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nem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御九天討論-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相伴-izw5j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而就在老王和一条斗嘴的时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大海上……
一只恐怖的鬼巅级海妖正在海面上兴风作浪,愤怒的发狂,那是一只足足二三十米长的大乌贼,扬起的八爪宛若鞭子拍在原本平静的海面上。
轰!
海浪翻腾,四周狂风大作,几条不幸在附近的海船瞬间就被那恐怖海浪掀飞到了半空中,上面的人和货物宛若下饺子一般,惨叫着往海中扑簌簌的跌落下去。
这些可怜的家伙们显然只是被波及了而已,海妖的目标并不是他们,它刚才正在海底午睡,可突然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同类的挑衅,对方显然十分强大,和自己似乎不相伯仲,这让海妖乌贼出离的愤怒了。
这附近是它的地盘,它已经在这里盘踞了好几十年了,大海里海妖地盘的规矩有很多,侵入已经划分了地盘的地界,这是赤裸裸的一种挑衅。
这些海妖都是很鸡贼的,如果对方的实力比盘踞者强大很多,那原本的盘踞者会立刻偷摸摸的就溜走,如果对方的实力弱很多,盘踞者也会很谨慎,因为明明比自己弱却还敢侵入进来,那说明对方要么背后有强大的庇护,要么就是故意隐藏了实力,必须先小心观察。
唯独像这种感觉实力相当的,那就是真正的挑战了,毫无疑问,对方想与它一战,争夺这块地盘。
即便只是为了守住自己大海妖的尊严,这也是肯定要应战的,当然,能不打还是最好,所以它一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掀飞起海浪,先声夺人,向对方展现自己的实力,希望对方重新评估彼此实力后知难而退。
可没想到,这样的示威,却引来了要命的后果。
它听到了一阵怪笑声,然后对方用那种轻蔑的语气、古老的海族语言说出了两个字:“垃圾。”
海妖乌贼微微一怔,它这才意识到自己冲出海面后,对方的气息似乎突然间就消失了,它忍不住瞪大眼珠朝头顶上空看去,只见一只恐怖的、长着九颗脑袋的九头龙正盘旋在这海面上空,随即,一股恐怖的龙级威压狠狠的压了下来。
龙级?
海妖乌贼差点被吓破了胆,对方之前显然是隐藏了实力,但是,能准确的估算到它的鬼级等级,并制造出相应的威压假象来引诱……
是九头龙海库拉!这特么是把它当猴耍啊!
身为一只活过了漫长岁月的海妖,它可是经历过九头龙海库拉那个时代的,在那个时代,海库拉在大海中几乎就是无敌的象征!
轰!
九头龙压根儿就不理会它的求饶,从空中猛扑下来,海妖乌贼脸色一变,它的实力惊人,面对龙级的威压,竟然还能勉强挣扎着进行反抗。
只见它猛然喷出一片‘墨汁’,隔绝在它和海库拉之间,与此同时身体往海中飞速逃窜,可还没等它下沉多远,海库拉已然直接穿透了墨汁层,往海中一钻、龙爪一探。
砰!
庞大的体型入海,海面荡起了比刚才更加恐怖的浪潮,而下一秒,脑袋都被直接抓穿的海妖乌贼,已然被海库拉单爪抓着从海里冲了出来。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海库拉有点不爽,对方敢于反抗的勇气值得表扬,但特么的也太弱了,根本就不够自己好好玩儿一下的。
话音刚落,它突然感受到了来自遥远地方的一丝召唤。
是九眼天魂珠,是那个叫王峰的小家伙,这是终于知道天魂珠的作用了吗?
海库拉的几颗脑袋同时龙嘴一咧,似乎是在笑,有点分心,被爪下的乌贼感觉到了,它突然奋力挣扎,鬼级的海妖,就算脑袋被抓穿了也没那么容易死,它还想逃回海里,可下一秒,一颗龙头俯了下来。
轰!
一团炙热的白焰,那鬼级的乌贼,三十米长的身躯瞬间就被烤熟了!
太不经打了!
