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i2g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633 時來天地皆同力(加更求訂閱、月票)閲讀-4ipy8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这批人马是你派的?”时间倒回十分钟前,王安淇穿着制服,站在行动副处长办公室:“竟然敢当街抢劫警队车队!”
异界之机关大师
只见他表情严肃,抓着电话,大声向电话质问。
“NO,sir。”温莎总裁拿着电话答道:“这批人来源不明,有可能是纯粹的黑帮份子,也有可能是其他势力….但绝对不是我们派的兵马。”
“呼呼…”王安淇深呼口气,接着讲道:“那你的人呢?”
“准备好了。”
“还没出发。”温莎总裁答道。
“马上让他们出发!”王安淇命令道。
“王sir,现在派人形势不一定……”温莎总裁欲要打断,王安淇却蛮横道:“不行!必须马上派人!”
變成情人的方法 花見
“今天把事情搞的越大越好,每项都是打压庄世楷的证据,抢到货物后,再把货物找机会交给我。”
“明白吗?”王安淇大声喝道。
虽然,王安淇也明白现在形势不明朗,贸然派人马出场有危险,但是对于他个人而言,是最合适派人上场的时机。
因为他从未亲自下过场,场面搞的越大,越能问责庄世楷,事后窃取胜利果实,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yes,sir!”汇丰总裁无奈应命,最终挂掉电话,派出猛人“啪哥”。
虽然,啪哥的人员没有预谋劫车,甚至不知运货事宜。
但是他们租住的地方便在附近,开车仅需几分钟,而且劫匪和警察开车不同,不用照顾市民财产安全,一路开着车横冲直撞,或者跑到最近处劫车完全都没OK。
另外,由于天色变换,风球登陆,再加上街道枪战,警方预警。
现在公路上车辆已变少,行人更少,有条件展开车辆配合。
包括警方势力、各警署冲锋队、以及机动部队、纷纷都已驾车赶往现场。
“希望成功吧!”汇丰总裁叹出口气。站在王安淇的立场上,选择现场动手不算是错,只能说“急躁”一些。
毕竟“啪哥”这伙人没有提前谋划,只能抢完车开到海边,再派船去接应他们。
“货”则找地方抛下,风暴过去再“取”,或者让王安淇“查”。
办法总是有的,只是没那么完美。而汇丰总裁等人的风险,无疑会大很多!
“嗙!”
“嗙!”这时公路上“啪哥”带着枪手们纷纷下车,依靠车辆当作遮挡,继续对“曹楠”团伙开枪。
“哒哒哒。”
“哒哒哒。”双方短兵相接、子弹飞射、场面惊险刺激。
虽然“啪哥”依靠出其不意的攻势,直接把“曹楠”本人打成筛子,而且清空曹楠三分之二的人马。
但是三分之一剩下的人还携带武器,旋即与啪哥的人马展开攻势。
“又出现一伙匪徒?”庄世楷站在办公室里,望着监控屏幕上的交战画面,侧头看向落地窗。
漢末風雲之大夏帝國 雪戀1988
“啪啪啪!”一颗颗豆大的雨珠打在玻璃窗户,轰的一声,一道雷电划破天空。
他拿着电话正和飞虎队通讯。
此刻,脸上露出笑容,心中更增添把握!
—————
因为一旦下雨街道上的行人将变少!飞虎队市区交火!空中投射火力!也不用担心大规模误伤市民!
这是一种天气带来影响!让庄世楷颇有“时来天地皆同力”的感觉!
異界道尊
果然、和历史大势、滚滚洪流对抗没有好下场。
“给你五个名额的意外事故!即刻开火!”想要干点大事,必须要狠的下心,五个“意外故事”的名额,便是五条无辜者的生命。
不过临危时刻、不能妇人之仁、庄世楷扛得住!
“yes,sir!”飞虎队,直升机,周星星表情肃穆,大声应道:“我保证!不会有一个无辜者受到伤害!”
周星星放下耳麦,切换频道,回头朝队员们喊道:“下降至三十米、准备开舱、杀敌!”
“是!长官!”四架直升机上的二十四名队员齐声应命。
“哒哒哒。”直升机驾驶员们收到命令,立即操纵飞机,缓缓下降高度。
他们分成四角阵型,把交战双方的两伙匪徒,全部夹击在中间。
“直升机下来了?”啪哥等人听见声音抬起头,豁然回首,这才发现街道四周的市民们消失不见,自己等人赖以支撑的环境没了。
而他们又陷入交战状态、给警方精准抓住机会。
“下雨了!”陆明华、王安淇两人站在两处办公室里……
他们同时侧头望向窗外,脸上都阴晴不定,表情难看。
“噗噗噗!”
