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a19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盛唐陌刀王 ptt-第七百七十章 帝王該不該妥協?熱推-ard50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李辅国参赞声高亢圆润,一口气喊出了大殿之外。李嗣业与其余两位沿着紫宸殿外的龙尾道爬坡向上进入殿中,走到皇帝的陛阶前站定,单膝跪地叉手:“臣等参见陛下,恭祝陛下江山永固,福泽万年。”
皇帝在胡床上弯下腰,身体前趋抬手说道:“快快请起,三位都是朕的肱骨之臣,今日我们君臣能够回到长安,也全赖三位同心戮力,朕宣你们入朝,正是要表彰你们的功勋。”
李嗣业带头站起来,同时叉手道:“臣等谢过陛下。”
李亨搓着手笑了笑:“不废话了,直接开始吧。”他将目光投向站在侧前方的李辅国,李辅国转过身来恭敬地施了一礼,再转身面向朝臣们时,已经高抬起鼻孔睥睨着下方,将手中的鎏金竹简缓缓打开,张口念道:“广平王李豫收复长安有功,进封为楚王。御史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西凉王李嗣业歼灭叛军主力,进封太尉。郭子仪歼灭叛军余部有功,进封代国公,王思礼镇守武关,歼灭叛军余部有功,进封尚书左仆射。”
他放下竹简又拿起黄绸做的制书,张开圆润的喉咙念道:“父辈功勋,荫及子嗣,左迁兵部侍郎、龙骧军大将军李崇云为鸿胪寺卿,封云麾将军,加封次子李崇豹为怀化中郎将,加封幼子李佐国为轻车都尉。加封郭子仪长子郭曜为卫尉卿……”
这封制书中只封了李嗣业嫡幼子李佐国从四品的轻车都尉,远远低于长子李崇云。这是李亨刻意为之,装作不知道李崇云是李嗣业的养子,这样皇家和他的面子上都能过得去。
李辅国顺着制书往下念,语气越来越急促,神情也越来越惊异。他没有在制书中看到想看到的内容,以至于两只三角眼高高吊起,用眼角的余光去征询身后的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要收李嗣业的兵权吗?到底是怎么搞的?这种事情都能临时打退堂鼓?
他念完之后双手紧攥着制书垂在小腹前,牙关死死地咬着,又连着给李亨使了两次眼色,李亨却又以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
这主仆二人在御阶之上的那点眼神戏,全部都被李嗣业看在眼里,心想这史册记载果然非虚,李亨把这个丑阉给养成了硕鼠,已经开始野心勃勃地干预朝政。
三千灵魂爱之无殇
他眼神留意之际,一边与郭子仪王思礼跪地拜伏,口中高呼道:“臣等谢过陛下。”
李亨点点头也来了句场面话:“今日封赏已毕,列位臣工需尽心竭力,争取早日收复洛阳讨平叛乱。”
宰相崔圆又带领着群臣高呼:“臣等将鞠躬尽瘁,甘效犬马之劳!”
“今日朝参,就这样结束吧。”
“臣等告退!”
……
李嗣业郭子仪一前一后往殿外走去,其余朝臣都各自聚集鱼贯而出。他们刚走出宫殿外廊的立柱,李辅国已经提着拂尘急匆匆地追了出来,生怕他跑掉了似的,然后在李嗣业身后站定,手臂搭着拂尘恢复气定神闲说道:“西凉王,陛下命你暂且留下,有要事相叙。”
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他停住脚步转过身,朝李辅国拱手道:“还请五郎在前面带路。”
————
李辅国嘿嘿地笑了一声:“西凉王这样称呼咱家,可让静忠受宠若惊愧不敢当啊,我还是希望你如旧日那般称呼我为静忠公公,这样听起来舒坦。”
夢奕
李嗣业呵笑了一声,改口道:“郕国公请在前面引路。”
召喚美女軍團
得,这样听起来更加见外了。
两人绕过紫宸殿的廊柱从侧后方前往内殿,李辅国刻意放慢脚步与李嗣业并肩而行,口中看似闲扯地说道:“太尉在旧历天宝年间,就已经加封为西凉郡王,如今陛下为了你的官封也算是煞费苦心啊,若不是前人设有三师三公这样的官位,都不知道该拿什么来封赏你这位大功臣。”
李嗣业知道他真正想说什么,只是随口应付道:“在我看来进封官位不在乎大小,只要深受陛下信任,就算只做一个’察事厅子‘的鹰犬又如何,若是不受陛下信任,就算是做到司空、太师又能怎么样?”