海库拉的眼神里带着不屑,尝了一口烤熟的乌贼,然后喷火的龙头眼睛一亮。
味蕾的刺激瞬间将那美味告知了所有大脑,然后九头转瞬齐下,咬住那烤熟的八只爪子和脑袋,‘撕拉’一声,这纵横附近海域数十年的大海妖,转眼间已成了腹中餐。
……………
平台上的股勒就那么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雷霆的汇聚点迅速升高,突然间,雷声消散,他知道,王峰肯定是已经进入这登天路的第一转平台了。
登天路……
股勒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合上了张大的嘴巴仰后一倒。
一转登天路,到顶,这是他老师的极限,可竟然被一个虎巅的圣堂弟子完成了。
看着头顶密布的乌云,他忍不住笑了,这场看似不公的挑战赛,这特么的到底是对谁不公呢?真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何止是股勒想不通,半山腰上的人此时也正有点想不通,全都在兴奋的等待着,议论纷纷。
不管是老王战队的另外四个,还是萨库曼圣堂的那四个,他们早都已经返回半山腰上等待很久了,可那两人怎么还没下来?
在半山腰上看不到上面的情况,但听听山上的雷声轰鸣,就该知道两人应该还在继续往上。
“要按时间来说的话,这感觉已经有点超过股勒师兄的极限了……”
“肯定是股勒师兄在尝试挑战第五转雷霆路,龙城行,很多圣堂弟子的进步都很大,股勒师兄回来后也一直在闭关,说不定正在冲击第五转的极限哦,甚至说不定这次还能到顶呢!”
“天呐,难道说咱们萨库曼圣堂也终于要出现一个鬼级高手了吗?!”
那些萨库曼的弟子们在惊讶着、也在欢喜着,能在圣堂毕业前迈入鬼级,这在整个圣堂历史上都是小概率的事件,当世之中,更是只有‘插班生’黑兀凯摸到了这一门槛,但也只是摸到门槛而已,短时间内爆发拥有鬼级战力,却还并没有真正突破,那就已经被誉为圣堂五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与隆飞雪享誉天下,可如果股勒能登上第五转的雷霆崖,能突破鬼级……
白衣紫電 東方玉
别说那些普通弟子了,就连雷克米勒都忍不住暗暗有些激动,倘若股勒真能突破,那别说这区区舆论,连维斯族在刀锋议会的地位都必然会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和提升。
“脑子呢?”温妮不屑,哪会给这帮自说自话的人好脸色:“你们都说这早就超过那个股勒的极限了,这肯定不是他啊!”
“难道还能是王峰?”雷克米勒微笑,他很讨厌温妮这种二代作风,没大没小的,一点规矩都不懂,偏偏自己还不能冲她发火,维斯一族在议会虽然有地位,但那地位可比不上李家,何况他只是个维斯族的小角色。
“废话,这还用问?肯定是我们家老王啊!”温妮白了他一眼,说这话可绝对不是为了的帮自家人撑场子,而是因为近距离的接触、真正的了解……
昏婚欲睡 步從容
和乌迪坷拉对王峰那种被忽悠的盲目信任不同,她是老王最亲近的人之一,怎么说也是李家出来的,怎么说也一起呆了半年时间……温妮显然是这个世界所有人中第一个‘发现’老王有问题的人,虽然老王的很多骚操作和秘密她也不是很看得懂,但是能让李家的混世魔王都服服帖帖的,你还真当是老王身上有王八之气呢?
王峰,绝对是李温妮见过的最牛逼的年轻人,当然,自身如此牛逼,说话还如此低调,这就是和温妮合上拍的惊喜了。
梦旅程
我的時空穿梭幻想 暗夜03
“不信咱俩打个赌?”温妮信心百倍的说,老王说他行,那就一定行:“输的切***,敢不敢!”
“呵呵,还是一起祝他好运吧。”雷克米勒微微一笑,并没有应承,他怎么可能以大欺小去和一个小辈打什么赌,何况还是这么幼稚无礼的……等等,这赌注怎么听起来总感觉有点别扭呢?
