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wsvcd精华小說 異常樂園笔趣-第九十九章 世代糾葛與圖窮匕見展示-rbc1h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气氛稍微有点尴尬。
余烬不告而来,被鱼人收藏家抓到现行就算了,所求之物还被人家直接拿了出来,更无奈的是,即使有灯神杰弗里斯出手,都不一定能逃得走,因为鱼人收藏家的实力达到了史诗巅峰,只差一步即可成就神位,远远强于现在恢复到史诗高阶的灯神杰弗里斯。
于是顺风顺水的一路行程,到这里遇到了难以逾越的关卡。
“我这算是自投罗网吗?”
腹诽了一句,余烬望向面色莫名的鱼人收藏家,丝毫不敢妄动,生怕一个不对,就被随手打杀。
眼前这位史诗强者,有着清晰可见的苍老面貌,皮肤松弛、眼袋深重、腰弯背驼、身形萎缩,若非出现得太过突然,连灯神杰弗里斯都没能料到,余烬只当他只是个老态龙钟的普通鱼人,可当这些形象建立在实力高强的基础上,哪怕鱼人收藏家只是面无表情的垂眼沉默,都不免显得高深莫测。
“这颗断牙,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默默地打量了余烬好一会儿,直到把余烬瞧得浑身发毛,鱼人收藏家才张开牙齿落尽的萎缩牙床,意态莫名的低声问道。
不妙……
闻言,余烬心里咯噔了一下,盖因鱼人收藏家的问题着实不妙!
重生之大設計師
前代圣牙是余烬斩杀鱼人传奇【淤泥吞食者】得到的,万一它和鱼人收藏家有些关系,死亡风险无疑会飙到最高,但他略作思索后,还是在明知道鱼人一族将造物主视作死敌的情况下,如实说明这颗断裂圣牙是得自伊甸园中,因为翻译装置显示,鱼人收藏家刚刚使用的语言,不是鱼人语,更不是人类语,而是属于畸变语系。
显然,鱼人收藏家看出了余烬的种族身份,狡辩恐怕会死得更加干脆。
“人类语言?你是后天投靠的畸变一族?”
金牌萌妻
鱼人收藏家的半睁眼眸倏尔冷冽,直把余烬看得脊背发凉:“听说在人类文化中伊甸园是传说中的圣洁之地,可正是因为你这等人的存在,才让它显得尤为可笑!说吧,是造物主派你来的吗?”
穿越之幸福日常 妞妞蜜
“不是!这枚圣牙,是我在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一直好奇它的背后有什么故事,所以偶然得到造访鱼人一族的机会,便想了解一番消失的历史,找一找消失的人。”
余烬立马极力否认,早已学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他,一听到鱼人收藏家表露立场,便赶紧撇开和造物主的关系。
结果这位史诗存在听闻“消失的历史,消失的人”,还真就决定让余烬当个“明白人”。
“你投靠了畸变一族,却对鱼人圣者的生平事迹感兴趣?我真不知道该说难得还是别的,罢了,既然你想知道,就跟过来听一听那位恬不知耻自称造物主的该死邪神,究竟是否值得你去投靠!”
鱼人收藏家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向一旁,余烬不敢逃跑,立刻跟上了弯腰驼背的矮小身影,直至来到他潜入的那个地方,好似上课打盹被老师抓到的学生一样,被鱼人收藏家领着,认认真真的从起源时代,聆听起鱼人一族和畸变一族的世代纠葛。
藏品展区里的文字描述,远没有鱼人收藏家亲自讲得详细深入,倒也让余烬听得津津有味,了解到古神世界中有一片被称为【原生海域】的险恶之地,大量海生种族盘踞其中,日复一日的展开厮杀,鱼人一族和畸变一族便是自那时起,便成为了生死仇敌。
旷日持久的种族战争,直至畸变一族出现自称【混沌潜行者】的上位古神才告一段落,而兵败如山倒的鱼人一族,并未就此灭绝,它们得到了穿过空间裂缝脱离古神世界的机会,而这便是鱼人位面的开拓起源。
至于畸变一族,则始终未能冲破古神世界的空间壁障,但它们却掌握着生命禁区的建造方法,所以每次轮回,才会让一张【三眼面具】流传到乐园世界的大海中,利用一缕混沌潜行者的邪神魂魄,使得畸变一族绵延下来。
后面的事情,余烬了解的就比较清楚了,远洋鱿钓船——破浪号,将三眼面具捕捞起来,令沃特·怀特成为邪神宿主,进而盯上枫血祖脉,试图恢复元气。
在那位离家出走的沃特·怀特找到伊甸园之前,曾经有一个下位古神【深渊潜行者】成功吞噬了枫血祖脉,但碍于三大组织的强大实力,只能驾驶破浪号逃离了乐园世界,结果在种族天性的影响下,扭头就找到鱼人一族发动了位面入侵,而这段故事,便被改编到了淘金副本中。
如果只是一次入侵,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是偶发事件,大不了下次轮回重新来过,但是造物主的出现,为鱼人一族彻底蒙上了看不到希望的厚重阴霾。
鱼人收藏家通过整理出的轮回遗物,判断出造物主已经祸害了鱼人位面好几个轮回,在开展鱼人工业这等社会性实验之前,谁知道他将哪些奇怪设想付诸实践?直把余烬听得暗自咋舌,心想羊毛总不能逮着一个薅啊?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这应当是种族带来的仇恨因素在暗中作祟,所以只能在心底为鱼人一族送上默哀,同时也给自己暗道一声好运,因为鱼人收藏家显然也没有忘却种族仇恨,还不等真正道出大戏,眼中杀意便展露无遗。
“要不……把种族改成鱼人试试?”
