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wgd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第五百零三章 作死是天性讀書-ly3m3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一行人在观中停留了一会儿,也算是休息。
周离明显在老观主脸上看出了些许不安和不好意思,连带着他也有些不安起来,这里面的原因他是知道的——
老观主一个人独自生活了一辈子,显然并不是一个习惯于接受别人关心的人。观中常有香客往来,也是观中的主要收入来源,可香火钱和单纯对他的关心自然是不同的,尚有几分稚嫩的周离和那些香客也是不同的,在老观主眼中周离还是个小朋友。
这份关心因此显得沉甸甸的,老观主收下了,却找不到可回馈给周离的东西。
就越发显得沉重。
于是老观主的表现和平日里比起来略有些不自然,周离也将团子抱起来不断揉捏着团子尾巴,两人又都竭力装得和平常一样,说话聊天。
四个主角不同的悲欢离合 星光暖暖
楠哥和槐序在旁边悄悄看着,偶尔对视一眼。
离开止洪观后,楠哥才咧开嘴角,嘲讽周离说:“真是别扭。”
“哦。”
周离点点头,顿了顿,然后很认真的请教:“我做得不对吗?”
“哦呀!”
楠哥很意外的样子,先是惊叹了一声,然后马上学着他的样子认真起来,解释道:“你做得对,只是他不习惯而已。他其实也很高兴,只是不习惯而已。对于这些东西你应该很能够理解才对。”
“我以后老了也会这样吗?”周离想了想。
“不会的。”楠哥说。
“我觉得会。”周离说。
“不会的。你现在这么认为而已,但是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你和高中的你已经有很大区别了?”楠哥说道,“都不用等到你老,只消过几年我就会把你调教得脸皮不这么薄。”
“这样啊。”
周离点点头,努力想象着。
往阴阳庙走,海拔快速上升,他们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寒意,不是冷,是冰的,就连楠哥也再一次把拉链拉上了。
带着老妖怪有一个好处,就是只要讨得他欢心,就不用背行李,车子变成了他们随手可取的易存柜,他们得以轻装上阵。因此在爬了两个小时山后楠哥依然精力充沛,带着团子蹦蹦跳跳跑到前面。
周离则不紧不慢的走到后头,时不时扭头看看路旁的草木,寻找着与山下的思维差别,思考它们的生长习性和所属类别。
学了植物学的后遗症。
美中不足的是没有一个靠谱的人和他讨论,只有老妖怪跟在他身边和他并行走着,但老妖怪显然是不靠谱的——他说这株草耐寒,老妖怪就说它的根是甜的不信挖出来你尝,聊不到一起去。
前面就是松树林了,过了就是阴阳庙。
“啊!啊!啊!”
——————
又听见了乌鸦的叫声。
周离有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
接近松树林,没走几步,一颗干枯的松果就砸到了他头顶,投掷得十分精准。
这只乌鸦不是一般欠。
周离摸了摸头,抬头瞄了一眼,始作俑者跑得相当快,他没什么也没看到。不过砸得也不疼,他并不在意,继续往前。
下一颗砸向槐序头顶,但在距离槐序的头五公分距离时被他接住了,随即他扔掉松果,皱起眉头说道:“什么时候我真要把这只破鸟捉下来拔光毛放在火上烤……老子还要裹满辣椒!”
最強修真邪少 痞子易
“它是恶神罩着的。”周离提醒。
“恶神怎么了!?”老妖怪瞬间炸毛,“恶神我也照打不误!”
“吼~~”
几乎话音刚落,远方就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吼声,回音不绝、绵长不息,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
周离抿着默默看着槐序。
槐序作为大魔王,将尊严看得最重,平生最容不得别人看轻自己,于是立马撸起袖子说:“我这就去和他大战三百回合!”
周离沉默了。
事实大家都清楚,其实是大战三十回合逃跑二百七十回合,但是他也不好伤老妖怪面子,更不好得罪了老妖怪,自己今晚的洗漱用品还得劳烦老妖怪待会儿去车里拿呢。
周离平静一笑:“何必呢,大家都认识了,不要伤了和气。”
“你说得对!”