…………
老王一路攀登,第一转的平台上得其实并没有股勒想象中那么轻松,毕竟乌云里的情况,股勒是看不清楚的,只能凭借主观臆断。
一条现在还是精神饱满的状态,但老王却是已经开始喘气了,雷压的威能太强,让他分心不少,何况刚才他尝试想去雷云中抓取机缘,但却一直都没能感受到具体的东西。
他听雷龙说过,机缘孕育在雷云中,是由雷霆所化,雷珠其实是所有机缘中最常见的,但不一定非要在这高峰中,运气好的话,就算是下面五转雷霆路的雷云里,也是有可能孕育出雷珠的,当然,那种孕育速度就很慢了,或许千百年才会侥幸孕育出一颗来。但在这登天路上,由于雷霆力量层次都与下面不同,孕育出雷珠就成了相对比较常见的事儿,运气好的话三五年就能孕育出一颗,也或许需要一二十年。
能来走这第一转通天路的高手虽然稀罕,但并不是没有,因此萨库曼圣堂和维斯族每隔五年都会固定让高手来走一次、探索一次,就算孕育出了雷珠,也是直接就取走了,上次雷龙是运气好,在他登山的两年前,维斯族才刚在第一转登天路上收取过一颗雷珠,料来不会出新货,否则怎么可能舍得答应雷龙来走一趟?谁知道两年时间居然真的又出了另一颗,那就是雷龙的运气了。
王峰刚才就细细探索过,虫神种的感知肯定不可能有什么遗漏,这第一转登天路中并没有雷珠,看来还得继续往上走……
老王深吸口气,看了看第二转中那狂暴得直接就已经宛若雷海般的区域,那已经不是乌云了,而是整片空间都雷霆遍布!比起刚才走的第一转,强了怕不知有多少倍。
一条应该扛得住,但自己估计有点悬,就算一条帮自己削弱了九成,天魂珠再帮自己镇压九成,但剩下那点威力也要喊老王吃不消啊……
试试!
老王稍作休整,消化了刚才吞噬的力量,此时力量慢慢,抬手就是十几个驱魔术!
特鲁索的雷电抗性、马卡卡的探索吞噬、卡丁的巫术绝缘、海格维斯的雷劫指南……
各种老王能想到的、与雷抗有关的BUFF,王峰一口气就直接往身上套了十几个;然后就是咒阵,什么天雷五行决绝阵、六芒雷磁极阵……管他是不是同阶才有用,先上一堆再说!
里三十层、外三十层,老王把自己直接就裹成了一个厚厚的光芒粽子,看起来跟个唱戏的似的居然浑身七彩发光!
做好准备,老王打了个响指,咒阵和驱魔术都是有时效的,事不宜迟:“冲!”
这里没有乌云密布,在那恐怖的闪耀雷海中,四周都是光亮无比,电流沿着那羊肠小道不断的攀爬,在地上蔓延滋生,有老王腰粗的闪电,时不时的在空中拉出数十米长的圆弧,劈啪作响。
一条看起来明显不如之前第一转时那么轻松了,它还在不停的吞噬,可越往上,四周的雷霆威能越大,一条也变成了小心翼翼,只被动吸收消化,不敢再去主动吞噬雷霆。
一条都这样,就更别说老王了,才刚踏足上去时,就感觉全身猛然一麻,直接抖了个高潮般的哆嗦,他咬牙挺住。
这一转只有一百梯,由于四周光亮,一眼就能看到顶,可老王的目标却并不是登顶。
又不是来历练来,他是来找雷珠的,一边往上的同时,他的虫眼也是一直开着,在观察和感应着空间中一切雷霆的细节。
二十梯、三十梯……五十梯,这截登天路眨眼已走了一半。
在那里!
老王的金眼中突然金光一闪,脸上一喜。
我擦,这第二转和第一转就是不一样哈!毕竟能走第一转的雷巫有那么几个,但能走第二转的,还真没几个,没人能走,自然就没人来取,这一截登天路上的雷珠怕是都不知在这里已经凝聚了多久了。
“一条!”老王喊了一声。
一条早已准备多时,吞噬的雷霆并没有全部消化,而是留下相当一部分来作这最后一击。
只见它突然张大了嘴巴,然后嘴里一道黑色的光芒突然冲天而起。
黑洞炮!
轰!
粗大的黑芒瞬间击穿了这片空间,只见在那大片的雷光中,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居然裂了开来,有大量的雷霆被吸进去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老王咧嘴开笑,果然和魂界出世的宝物一样,孕育在异空间中,要等时机完全成熟后才会真正的显露出来。
这也就亏得是自己有一条,要是换了别人来,那还真没几个既擅长撕裂空间、又能清晰的感应到雷珠存在的。
虚空洞口的开启时间并不会太长,老王倒是早有准备,此时手掌虚空一抓,强悍的魂力瞬间凝聚出了一只枯骨般的大手伸入那片被破裂开的空间中:虚空鬼手!
老王抓啊抓,手里似乎是抓到了什么东西,他一把拽了出来。
东西到了手里,老王一看……成了!
