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d0g好看的都市异能 宿主笔趣-第五百六七節 心機女讀書-9wdv6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两国结盟这种事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必须考虑并衡量双方实力,才能在彼此需要得到支持和帮助的前提下成为盟友。其中一方太强或太弱都会导致结盟出现变数,尤其是在分配利益的时候,也就谈不上所谓的公平。
正因为如此,国王拉赫曼一直在催促后宫管教女官加快对希达的调养速度。无奈之下,女官只能大幅度压缩教学内容,拣取重要部分对希达进行灌输。
学识很重要。虽然北方巨人与上主之国语言不通,可身为王妃,怎么可能不识字?
必须学会唱歌,以悦耳动听的歌喉打动巨人皇帝,否则你永远不可能得到恩宠。
必须学会跳舞,而且舞姿必须优美,具有强烈的诱惑力,否则你在巨人皇帝的后宫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你必须学会审时度势,必须学会在“适当的时候”使用身为王妃的特权。这是一个复杂微妙的过程,我可以教给你理论和基础常识,可具体怎么用只能由你自行判断。
希达曾经是个老实孩子,老实巴交的那种。
父亲和弟弟们的虐待让她对这个社会产生了憎恶,母亲的懦弱令她失望。希达感谢国王给了自己新生,也由此能仰着头,以前所未有的傲慢从家人面前走过,看着他们跪在地上向自己叩头……这感觉很奇妙,希达有生以来第一次触碰到权力,也明白了管教女官所说的“贱民”具体所指。
父亲、母亲、弟弟都是贱民,曾经生活的那个小村庄里所有人都是贱民。
根本就没有什么王都战乱,王太后情急托孤。那都是编出来骗人的谎话,当然也可以是一个美妙动听的故事。王室血脉之类的事情就不用想了,希达知道自己与真正的王子和公主之间不是亲戚,而是被国王选中送给北方巨人皇帝的一份礼物。
希达并不觉得屈辱,反倒有些暗暗的窃喜。她认为凭借自己的能力与相貌,很容易得到巨人皇帝的喜欢。只要得到了那个男人的欢心,就能得到掌控世界的权力。
以北方一国之力,竟然同时对莱茵、金雀花、撒克逊、维京和教廷宣战……从管教女官那里了解到的越多,希达就越感到震惊,进而对即将到来的婚礼期盼不已。
“记住,尊贵的身份需要两种东西作为衬托。首先是冷酷,其次是仁慈。”这是管教女官的训诫。
—————
在她的安排下,希达下令砍掉了贴身侍女的左手。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希达公主丢了一件首饰,所有证据都表明是贴身侍女干的。无论那个可怜女人再怎么哀求,哪怕是跪在地上把头破磕破了,向伟大的神灵赌咒发誓,自己不是一个贼……希达仍然下令武士行刑。
两天后,正在养伤的侍女被带到希达面前。这一次,公主希达当着很多人的面温言宽慰着侍女————偷首饰的贼抓到了,是一个很少在宫中露面的仆从。他喝醉了,拿出首饰向别人炫耀,被抓了个正着。
希达拿出一大笔钱送给侍女,请她原谅。话说得很诚恳,她脸上全是痛悔的神情,承诺将永远负责断手侍女今后的生活,并将她的薪酬待遇提高了两倍。
重啟世界
极世萌凤 云上舞
这是一场完美的表演,希达收到了想要的效果:断手侍女内心的怨恨彻底消除,她将自己遭受的一切归结于命运戏弄,恨恨唾骂着那个窃取首饰让自己遭遇无妄之灾的侍从,进而感谢公主殿下的各种补偿。
侍女毕竟是个穷人。金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包括侮辱、蹂躏、欺侮、残害之后的所有补偿。哪怕是双倍、三倍、十倍……其中的道理说穿了不难理解,在穷人眼里,一个第纳尔就是全世界。在富人眼里,一百个第纳尔只是摆着豪华宴席餐桌上的一道菜。
共同见证这件事的还有其他几位侍女和侍从。他们不明就里,却认为希达公主具有诚实的品行,而且她是一位真正的贵族,有着不推卸责任,主动承担并进行弥补的高贵品质。
“看到了吗,这就是权力,还有身为贵族的好处。你砍掉了她的一只手,她却没有对你产生怨恨,而是对你感恩戴德,甚至因为所谓的“补偿”对你发誓效忠。反过来看,你在整件事情里付出了什么?不过一点钱罢了。她在王宫里工作一个月的薪酬是五个第纳尔,双倍补偿就是十个,一年下来不过是一百二十个……呵呵,一百二十个第纳尔就能合理合法买到一个人的手,。可如果你把这件事倒过来看:你直接告诉她,每年给你一百二十个第纳尔,把你的左手砍下来给我,你觉得有谁会愿意接受这种条件?”