“哒哒哒!”这时“啪哥”口中高喊着“打飞机”,举起枪口对准高空,试图向直升机抛射,而两伙匪徒节奏一致,有人举高枪口瞄飞机,有人继续朝对方开枪,导致路面一阵混乱,不少人率先中枪倒地,而飞虎队还没开枪呢!
“锵!锵!锵!”飞虎队却步调一致,整齐划一的拉开舱门,探出一名名持枪警员,把枪口对准下方街道、车辆。
“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十二位飞虎队端枪瞄准,哆嗦着枪口,扣下扳机,疯狂倾泻火力。
“叮叮叮!”下方街道的车辆人员马上给打成筛子,一个接一个的倒地,几辆轿车甚至给打出黑烟。
“换人!”周星星一声令下,十二名倾泻完火力,打完子弹的队员们迅速撤回。
武林高手在都市 茶语
哗啦,另十二名准备完毕,蓄势待发的警员立即跟上。
他们继续朝地面倾泻着火力,把一些躲在掩体、或者生命力顽强的悍匪击毙。
咔嚓咔嚓,直升机里响起更换弹匣的声音,直到三波火力倾泻完毕,现场再无一人站得起身,飞虎队才结束火力投射,周星星才下令道:“实施降落!”
“yes,sir!”四名飞行员齐声应命,直升机便选择开阔路面,哒哒哒,缓缓降落在地。
这时地面中心的交火地带已经是一片废墟,而飞虎队员们还是保持着作战节奏,持枪下场控制情形。
远方传来警笛声。
看来地面警力快到了。
周星星确认过货车里的“白粉”,端着枪,转身踩在一个人脸上:“呵呵,想死?没这么容易!”
“呃呃…”啪哥捂住断掉的手臂,哼哼唧唧,痛到说不出话。
爱情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地面摆着掉血肉模糊,粗壮有纹身的手臂,豁口处一看就是给巨力撕开——大口径的狙击步枪!
渣王作妃
“喂,庄sir。搞定了!”周星星切换频道,捏着耳麦:“还给您留下一个活口!”
他站在废墟中讲道。
庄世楷表情一喜:“干的漂亮!”
“有没有无辜市民受伤?”他又问道。
周星星左右看看,最后答道:“打死一条流浪狗用不用名额?”
長歌盡歇—殤
庄世楷脸色一沉:“下次想吃狗肉火锅直说。”
“不用趁着行动打野味!”
“嘿嘿。”周星星摸摸鼻子,晒笑道:“是!长官!”
“嘀嗒。”庄世楷伸出手指、摁掉按钮,暂时切断和前线通讯。
前线现场、伤员、自然会有前线警员处理。
现在事件远没结束。
他要去处理更重要的事情。
那些有关伤员的处置、现场的报告…纷纷都可以容后清理。
“向荣!总署封锁好没?”只见庄世楷摘下衣架挂起的西装,伸手套进袖子里,抖抖衣领,挺胸抬头,双手扣着纽扣。
“大门小门,安全通道,全部已封锁。”曾向荣穿着白色制服,表情严肃。
“带上人、带上枪、我们去找王sir聊聊。”庄世楷扣上最后枚西装纽扣,面带微笑,越过曾向荣身边,拍拍他肩膀,大步向前走去。
“人马早就准备好了。”曾向荣心中暗暗念道。
庄sir拉开办公室玻璃门,走廊两边便站着二十余名调查科人员,全部都是穿着西装,带着武器,精挑细选出的精锐。
青梅甜甜噠:竹馬哥哥寵上癮
“庄sir!”两排人马轻轻鞠躬,庄世楷则微微点头,脚步快捷,继续向前行去。
随后,曾向荣穿过走廊跟上庄sir步伐,带着调查科人马紧紧跟好。
画面一转。
副处长办公室。
“订张机票。”
“台风?晚上俄罗斯那班还有飞!你不会定他们的吗!”王安淇拿着电话大声咆哮。
嘀嗒嘀嗒,窗外风雨越刮越大,雨点宛如剪不断的瀑布,敲击在玻璃窗上搅的人心烦。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情。
庄sir站在电梯里,却觉得下雨天很好。
“啪嗒!”王安淇怒气冲冲吼完,挂断电话,快速收好桌面上的卡包、钥匙、披上西装准备离开。
十几名政治部警员就站他办公室、一个个腰间鼓鼓,满脸肃杀,实打实的战备状态!随时都可能把枪开火!
“叮叮叮!”电话再度响起。
王安淇有些不耐烦,但还是伸手接起电话:“我是DCP王安淇!”
“王sir,行动失败了。”汇丰总裁张张嘴,准备打算说后续计划,王安淇却皱起眉头,直接讲道:“不好意思,不认识你。”
“有什么找我秘书。”
“啪嗒。”他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转身带人走向大门:“保护我去机场!”
开什么玩笑!跑路这回事讲究的是谁速度快,不是谁有计划、会哔哔!你再会哔哔也别影响老子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