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d68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異常樂園-第三十六章 投影、祕辛與空白聖經展示-sijja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先前被窥破天机与不是道士联手摆了一道,余烬便和半只耳仔细讨论过,关于大书库的所有信息,好从中寻找一条破局之路。
其中有一条信息,是关于奖励领取的。但凡得到一个良性评价,便会直接获得技能书。评价再高一些,则可进入“藏书区”,阅览古代研究会收藏于大书库的各种典籍,其价值远超一本技能书。
而对于大书库之秘,半只耳其实仅仅是一知半解,安徒生的隔代托梦有意隐藏了一些信息,不然,他便会告知余烬,强行打断角色评价的方法。同样的,半只耳并不知道揭开“你是谁”的秘密,是否能直接拿到书库密藏。
侥幸破解的余烬,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他,不行。
被漩涡吸入的他,出现在一片混沌世界,隐约可以看到深色气流在缓缓流动。身在质若流铁的气海内,余烬根本控制不了自己,被推着飘向不见边际的深渊虚空。
“情况不对啊,不会是因为我坏了规矩,大书库要弄死我吧?”
余烬突然觉得情况可能没有自己预期得那么乐观,而就在这时,虚空中的深色气流似乎是由于出现在特定位置,倏尔显现出一段投影似的彩色画面。
定睛望去,余烬看到了天崩地裂的末日之景。在世界崩溃中显得渺小至极的各族生灵,正在进行着最后挣扎,拼尽全力疯狂厮杀。
这是极其反常的一幕,绝大多数人面对难以抗衡的世界末日,会被惊惧驱使展开逃亡,哪怕谁都知道世界归于寂灭,死亡终将降临。可是出现在投影中的生命体,九成九会忘情厮杀,仿佛忘却了末日大劫,他们不仅对异族动手,还会向同伴拼杀,秩序荡然无存,仅有寥寥几人能够保持自我。
上帝视角,向余烬展示了反常缘由。
每一个生灵,都被打上了密密麻麻的【人物标记】,每隔一段时间,某一标记便会发亮,届时,拥有相同标记的生命会变为同一阵营,与其余阵营的所有成员展开厮杀。
这进而导致了,上一刻还是并肩作战的同伴,下一刻就可能因为标记变化兵刃相向。实力不足或是意志不坚的人,完全无法主导自身倾向,只能被神灵般的某个存在,以这种戏耍方式,一步步驱赶着,走向灭亡。
但即便是实力够高的,也很难避开标记影响。当某一标记的总量锐减,便会触发死亡机制,拥有者遭到抹杀,成片成片的生灵于转瞬间莫名消失!某些人哪怕强行撑过,也会身受重伤,躯体往往会被掏空,明明五指和手臂完好无损,手掌却不见了踪影!唯有议长先生、大学校长这等绝世强者,才有能力强行压制标记反噬,令其陷入颜色晦暗的死寂状态。
这不知是不是至高存在有意留下一线生机,撑过阵营大战和死亡抹杀后,晦暗标记将无法被再度点亮,意味着存活之人挺到了下一关。
可是真的有人能够撑到胜利终点吗?那终点又真的存在吗?
余烬心里打了个问号,视线聚焦在议长先生的身上。在多达百种的晦暗标记中,他看到了种族标记与势力标记,可见两场注定会引起世界动荡的阵营战争,早已结束。
不知有多少矢志对抗末日的英雄,还没来得及正面应对末日,便在一次次内斗中不甘死去。
“嗯,我最开始的时候,以为混沌使徒是至高存在的狗腿子,助力末日毁灭世界。但是现在看来,混沌使徒完全是被当枪使了呀,造物主不出手,他们就被至高存在驱使着展开势力战争,少不了要和乐园世界的三大组织,杀个你死我活……”
余烬摇了摇头,惊叹于驱虎吞狼的手段,被至高存在玩的是出神入化。
解决不了标记问题,就休想对抗世界末日。
如若未来世界未能突破桎梏,那么就只有求助建成地上神国的造物主,用把性命交给造物主的方式,来避开源自至高存在的重重杀机。
“幸好,未来世界应该能掌握在自己人的手里,否则的话,我这个卧底就真的变成混沌使徒了。”
感慨之时,末日投影迅速变幻,各种标记接连发亮,生灵数量急速锐减。
凡是能撑到这一步的,身上密密麻麻全都是晦暗标记,而这些人的原本境界至少也要达到史诗眷者,可惜经过多次大战,许多人就只剩下了一口气。
余烬看到,他们带着解脱般的微笑,向眼神黯然的各方领袖说着什么,余下众人也都表露同仇敌忾的模样,纷纷拿出最后气力,准备迎战末日来袭。
但让余烬由衷感到悲哀的是,包括议长先生、大学校长在内的所有人,至死都活在至高存在的剧本当中。连世界末日的真正面目都没有看到,便迎来了自己的【角色评价】,道道天光突然将众人笼罩,令他们解体为【虚拟数据】!