所以他们是贱民!
所以他们永远被压在社会最底层!
叫魂儿
希达整个思维逻辑由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如发疯般吸收着知识,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更多。管教女官对她的变化和教学进度很满意,虽然时间不够,可是在国王拉赫曼的要求期限内,希达的表现至少像个贵族,也符合王室旁支的公主身份。
咆哮城的一切都让希达感到惊奇。她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也很清楚自己在龙帝国具体能掌控权力的多寡,取决于正在南方作战的年轻皇帝。
在这之前,希达觉得有必要在后宫竖立自己的威严,建立专属于自己的权力集团。
这应该没什么难度,毕竟上主之国与龙帝国是盟友,自己又是唯一的“公主”。希达从不担心自己独特的身份优势被别人取代————个头超高的白人女性本来就凤毛麟角,国王拉赫曼为了这次结盟煞费苦心,同时送出了一大笔嫁妆。如果无法达到目的,就不可能再有第二位“公主”。
同样的冷酷与仁慈,希达想要在咆哮城再次上演。她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充满了信心,自认为不会有丝毫破绽。事实上,那个走在路上的巨人平民无论怎样做,都会被当时的希达认定“冲撞车驾”。她想要的就是当众对那个贱民实施惩罚,让所有人看到,并见证。
明天或者后天,希达会再次带着卫队出宫,找到那个被惩罚的贱民,当众向他赔礼道歉。理由不外乎是:我仔细思考,认为不该那样做巴拉巴拉,然后道歉巴拉巴拉,拿出一笔钱作为补偿。
同样会有很多人现场见证。
希达来到咆哮城后就没有闲着,她打探到很多关于天浩的事情。这位年轻的巨人皇帝民望极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与神灵并排。只要他一道命令,几乎所有的北方巨人都会心甘情愿为其赴死,不会有一句怨言。
由此,“皇帝宠妃”这个身份就显得尤其重要。希达确定,只要按预定步骤实施计划,自己就能得到来自民间的首次称赞,甚至可能演变成拥戴。
希达从一开始就把阿依视作最大的对手。
只有成为皇后,才能真正掌控龙帝国的后宫。
我必须取代她坐上那个位置。
阿依皱起眉头注视着希达:“谁让你这样做的?”
不等希达回话,阿依继续问:“谁给了你这样做的权力?”
