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lgql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 起點-第七百一十章 講故事相伴-8e1pm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
最终,赤焰在一处木屋又找到了闭目养神的五长老。
“来了。”
“五长老,刚才所说,是否?”
“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
“放心,确有其事,不过其中有另外一些曲折。”
赤焰心中一凛,接话道:“他会死?”
“不会死,不过,至尊复活后,他肯定会死!”
“至尊想杀他?为什么?”
五长老张开双眼,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和他的交情不浅,这可不是好事,我可一直很看好你……”
遭遇星外文明
“五长老!”
“好,我就和你说说,先问你,你知不知道为何至尊会在寿元将近之时,会把全部实力灌注李一然之身。”
“……”
“看来你已经有了答案,没错,就因为他是天外之人!”
“五长老你?”
“我怎么知道的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这个李一然还是有些奇异的,本来天外之人都不可能在天神大陆久留,他能逗留五年之久更是让我和,嗯或许这就是至尊选他的原因,天意不允许有威胁到他的存在,至尊把实力灌注给李一然这个天外之人,估计是因为天意管不到他的缘故。”
“至尊怕李一然威胁到……”
“慎言!至尊实力不是你能置喙的!……,不过,他的威胁还是有的,所以,你会怎么做?”
“我不知道。”
“这个看你自己了,但是必须记住一点,他是外族!”
赤焰沉默下来。
也许是觉得气氛不对,五长老主动转移话题道:“今天,你看出什么没有,我把老六他们几个同时叫过来?”
赤焰有些心乱如麻,理不清头绪,于是说道:“请五长老明示!”
“我故意将蕴魂珠的消息提前告诉他们,你明白用意吗?”
“……,五长老是对他们还不放心?可是大长老他……”
“大长老是大长老,我是我,这次算是给他们的最后考验,要是有不轨之徒想趁机暗中捣乱的话,到时我会让你出手。”
“我的实力恐怕不够。”
腹黑大神賴上偽小白 淺陽
剧组异实录
“自谦了,要不是你资历实在欠缺,功劳也不能昭示,长老之位必有你一份,至于圣城之光的名号就施舍给花落雨那小子吧。”
“五长老,我,我……”
“不用多说,正好你来了,和我去见三长老。”
盛宠清纯甜妻
… …
与此同时,李一然和老金刚吃到一半,就有一个不速之客到来。
“哈哈,花落雨,你这身可够喜庆的啊,准备和谁成亲吗,来坐坐。”
“成亲还早,嗯,你的好兄弟赤焰没在这?”
“不在,你找他吗,要不要我……”
“不找他,找你!”
“是嘛,”李一然用毛巾擦了擦嘴,问道,“找我什么事?”
“帝一,你是不是认识!”
“呃,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我去,你开始被缠住,不会就是帝一吧?!”
“你倒是聪明,没错,圣城叛逆伙同帝一,实在有些奇怪,听说你和他打过很多次交道,所以过来问问。”
“问什么?”
“他的实力,手下多少,据点在哪之类。”
李一然为难道:“问这么多啊,其实我和他不熟的,都没见过几面……”
“条件任提!”
“哈哈,爽快,那个,你先亲我这兄弟一口……”
“噗咳咳,老大!不带你这样的,哎,你还真来啊!”
李一然也是一惊,按住起身准备亲老金的花落雨,竖起大拇指道:“你厉害,我服我服,话说,你们脸皮都这么厚的吗,哎,别动啊你,这么激动不会看上老金了吧。”
“艹!老大!”
碧落赤血
花落雨重新坐回座位,轻笑道:“呵呵,亲一下又不会掉块肉,条件当你说了,可别想耍赖。”
“不耍赖,嗯想知道什么?”
“随便,你说我听。”
“行,咳咳,先说他的来历,为避免太无聊,我会以讲故事的方式……”
“确定是真实发生的?”
“废话,我从来不讲假故事不做任何添油加醋的,艹!老金,你笑个屁!要不你来!”
老金赶快扒拉着碗里的白饭,含糊道:“老大,你讲你讲。”
“咳咳,大家先坐好先安静,那个谁,吃饭的声音小点,别打断我这个专业说书人的情绪……”
老金抬杠道:“专业说书人情绪不会被任何东西打扰,你要是被打扰了,就说明你不专业,哎专业说书人只动嘴不动手的。”
很快,李一然和老金两个绕着饭桌追打叫喊起来。
花落雨好像已经适应了李一然他们的风格,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着。
乱世节 香笼
没绕几圈,李一然就累了,坐了下来,看向花落雨,笑道:“你不赶时间吧?”
“不赶,没事,你们可以跑一整晚的,我耐心足够。”
“免了,等我先喝口水,……,嗯,入正题,时间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主人公,帝一,呃,你想问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是多久?”
“几百年差不多吧。”
“哦!”花落雨眉毛一挑,说道,“他能活这么久?是人类之躯还是妖族?”
“现在不好说,不过,最开始,他是人类无疑的,……,接着讲,当时我们的主人公还不叫帝一,应该叫其他名,不过时间太久,一切都不可考,我们就用小金子代替他吧……”
“艹!老大,这你都能扯上我?!”
“废话,这叫代入感,懂什么你,嗯,不准插话,我接着说,当时我们的主人公,小金子,还是个无名小卒,父母早亡,不过有个妹妹相依为命……”
花落雨眼睛一眯,沉声说道:“这是拿我做代入感?!”
“不是,你这家伙太敏感了,他是真有个妹妹,考察得知,有妹妹很奇怪吗?”
“不奇怪,你接着说。”
“好,当时小金子和妹妹相依为命,靠着父母留下的几间破屋,勉强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每天,小金子去给有钱人家做些短工,而他的妹妹小雨,别惊讶,这个是把你带入进去,变成女的,你不介意吧?”
“介意,我可以打你吗?”
“呃!”
一旁的老金捂嘴偷笑起来。
李一然大手一挥,说道:“肯定不能打我啊,我可是专业说书人,还想不想听真实故事了你们!”
“说吧。”
“嗯,刚讲到哪了?……,对,小金子做短工,小雨呢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补贴家用,帮大户人家洗衣服啦,替酒馆饭馆洗盘子之类,算是安定度日,一直到小金子十六岁,小雨十四岁,发生了改变他们俩一生的重大变故,这变故到底是什么呢!不要走开,请听下回分解!”
眼见李一然起身,花落雨阻拦道:“你这是去哪?”
“上茅房,真的,等下哈,老金,你去不去?”
“去啊,同去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