妙手邪医 狂尘
“……”
台阶下得好快。
前方传来楠哥的声音:“走快点啊!”
随即团子也跟着喊,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奶味儿:“周泥走快点~~跟上团子大人!”
周离默默加快脚步。
綜漫與原著人物壹起反蘇 銀刃
团子还嫌弃的说:“周泥你好慢~~”
周离默不作声。
郑芷蓝家的大黄已经得到情报来接他们了,正停在楠哥前边,和楠哥保持着一定距离张望着她。
而楠哥则停下了脚步。
因为她发现路边有一个小水池,山上天气实在寒冷,水池又在树荫下,已经结冰了。此时她便蹲在水池旁边,伸出白细的手指戳在冰上,使劲往下按,而团子也站在她边上,学着她伸出小爪子往冰上按。
“结冰了诶!”楠哥惊奇的对周离说。
“结冰了喔!”小复读机扭头说。
“正常。”周离说。
“好像还挺厚的样子,不知道可不可以踩上去。”楠哥有几分兴奋。
“你想干嘛?”周离神情顿时一凝。
“团子大人可以踩上去喔!”团子已经站到了冰上,说完她还扭头走了几步,又回头对楠哥说,“团子大人还可以走路!”
“小心掉下去,快回来。”周离提醒着,然后又严肃的看向楠哥,“你可别站上去啊!”
“emmm……”
楠哥眼里闪烁着光。
周离见状,神情凝重到了极点。
不祥的预感卷土重来。
二十分钟后。
女侦探童念 石庆猛
周离带着楠哥在大黄的带领下来到郑芷蓝家院子前,郑芷蓝站在院前等他们,周离走到她面前,面容平静:“你家还有没有干的裤子,拿一条来给楠哥先穿一穿,她的裤子全打湿了。”
说完他又扭头:“你要不要鞋子?”
楠哥冷得瑟瑟发抖,缩成一团,牙齿都在打架:“不不要,找双凉拖孩就行,她这里有烘笼,我烤烤火就是。”
“哦哦……”
小郑姑娘立马慌忙起来,快步回了屋里。
楠哥还在她身后喊:“不不要急,慢慢找,我还挺得住……”
两分钟后。
楠哥去楼上换裤子了。
小郑姑娘站到周离身边,她面容清丽依旧,脸上有些心疼,还隐隐有点内疚:“掉到水池里去了么?山路很难走吧……”
“不是的。”
周离很平静的向她讲述了事情始末。
小郑姑娘听完后怔了片刻,似乎也没想到这是一个成年人会做出的事情,然后又小声说:“你怎么不劝劝她……”
“没用的。”
“那你可以拉着她……”
“也没用的。”
周离摇了摇头,已经麻木了:“她知道可能会掉下去,而且是很可能,可正因此她才想要站上去试试。要是溜冰场那种绝对掉不下去的,我觉得她反倒不会有这么大的兴趣。这是她的天性,改变不了的,我能做的也只有在她落水后把她拉起来。”
小郑姑娘点点头,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
“什么是溜冰场?”
“就是地上是冰,人们穿着一种特制的鞋子才冰上滑。”周离顿了下,“我也没去过,也不会滑。”
“你也不会?”
“嗯。”
“楠哥呢?”
櫻晶淚 櫻冪琳
“也不会。”
“楠哥也不会?”
“应该不会。”周离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么惊讶。”
“我以为楠哥什么都会……”小郑姑娘老实说,声音本来就小,还越来越小,应该是她也发现这个认知有些不合常理。
“……也不全是。”周离思考了下,“比如你会的很多菜她就不会,再比如法术。”
“做菜学一学就会了。”
“趁着她还没下来,我给你讲一讲关于降落伞、502、香蕉皮等许多东西的故事。”周离扭头一瞄,把边上的板凳搬了过来坐下,“听完之后你会对楠哥的作死行为多一分理解,来坐……”
“好~”
郑芷蓝也坐下了,一副安静倾听的架势,像个乖乖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