許仙 說夢
余烬突然有了想法,而鱼人收藏家这个时候则说起了鱼人先贤的血泪史。
面对强大的造物主,鱼人一族发起了奋勇反击,在鱼人神灵的带领下,起初利用累积资源往往能坚持很长时间,而这让余烬了解到了一个被他忽略的事实,那就是造物主真正“活”过的轮回,可能要时间减半。
因为多次对抗的起始时间存在一个明显节点,以上古世界为纪年基准的话,大概是两万五六千年后才会出现,换算到乐园世界,便过了五六千年。
夫君難調教 夜の夢
这便解释了暗中困扰余烬的一个问题,那就是造物主为啥不将基金会等反对势力,抹杀在摇篮之中,现在看来不是不愿,而是不能,另外,他想方设法的传授枫景古代炼金术去拯救女儿,而非自己出手,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么说来,永生之体也并非永生,造物主为了长存,必然要花大量时间进入沉眠,那位至高存在估计在进食的时候,都有一半的脑子在睡着觉……”
余烬恍然大悟,但鱼人收藏家根本不给他欣喜于这一发现的机会,因为关于前代圣者的事迹讲述,在苍老鱼人的沉重心情中开始了。
神道一途
“神灵一死,资源耗尽,鱼人一族便再也没有同造物主对抗的资本,哪怕每任鱼人王都能跻身神位,但这完全就是造物主默许的事情,只要他肯,覆灭鱼人位面易如反掌,我始终觉得造物主这么做,只是为了戏弄我族!”
鱼人收藏家眼神冰冷,迫使周遭气温下降数度,余烬打了个哆嗦赶忙收敛心神,思索要如何延缓死期。
灯神杰弗里这段时间可没有闲着,但想要活命,还需要一定时间。
于是,余烬主动表现出了自己的价值,顺着话茬说道:“应该不是戏弄,我听说,造物主一直在利用鱼人位面展开社会性实验,可能留下鱼人王,更利于鱼人一族发展工业。”
听到这话,鱼人收藏家似有收获,立时点头说道:“对!你说得很对!前后两代鱼人王,确实是在极力为工业发展保驾护航,哪怕各方的反对声音愈演愈烈,也只是一味的平衡各方利益,却始终没有停止奔向灭亡的脚步!我也知道,所谓的工业科技能让族群振兴,但这完全不是鱼人一族应该走的道路!”
言及此处,苍老鱼人的眼中闪过泪光:“造物主的多年经营,让鱼人一族不再团结一心,我还记着,当初在老国王的病床前,不知有多少人请愿发展工业,并且言辞凿凿的表示,只有这样才能重新抗衡造物主。”
醫婚成癮,高冷老公太深情 蘋果葡萄梨
“啧啧,逼宫都来了?按说时代洪流不可阻挡,前代圣者打不过造物主这位始作俑者,就注定要被洪流冲毁。”余烬想着。
“当时的圣者阁下,也同意工业发展是族群出路,但他认为应当寻找一条适用于鱼人本身的工业道路,而非生搬硬造人类的那套系统。”
鱼人收藏家的表态,让余烬对前代圣者的评价提高了不止一层,心之所至便回了一句:“鱼人特色资本主义?”
