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ps0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討論-753. 一個普通父親的普通話,“再見華沙”閲讀-y00z0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飞机赶到华沙时已经是傍晚,宝格酒店已经重新对外开放。
主办方将秦键回到酒店时,整个酒店不再像前几日那般冷清。
挂在酒店大堂的秦键夺冠海报还未摘去,几名等待办理入住的年轻游客正与还报上秦键的合影。
他们熟不知就在他们与海报合影时,海报上的正主正从他们身身边经过。
络绎不绝的旅者匆匆往往,只是没人注意到一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的高大青年的出现。
出了电梯回到房间,秦键扔下行李箱钻进了卫生间。
连续四天的紧凑音乐会旅程到还不不至于让感到精神吃不消,但连续的飞行旅途还是让他他感受到了来自身体的疲惫。
联想到那那些一年在全球各地开上百场音乐会的演奏家,难怪说职业演奏家是一份体力活。
现在想想真是如此,不只是体力活,连一半的睡眠都要在千米高空上补充。
“呼————”
冲了个解乏的热水澡,秦键觉得舒服多了。
给何静打了个电话,姐弟二人聊了好久。
再见说爱你 童小溪
何静那边已经开始了年底音乐会的筹备,秦键问何静急于赶回罗彻斯特的工作进展的如何了,何静告诉她一切顺利。
秦键放下了心,何静这边的关心无非是秦键这几日行程。
虽然两人不时的在微信里交流日常,但她总会担心,即便得到秦键的报安,她也还是会担心。
这是姐姐。
“姐。”秦键把汇报音乐会的事情告诉了何静。
何静听后倒没有太大反应,她只让他用心准备就好,“你明天上午抽个时间给家里去个电话,秦老师昨天电话里还念叨你。”
“我知道了,放心吧姐。”
挂了电话,秦键规划了一下接下来两天的计划。
归国的日期就在眼前,除了31号上午的采访,之间他再没别的事情了。
“明天可以着手开始准备6号的音乐会了。”
不一样的大军阀

10月30日。
华沙时间上午08:14,燕京时间下午14:14。
秦键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抄起枕边的手机给秦刚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秦刚开车到学校。
父子俩一个在办公室喝着茶,一个在酒店房间里走来走去。
聊了近半个小时。

秦刚先给儿子诉了一番苦。
自从他和方雪华回到羊城之后,好像一下也成了名人似的。
可他就是个普通的小学音乐老师,就前几年带着羊城二小合唱团去南市参加电视台举办的歌咏比赛获奖时他才在记者镜头面前说过那么几句话。
现在可到好,隔三差五的采访和拜访让他应接不暇。
不过这苦也甜,儿子现在出名了,他当爹的自然高兴。
面对记者提出的关于秦键成长的问题他没有夸大其辞,,他实事求是的告诉记者:
“秦键小时候所表现出的天赋也只是比同龄人还不错,而且他小时候练琴的时候也不老实,总是想尽办法偷懒。”
秦刚将秦键的钢琴教育成功更多归功在了何静的身上,他向记者表示“秦键学习钢琴的榜样一直都是他姐,他姐毕业回到南市之后也一直在各方面严格要求他。”
在记者问到他对秦键的未来发展有何期望时,秦刚说:
“他能走多远是他自己的本事,我和他妈就是两个普通人,给不了他什么高深的人生指导”
“作为父母我们只能说期望他能在这个过程中有足够的收获和体验。”
“挣钱或成名成家不是我让他学习音乐的初衷。”
“只要他喜欢,他一直弹下去就好。”
记者:“那么您对他(秦键)个人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秦刚:“我希望他未来可以分一些精力用到其他方面的学习上,他现在还只是一名大学生,他未来的路还很长,有些东西是在音乐中学不到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当他站在他的视角将一些问题看的更全面时,我想那时他自己就会更好的规划未来的人生。”

就像秦刚面对南市早报记者的采访中说的那样,他对秦键未来的发展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但是他希望秦键接下来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到自我的打磨上。
不论是音乐,还是生活。
电话最后,秦刚告诉秦键:“我和你妈最近在燕山府邸看上了一套130的房子,虽然是二手房,不过房子我们前天看过了,9成新,装修的还不错,后天我们就去交定金,今年过年我们就能在新家过年了。”

挂了电话,秦键越发的想家了。
父亲的话总是平淡朴实,又让人心感温暖踏实。
他将肖邦大赛奖金折算的27万转到了秦刚的账户,自己就留了个零头。
接着他想给秦刚发信息说声这是他的心意,不过想了想对方的性子,他直接改成了:‘这次的奖金,帮我存着‘
随后他洗漱离开房间去了餐厅,吃过早饭他赶到了华沙音乐厅。
晨练开始。

接下来的一整天他都在整理练习三份曲目单上的曲子。
凭心而论,一个演奏家拿到肖邦大奖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将全部的肖邦作品演奏的出神入化le 。
有些曲子秦键觉得自己了解的还不够深入。
就比如第三叙事曲,他认为自己的演奏不如瑞琪儿,还有17号玛祖卡也是,埃德蒙多的整体编排听起来比他更连贯。
不过好在这些都是花时间可以继续去攻克解决的。
结束时,他列下了几个曲目的问题清单,这将是他回国之后要在6号之前解决的问题。

31号中午,秦键赶到波兰电视台的录制现场,参加了波兰电视台的‘肖赛背后’的节目录制。
对于电视节目的录制他没什么感觉,多半也都是配合节目组宣传一些关于肖邦和肖邦大赛背后的故事。
与他一同参与的还有埃德蒙多,整个录制过程中,两人之间没有表现出金银奖之间的间隙。
在节目方要求下,二人还一同合作一首玛祖卡。
他们的配合格外默契。
录完节目秦键与埃德蒙多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临走前,秦键欢迎埃德蒙多来华国开音乐会。
“大家会喜欢你的演奏。”
埃德蒙多告诉他有机会一定会去。

结束了全部的肖赛日程,傍晚19点,秦键满载着行李在大赛主办方的护送下赶到了肖邦国际机场。
为他送行的人有帕罗肯和翻译。
还有依格拉兹。
19:34。
当飞离开地面时,夜幕下,秦键看着窗外渐渐缩小的城市。
眼前像是划过这一年来的一幕又一幕。
他心里平静,也不平静。
可不论如何,他的这一站已经结束。
“再见,华沙。”

飞机冲出天际,飞向下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