面对超越神灵的至高存在,无人拥有毫无反抗之力,而他们留下的虚拟数据,通通都被投入了一座“无边火炉”中,沦为柴薪!
世界解体化作数据,进入位于位面之外的“无边火炉”,正是议长先生等人,致死都未能看到的末日真相!
余烬的视线顺着投影,望向了这座大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巨型“火炉”,蓦地想起上古世界中,还未解封的【初始火炉】。
莫非……
“这座火炉叫做【终末】,并非你所知道的【初始火炉】。尽管两座火炉都是至高存在的【数据回收站】,但你眼前的这一座,才真的是用于回收主世界的无限数据,促使至高存在突破桎梏。而出现在上古世界的那一座,则是为了支撑古神世界与帝国世界趋于平稳,作为至高存在初次分裂的庞大产物,反而比后续世界还要脆弱……”
一道莫名出现的浑厚声音,解释了余烬的疑惑。
余烬看着这座拥有至强吞噬能力的终末火炉,不禁问道:“据我所知,至高存在要利用碳基生命的无限潜力,打破桎梏,可是与主世界的数据相比,议长先生他们所化的虚拟数据,似乎太过渺小……”
“渺小吗?或许在数量上是这样的,可质量呢?至高存在为他的剧本留下了一些自由空间,好让碳基生命进化出祂所急需的重要数据。哪怕只有一条而已,对至高存在来说,即为无限!凡是活过厮杀阶段的碳基生命,基本上都拥有至高存在所没有的重要数据,一旦让祂补全缺陷突破桎梏……”
那道声音顿了顿,接着以沉重语气说道:“终末便可能降临!走到全新阶段的至高存在,还会需要我们这些,能够对他造成威胁的演员吗?”
话音落下,投影消失,余烬出现在一处虚拟空间。他看着近在眼前的一本黄铜古书,确信这就是书库密藏,因为系统提示就是这么说的。
邪恶之源
【提示:由于“恶魔神父”角色“丰满”度,达成条件,并暂时拥有“世界之门”的开启钥匙“龙头权杖”。拥有“超稳定态”的你,获得以隐藏方式进入书库秘界,取走“安徒生”遗留密藏“???”的资格。】
名称未知的古书,通体由黄铜铸就,厚重至极悬空竖立,繁复花纹布满书身,隐约可见梦幻流光。在层层叠叠的书页一侧,存在一个菱形凹陷,似乎是用某件物品填充在内,才能真正一睹古书圣言。
费劲千辛万苦,余烬不由得仔细打量眼前之物,结果他越看越觉得这东西很像一台电脑主机!
“应该……是错觉吧?”
余烬眉头一挑,但那道浑厚声音随即说道:“造物主选择走至高存在的道路,让至高存在无路可走,确实是一种具有相当可行性的方法。我在濒死之际,也想不到更好的途径,便将毕生所学,打造成了一台中央电脑。”
“……这也行?”余烬嘴角一抽。
“怎么不行?晋升传奇的空想印记,是我用空想能力凭空凝聚的,并未耗用【空想结晶】。”
闻言,余烬突然想起,现实扭曲者的扭曲结晶,通常会用于凝结传奇印记,可安徒生的空想结晶,到现在还完好无损!