雷霆珠,而且居然还是一把三颗!这还真是狗屎一样的运气。
老王大喜,旁边的一条更是兴奋得眼睛都快瞪直了,雷霆珠孕育自雷霆中,含有最精纯浓厚的雷霆力量,而且……
只见三颗雷霆珠出世后,居然直接就形成了一个防护罩,将老王笼罩其中,虽然不足以完全抵御掉这四周的雷霆‘轰炸’,但却已是将威力削弱了起码九成,即便不靠一条,自己都已经能抗住。
雷珠到手,而且一发就是三颗,已经没必要继续往上了。
王峰直接扔了一颗到一条的口中,一条原本惊喜的小眼神瞬间就变得深邃起来,一言不发的盯着王峰手里的两颗。
“你一颗我一颗,”老王一看就知道这货的想法,笑着说道:“剩下这颗是给蓝皮秃子的!”
……………
股勒一直在等,不知怎么的,居然感觉有点担心……王峰太自信了,怪招虽然厉害,但通过第一转也就罢了,竟然没下来,显然还在继续往上走,那可就已经是当世顶尖雷巫才能踏足的领域,王峰就算再怎么厉害……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瞧见第一转登天路上雷光大盛,那个被闪电汇聚的中心点此时正在不断的往下走来。
人间地狱
下来了!
股勒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笑意,面对一个敢踏足他师父那种领域的人,争胜负的心思早都已经平息了,也没有任何的失落,他只是在见证一个奇迹。
王峰既然敢进去,那就肯定有出来的把握,这点他从未怀疑,何况那乌云中的雷光一直未绝,轰隆声震鸣,这一切都……嗯?
看到优哉游哉走出来的王峰,手里好像拿着一个什么东西,股勒的眸子突然微微一缩。
雷珠!
竟然,真的得到了?
股勒的脸色从一开始的微笑转为了呆滞,再从呆滞转为了震撼,最后张大了嘴巴。
坦白说,即便是股勒也没有亲身经历的雷龙对这里更了解,没有走登天路的实力,老师也不会和他讲这上面的事儿,所以在他的印象里、在维斯族的众口相传里,这玩意儿属于只有大机缘的人才能得到,他闯过雷霆之路无数次都没有碰上过,可王峰竟然第一次就得到了……
“运气不错。”王峰笑了笑,居然顺手就给股勒扔了一颗过去:“怎么样,服不服?”
股勒一怔,真的给?
坦白说,雷珠这东西平均下来大概要七八年左右才会出一颗,而作为独一无二的天赐之物,刀锋联盟的高层偶尔会来要一颗,一些撇不开人情的大佬会来买一颗,所以如今整个维斯族的手里也不过只有七八颗储备而已,而股勒知道的就更少了,他只知道老师手里有一颗,族长手里有一颗,还有就是大祭司等聊聊数人,连十年前就已经比肩卡丽妲、踏足鬼级的那个维斯天才,如今还不到四十岁的阿古勒都还没有呢。
如此珍贵的东西,之前王峰说要和他打赌,他也认为不过只是玩笑话而已,这东西可是价值不菲,就算王峰真的走运得到了,也不可能真的为了一个赌注就送给他,可没想到……
此时慌忙接住,这还是他第一次亲手触摸,感受到这颗紫色珠子中那纯粹的雷霆力量,毫无疑问,有了这个,他感觉自己如果愿意的话,甚至可以进阶鬼级了。
股勒依依不舍的抚摸了半天,最后还是咬了咬牙,把雷珠还给王峰:“我输得心服口服,但这东西……”
王峰眼睛一瞪:“咋了?看不起谁呢,说了给你就是给你的。”
“王峰,你知道这雷珠有多珍贵吗?”股勒觉得王峰大概是不太清楚这东西的价值。
重生之第一宠婚
—————
“还能比我的话更珍贵?”王峰哈哈大笑着说道:“别婆婆妈妈了,真男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要再推辞,那就是看不起老子!”
股勒一怔,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这是逼我一定去玫瑰了?”
王峰一乐,干脆勾搭上了股勒的肩膀:“哥们,咱们有缘啊,相信我,新的时代要来了,而且就你这个性,去了玫瑰保管比你在这里呆着舒服一万倍,瞧瞧你那个副队长,啧啧啧,你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呐……”
“我是叶盾一伙的。”
“哈哈,叶盾跟你不是一路人!我看人还是很准的,你只是不想争罢了,而且一路上多次提醒我们,我欣赏你!还有,你也不用担心借口,反正你是和我在打赌,雷珠就是证据,谁还敢逼你放弃人格食言不成?”
股勒哭笑不得,王峰却是趁热打铁,一阵呱啦呱啦,就老王这口才,没道理都能分析出三分道理,搁这种有道理的时候,那是死人都能说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