“对!就是鱼人特色,当初圣者阁下也是这么说的!”
“……咳咳,您继续。”
“圣者阁下无愧于圣者之名,然而他小觑了人心贪念!早就被造物主腐蚀了心智的那些鱼人贵族,以时间紧迫为由,极力反对圣者阁下的提议,而病入膏肓的老国王也想在临终之前做一番丰功伟业,便同意让鱼人一族走上陆地直接照搬人类工业的决策。”
六脈劍蓮 肖立林
出言之时,鱼人收藏家恰好走到了那堆祭祀残物旁,身周开始散发阴沉死气,看着余烬的眼神也变得愈发不善:“不是所有鱼人都会走路都会呼吸,海洋产出的生存资源也无法满足所有鱼人的胃口,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时代变革开始了,圣者阁下强行阻止海床拔高形成陆地,可你知道哪些该死的蛀虫,做了什么吗?”
“呃嗯……”余烬故作沉吟拖了好几秒,才把这可能触发猝死事件的皮球踢了回去,“请您解惑。”
“他们抽走了海水。”
“啊?”
“浩瀚海洋并非无限,众多混沌使徒开辟了多个空间裂口,致使海水流失到暗幕深空,强行让陆地浮现了出来,圣者阁下孤立无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量族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死亡,而他的神庙也被那些该死的蛀虫和失望的信徒,拆毁大半。”
“那前代圣者最后怎么样了?”
顶着史诗强者的窒息压力,余烬问出了最关键的那个问题。
“疯了。”
“。”
鱼人收藏家双目通红,余烬则是无言以对。
“圣者始终将族群放在第一位,所以你根本无法体会到,那个时候他承受着怎样沉重的压力,我和其他的追随者们也体会不到,甚至,不止是无法体会,连力量都无法贡献给他。”
“为什么?”
“因为圣者阁下明白,我们如果参与进去,最后也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是怎么眼睁睁的看着族人死亡神庙倒塌,我们就是怎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精神崩溃陷入疯狂。”
说到这里的鱼人收藏家,已经激动到和疯子别无二致,余烬随时都能感受到死亡迫近。
“可笑的是,造物主这个时候却跑出来了!他对于圣者阁下的疯狂状态,表现得非常满意,大言不惭的向我们说,要让圣者阁下当他的第六仆从!”
“什么?”
余烬眉头一挑,算上第二仆从炼金魔偶、第四仆从白发女巫、第五仆从园丁,他已经知道造物主的四位仆从,如果大哥安徒生输了赌斗,便会是造物主的第八仆从。
余烬料想,这些存在应当会在即将重启的上古世界中,占据重要戏份。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是造物主和圣者阁下的一场赌斗,圣者阁下认为他只要一心一意的为族群着想,便不会被信徒摧毁神庙,但他没有考虑到,被煽动起来的失望信徒,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圣者阁下受不了打击,疯了,他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根本拯救不了鱼人族群,便开始疯狂的撕扯鳞片折断牙齿!”
“那么这颗断牙……”
“对!就是被圣者阁下亲手折断的。”
鱼人收藏家面庞狰狞,沉声说道:“我觉得,圣者阁下可能是不愿助纣为虐,才想废掉自己,然而造物主却说,他心目中的第六仆从,就应该是从云端跌落泥潭的烂人!”
“那么……后来呢?”
“后来,圣者阁下用仅存理智,决定继续反抗造物主,便直接将自己的心脏摘了出来,打算以死对造物主做出最后回击!但造物主却反手将他的尸体抛给我们这些追随者,言明只有音波法阵才能救他,话音刚落,他就拿着心脏消失不见,而我们则带着圣者残躯面见了新任鱼人王,他出于愧疚,决定将圣者残躯封入音波法阵,无视了造物主的潜在阴谋!”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听到这里,余烬顿时醒悟造物主究竟要他运送什么东西,也明白鱼人王为何会反对向基金会透露实情,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谁也无法确定基金会究竟要如何对待造物主的第六仆从。
哪怕,只是预备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鱼人收藏家表露出了最直接的杀意:“你就是把鱼人位面搅得天翻地覆的余烬吧?不知道叛出基金会加入混沌灯塔的你,听完圣者阁下的遭遇后,是否会憎恨造物主的嘴脸,进而痛恨自己当了走狗呢?”
“额嗯,确实有一点。”
“好,将信物交出来,你就可以去死了。”
“意思是不交还有的活?”
“照样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