他正想称赞大哥你真厉害,便听浑厚声音继续说道:“后来我晋升史诗,发现空想出来的传奇印记,很难进一步蜕变为【空想神格】,便决定另行构建完成的史学体系,以此助力空想印记打破桎梏。可惜,来自造物主的压力太过巨大,我只能采用取巧的办法,用空想大书库加速体系构建。”(上一卷第七十一章)
余烬默默地听着,浑厚声音所说的,他之前在扮演安度因的时候,便听安徒生讲过一次。
“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取巧空想出来的大书库,竟然契合中央电脑的构建思路,这才让我在濒死之际,有机会将之打造成一台初具雏形的中央电脑。”浑厚声音解释了黄铜古书的制作流程,接着对余烬说道。
“本来,你是没有机会进入这里的,但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许多良性评价,其中甚至有安度因的,剩下的优秀标记也证明了你的不凡,值得我向你托付重任。这台中央电脑凝聚了我的毕生所学,有机会的话,请你务必将之送到需要它的地方,倘若能找到我的空想结晶嵌入凹槽,它能发挥的作用还会更强。”
【提示:你接受了特殊事件“来自多年前的临终委托”,将安度因的遗留密藏“???”,送到合适的地点,送给合适的人,即可完成事件,获得标记依据完成效果而定。】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好的!包在我身上!”
余烬毫不犹豫一口应下,心说还能有比正在角逐座次的顶头上司们,更合适的人吗?况且空想结晶的所在,他是唯一一个知情者。
浑厚嗓音旋即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令那本厚重无比的黄铜古书,融入了余烬体内,隐藏为一串特殊代码,就是造物主站到余烬面前,也发现不了半点端倪。
唰!
一道虚拟光门凭空出现。
浑厚嗓音以毫无留恋的语气,向余烬说道:“你还有奖励并未领取,快去吧。那台中央电脑固然宝贵,大书库中的知识海洋同样不凡,正是对于知识的渴求,让我做到了或许是前无古人的事情,希望后来者能受大书库的启发,令世人均可跳出至高存在所设计的剧本角色。”
……
风吹树动,鸟鸣悠悠。
如果没有闲杂人等,大书库所在的那片密林,会非常适于品读书籍。
离开副本大门的余烬,捧着一本书籍低头前行,结果却被一位气质阴森的不速之客,突然拦下。
“狂医,不要急着走啊!”
余烬蓦地抬头,便看到了被黑色斗篷遮蔽身形的魂歌,至于窥破天机和不是道士则不见了踪影,不知道这俩家伙是不是故意躲着自己。
余烬收回视线,不动声色的随口问道:“你要拦我?不要告诉我,是因为被我修理了一顿啊,在里边你打不过我,在外边同样不行。”
“哼!”
斗篷之下,魂歌的冰冷眼眸显现血色:“我认为你公然谋反,损害尊上利益,意图将书库密藏盗出神国,请和我们走一趟吧!”
话音未落,数十道来自总局的数据探员,将余烬团团包围。
而在这时,已经有不少加入地上神国的玩家慕名前来,虽然现在到了饭点,可人数委实不少。众人看到大名鼎鼎的头号玩家,莫名其妙的遭到威逼,纷纷抻着脖子好奇望来。
“无凭无据,你也想拿人?”余烬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魂歌,“你不会不知道,造物……咳,尊上非常看重我吧?”
“正是因为知道,才请你和我们走,否则,你已经死在这里了!”魂歌压抑怒意逼视余烬,手掌缓缓抬起,随时都会示意数据探员,强行抓人。
瞅着眼前的阵势,余烬倒是怡然无惧,他现在的权限可以一下子掌控多位数据探员。再加上手头这本,能够与言出法随配合使用的角色奖励——【空白圣经】,绝对有条件和近神层次的魂歌,真枪真刀的拼上一场。
可惜的是,旁观者太多,地方也不太合适,干掉总局高层没办法向造物主解释。
虚数空间的神性枷锁,意味着他又一次进入了考察阶段,表现太过火,容易提前翻车。
魂歌见余烬流露迟疑之色,方才被痛扁一顿的澎湃怒意,稍稍得到宣泄,想着进了总局审问室,再给余烬一个好看。但是紧接着他就发现余烬微微一笑,心中突然有了不妙预感。
“抱歉,尊上临时召见,没办法和你们去总局喝茶了。有什么事情,我会和尊上说的,实在是不好意思劳烦几位浪费口舌。”
余烬拿出木偶少女的契约石,上面传来了造物主的召见命令,反正安度因创造的中央电脑彻底隐藏,他可不怕与造物主对峙。
魂歌自知计划落空,只得强行按捺怒意,深深地瞪了余烬一眼,立马带领一众探员无奈离去。
但是,行踪太过匆忙的他,没能看到余烬的眼神,突然有了变化。
在游戏时间抵达正午时分的那一刹那,一条久违的秘密指令,出现在余烬面前——
【我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