两个问题让希达猝不及防,她一时间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第一个问题让她有些恐惧,觉得阿依可能是看穿了自己内心所想。第二个问题措辞没有之前那么强烈,可无论概念还是问法对希达来说都很陌生,她很想说“我是王妃”,可仔细一想又感觉有点答非所问。
“这里是咆哮城,不是麦维堡。”阿依盯着她那张茫然的脸,淡淡地说:“陛下治理国政,靠的是法律和规矩。你应该多花点时间好好读读《龙之法典》,还有我们的《宪典》。每一条法律,每一条规定,都是陛下和大臣们花费了大量时间逐字逐句讨论形成。其中有以前的部族惯例,也有新旧法规的组合。”
“你以为在大街上当场打人是一件小事吗?冲撞车驾?这触犯了哪一条法规?城内交通有警察负责,来往行人与车辆各有各的道。我问过下面的人,他们告诉我,当时是你在操控马车,旁边的御手看到警察竖起红旗,告诉你不能通行,你却不管不顾硬要往前走,于是被那个人撞上了,幸好御手在旁边及时拉住缰绳,否则那个人有可能被你的马当场踩死。”
电控红绿灯目前正处于实验阶段,龙族各大城市已经使用定时更换红旗和绿旗作为交通信号指示的做法,具体规则与文明时代差不多。
对不起,爱上你 柠檬羽嫣
看着神情严肃的阿依,希达暗自咬了一下嘴唇。她不认为这事有多么严重,应该是皇后感觉自己对她构成了威胁,想要给自己一个教训……管教女官以前就说过:要时刻小心巨人皇后,她才是你真正的敌人。
希达是个聪明人,她想要以自己的方式来化解这场争斗。于是站起来,走到阿依的座位台阶下站定,鞠躬行了一礼,认真地说:“我这就去向那个人赔礼道歉。”
她说的是英语,而不是如之前那样使用简单的,同时夹杂部分单词的“半龙语”。之所以这样做,是希达表示内心怒意的一种方式。
将恶少养成忠犬
得益于天浩的传授,阿依的英文水平很高。她目光平静:“除了赔礼道歉,你还必须去咆哮城交警大队接受处理。”
希达睁大了双眼。
她当然明白所谓“处理”是怎么回事。那意味着缴纳罚金,情况严重的时候甚至还要拘留。
家有小虎妻 飘草琉馨
扶桑之伤
希达做梦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根本没有按照预想的方向发展,也没有所谓的“冷酷与仁慈”。
穿越之心若涟漪
“这是我们的法律。”阿依语调沉稳,虽然她不知道希达暗里地正在策划的那些事,但直觉告诉她:必须以法律对这个来自上主之国的女人进行监管。
“可我是王妃!我是皇帝陛下的妃子啊!”希达尖声叫了起来。这一刻她完全没有风度,也谈不上什么教养。她本来就不擅长这些,只是在管教女官的强行灌输下享受到操控权力的妙处,一旦被权位更高的阿依压制并在法律层面上加以剥夺,希达觉得浑身上下所有衣服都被扒光,又回到了从前那种可怕的赤贫,随时可能遭受侮辱的状态。
“你说错了。”阿依的声音依旧严肃,甚至有些刻板:“按照帝国法律,只有接受过册封典礼的女人才能成为王妃。那需要得到陛下的认可,以及宫廷监管官员开具的相关典册。虽然你是上主之国的公主,但只要一天没有接受册封,你就只是一个普通人。”
希达浑身都在颤抖,她用怨毒的双眼盯着阿依。
后者不喜欢被这样盯着,可是考虑到上主之国与帝国之间的盟友关系,阿依想了想,认真地说:“给你一个忠告:好好读读帝国法律。如果再出现类似的情况,陛下会亲自把你送进监狱。”
天浩对王室的监管力度很深,他一再重申:绝不容许任何形式的王室腐败。
因为这是毁灭帝国的源头。
……
金雀花王国,首都,墨卡多城。
卡洛斯十二世在密室里接见了莫尼奥子爵。
今年四十二岁的卡洛斯年富力强,在南方诸王当中颇有贤名。他没有太过强烈的掌控欲,与大臣之间有着很好的合作关系,更重要的是懂得放权,不会在陌生领域指手画脚。套用卡洛斯常说的一句话:“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看着跪在面前的子爵,卡洛斯一直紧皱眉头。
当过俘虏的人,无论怎么看都不会讨人喜欢。虽然卡洛斯已经从溃败回来的官兵那里了解过详细战况,也知道战争失败不能把所有责任归咎为到艾尔肯侯爵与莫尼奥子爵身上。
可他仍然很难改变对这位被俘,继续被巨人释放归来的子爵看法。
就这样让他跪着吧,暂时用不着起来。
“北方巨人的目的是什么?”卡洛斯直截了当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