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zvu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327,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十四章 決絕(3展示-ubpf5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尼采的幽灵站起身来,走到湖边,坐到草地上,摘了一朵黄色的小花,把花瓣一片片地摘下来,丢到水里。花瓣漂浮在水面上,似居无定所的浮萍,随风飘荡,四散开去。
人与人在茫茫人海之中相遇,不也就像浮萍一样,
洗刀
林静笃走近他,问道:“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幻影妖妃
尼采的幽灵示意她坐到他身旁,说道:“其实你不应该问我这个问题,我们应该心无旁骛地享受这美好的约会。”
林静笃靠着他的肩膀道:“可我想你给我一个许诺——男人对女人的诺言。”
重生之缘来如此简单 鬼鬼梦游
尼采的幽灵道:“但我不想给你任何诺言,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会尽量满足你,给你浪漫的时光。”
林静笃问:“什么叫条件允许的情况下?”
尼采的幽灵道:“我还能每天见到你——”
林静笃道:“这话太玄,我听不明白。”
尼采的幽灵道:“我的意思是你我都还活着。”
林静笃温和地望着他,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又似在读一本晦涩难懂的书,双眸闪烁着不可捉摸的光芒。但其中所含的光点,看起来是那么单纯,那么柔和。
尼采的幽灵被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牵动着,情不自禁地拉上她的手,像葱根,柔滑、娇嫩,情不自禁亲吻了一下,道:“从明天开始,我们不在这里约会了。”
林静笃问:“我们去那里?”
尼采的幽灵道:“——我的别墅。”
林静笃问:“你想带我去见你的父母?”
尼采的幽灵道:“我的别墅里只有一个中国用人。”
林静笃又问:“你平时就和一个管家住在一起?”
尼采的幽灵道:“是的,这就够了。”
林静笃问:“你在中国就没有其他朋友了吗?”
尼采的幽灵道:“没有,我不喜欢有很多朋友。”
林静笃问:“你把我当什么?”
尼采的幽灵犹豫了一下,道:“——我深爱的恋人。”
林静笃道:“既然这样,我想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还有我卧病在床的妈妈。妈妈可能不喜欢我跟一个外国人交往,但我的固执会让她妥协的。”
尼采的幽灵道:“没有必要……他们会不喜欢我的,我是一个外国佬——这是一个事实。你们中国应该是一个排外的国家,毕竟你们历史上有过被许多国家联合起来欺辱过的经历。”
林静笃道:“他们会喜欢你的……当然,得除了我妈妈。你一个人在中国,肯定很孤独,我的朋友们会给你带来快乐。”
尼采的幽灵道:“我不喜欢热闹。所以,我也不想认识更多的人……现在我就带你去我的别墅。”
林静笃起身,走到湖边,捧起一捧清澈的水,洒到嫩绿的草叶上,像一个小孩在过家家,正浇她幻想出来的菜。
尼采的幽灵拉上她的手,说道:“别玩了,我们走吧。”
林静笃挣脱他的手,说道:“自从遇上你,我就没有平静过。今天,我想拒绝你一次,什么事都不要发生地分开。”
尼采的幽灵问:“永远地分开吗?”
林静笃道:“不,只是今天。”
尼采的幽灵道:“我理解……谁经历了狂风暴雨,首先想到的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憩。”
林静笃道:“所以……我先走了。”
尼采的幽灵道:“好吧,明天你来山脚下最西边外观呈红色的别墅,到时候我会迎接你。”
林静笃问:“我什么时候来合适?”
尼采的幽灵道:“随时。”
林静笃神情疲惫,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尼采的幽灵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阴笑,依约潜藏着几份危险。随而又转为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笑,看起来干巴巴的,好象是无奈,又好象是沉醉。
尼采的幽灵心底承认,林静笃的心灵纯洁、简单,像溪水一样清澈明亮,并不断流动,给人清新的感觉。
——这也是他爱她的根由,近乎改变了他的性格,甚至让他从骨子里对女人有了新的看法。过去,除了他母亲,他会尊重外,对女人他一向抱着鄙夷的态度。
林静笃这个天使般的女孩,他既想尊重,又想爱抚。
林静笃刚出树林,林妈妈打来电话,告诉她,芮蕲来找过她,她只是淡淡地说她知道了。
她正要挂电话时,林妈妈告诉她,她的姨妈从美国回来,她们有近三年没有见面了,希望她快些时候回医院。
林静笃道:“既然姨妈回来了,有她陪你,我这边有点事需要处理,暂时就不来医院了。我的意思是等我把租的公寓退掉后,就回来照顾你,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
林静笃知道,她跟尼采的幽灵不会有结果,所以她决定利用这三天时间,跟他把关系断了。然后安心去芮蕲的公司工作,尽早还清债务,并照顾好她妈妈。
她怏怏地回到公寓,一身疲惫……最近发生的事,就像一场漫长梦,好似经历了一个世纪。
夜色清幽,上弦月挂在树梢上,树叶的浓荫挡住了月色。树下的阴影中,有一个男人一动不动地伫立着,仿佛有些痴了。
他痴痴地望着不远处的公寓二楼,他的视线凝固在直到深夜还亮着灯的窗子上。
他在思索他关注的人,为什么夜深人静了还开着灯?难道她预感到有人正窥视她吗?她失眠了吗?
她是谁呢?
她是林静笃。
这时有风吹过,一片树叶落下,落到他的肩上。
这个人就像那片树叶一样,从某个地方飘到这里来。
突然,风变得强劲起来,吹动了枝条,把这个人暴露在树的阴影之外了。
原来,这个幽灵似的人是吴藻,额头上的汗珠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他很平静,跟夜一样静,没有声音,没有呼吸,整个人似乎完全被隔离在尘世之外。但是世界上一些最危险、最可怕的事,往往就隐藏在这种平静中。
爱,需要勇气。恨,需要胆量。杀人,需要底气。
他爱,他恨,他要杀人。
他杀过恶人,现在要杀掉他从骨子里爱的人,他还真没有足够的勇气、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