸,那伤口会留疤的。
望着一心一意替楚天雪治疗的林曦,苍澜仿佛看到了前些日子的自己一般,同样是受伤,同样是林曦带着虚弱的身体替他疗伤,可是那时的他做了什么,他让林曦滚。他痛苦的一只手捂着脸,泪流满面,该滚的人,应该是他啊!
在林曦的治疗下,楚天雪的脸恢复正常,连道疤也没有留下,只是治疗的过程中楚天雪一直阴郁着,心情非常不好的样子,就连林曦替她治疗完,连句谢谢也没有,木讷的转身离开。
刚替楚天雪治疗完的林曦,站起来时脚下一踉跄,白逸和楚烨立马去扶她,却遭到了林曦的阻止,林曦现在的心情也非常的不好。她需要冷静一下,于是她抛下了所有人独自离开,街道上是恢复了记忆的那些修士,或是愤怒或是悲伤的呐喊,他们已经失去了修为只能从头再来
客栈已经不能住了,她只能再次回到李家,回到了她的那个房间。
她阴沉着脸,将门紧紧关上,她背靠着大门,设下结界。
“哈哈哈哈!”
她大笑起来,连眼泪都笑起来了,捧着肚子,笑得开怀。
“系统,看到了没有,男主他那个样子,实在太好笑了。”她擦掉眼角的泪水,问着自己的系统。
玄门圣医 爱吃汉堡包
“还有我这段剧情走得还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