李辅国肩膀打了个激灵,倒三角眼冷觑了对方一眼,才点点头说道:“西凉王说的对,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有些时候你官职离得陛下越近,但实际上心却离得得陛下越远,人还是得跟蝉多学学,别爬得那么高才好。”
李嗣业顿住脚步,目光深邃地凝视了他一眼道:“这番话适合你我共勉。”
两人进入内殿李亨的书房,皇帝斜靠在香榻上手中捧着一本书册,眼角的余光觑到他们,连忙放下书册吩咐侍女:“去给西凉王搬张胡床过来。”
鳳臨 熙晴
李嗣业叉手谢过皇帝,端坐在侧方的胡床上,但他的后背始终挺得笔直,没有靠到那松软的靠背。
这种状态叫做拘谨,如果跟在自己家里一样放松,以李亨的心胸估计就要直接蹦起来了。
侍女不知从何处端来一个鎏金的托盘,里面盛放着果脯蜜饯,葡萄酒杯和一整块烤羊肉和插在上面的银刀。
李亨刚要动手,才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仿佛不经意地指着李嗣业说道:“去给西凉王也照这个样子端一份过来。”
这种行径李嗣业已经见惯了,但还是装作诚惶诚恐地叉手说道:“多谢陛下恩赐。”
侍女在他的面前端放了一张小案几,上面盛放着果脯腊肉,葡萄美酒。
“爱卿不必拘谨,就当这是自己家里随便用。“
他捏着银刀割开一块羊肉尝了尝,确实腌得挺有滋味,但这种腊肉提升了味道的同时牺牲了保质期,不然推广到军中,使得将士们吃干粮的时候,嘴里有这等美味调剂,也不觉得难以下咽。
李亨咀嚼了几口羊肉,放下餐刀直入主题:“爱卿如今已升任太尉,自秦汉以来太尉便是天下武官之首,执掌天下兵马,我朝虽然将太尉列为虚衔以示尊崇。但朕认为你有将帅之才,可统领全局,不必单领三镇兵马。何况我大唐治下能将辈出,你也应该多多提携后辈,朕有意提拔你为天下兵马副元帅,将你麾下三镇兵马各交给后起之秀统领,你看如何?”
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套装2册) 籽月
李嗣业放下银制餐刀,缓缓地抬起头来,望着头上殿顶的藻井,那繁复的花纹如同丝丝缕缕的水草,能让人眼花缭乱,也能让人阴郁的心情变得更加阴郁。
阴骨花园 青椒拌皮蛋
李辅国看到他的不合作态度,怒得鼻头向上皱起,阴翳的眼白占据了大半个眼眶。他回头又扫视了皇帝一眼,暗自露出些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李亨微微皱眉,顺着李嗣业的视线也望向头顶,还很儒雅地问道:“那上面有什么?”
皇帝自我化解完尴尬之后,李嗣业主动向前躬身叉手说道:“陛下,李嗣业能有今日大胜,全靠麾下的兄弟拼死杀敌,才能够击溃叛军。我执掌三镇兵马多年,荣升至今日的太尉,却无以回报部属兄弟。今若以外人执掌三镇节度使之位,恐使麾下三军诸多士卒心中生怨,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特地在这里陈情陛下,愿意举荐三人分别担任河西、安西、北庭三镇节度使,恳求陛下成全。”
说罢他从胡床上站起来,向前跪倒在地,叩头拜伏在地道:“恳求陛下陈全。”
李辅国面露惊异之色,一时讷讷竟说不出话来。
李亨面色倒是很平淡,似乎早已经预料到李嗣业的说辞。只是如今他心中郁气翻腾不止这一件事,甚至这件事与另外两件比起来,给他的打击也算不上很大。
其中一件是蜀中太上皇不肯安分,还有一件事是他从小养大的十六弟李璘在江淮节度使任上蠢蠢欲动,私自截留了本该送往长安的租庸调。他不希望这两件事影响到眼前这个人。
……
(PS:感谢布衣1022飘红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