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愛下-第718章 城主府衝突看書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罗天听后嘿嘿一笑道。
“是与我无关,那我感慨与你又有何干?”
二哥顿时被气的怒瞪罗天,要不是看在罗天是伍士的朋友,他已经把人轰走了。
伍士连忙站出来拱手道。
“二哥勿恼,倪大哥是我结拜兄长,生性直率,还请勿要怪罪!”
二哥听后一愣,深深的看了伍士一眼道。
“小弟,眼下天离城大乱,父亲病重,我们勉力维持局面,已经是如履薄冰了。你……你怎么好这个时候带一些不知来历的江湖人士入府?”
伍士听了这话,立刻严肃的说道。
“二哥!倪大哥绝不是什么不知来历之人,况且,倪大哥是我的结拜兄长。既然兄长来天离城,我怎能置之不理?”
“伍士!你休要胡闹!赶紧把人赶走,谁知道会不会是丞相府或者海狼帮的奸细!”
说到这里,二哥忽然眼睛一亮,盯准了说“海狼帮奸细”时,目光闪躲,东扭西扭的庞大,立即震怒,大吼道。
“来人啊!给我把这些人绑了!好啊,海狼帮的人还敢出现在城主府门口,我看你们是在找死!”
说完,一群人都涌了上来。
伍士见此连忙拦住。
“二哥!庞大是我让他跟来的,和倪大哥无关!”
二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大吼道。
“伍士!你休要被奸贼蒙蔽了双眼,你可知道,父亲一病倒,海狼帮的人是如何欺辱我等的?眼下,你居然敢带海狼帮的人到此。好了,其他的话你留着给族老说吧。这群人断不能进我城主府!”
罗天在一旁看着,无奈的耸了耸肩,对伍士说道。
“小伍,算了算了,我们也不是非要住城主府不可,你也别跟你家里人闹了。你刚回来,你父亲还在生病,快去看看他吧……”
伍士听了颇为难为情,无奈的说道。
“倪大哥,对不起,你来天离城,我说好了要盛情款待,没想到……这样,庞大,你对天离城熟悉,你务必把倪大哥和嫂子安排好,等我们结束了天离城的乱象,到时候一定请倪大哥赏脸来城主府!”
罗天没有多说什么,拍了拍伍士的肩膀。
庞大自从被伍士降伏,并且遣散了身边的人后,就知道自己只能跟着伍士一路走到黑了。眼下,他如果敢回海狼帮,肯定会被惩罚,一想到海狼的手段,庞大便心有余悸,当下一拱手道。
“小公子放心,我一定安排妥当!”
说完,罗天转过身,刚刚准备上马车,却听见二哥一声冷笑。
“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便来,想走就走吗?这里是城主府!你们二人一看就是海狼帮的奸细,妄图潜入丞相府。今日,你们来了,就别想走!来人啊,给我围了!拿下他们!”
二哥的吩咐一出,甲士们手持盾剑,远处还有弓弩手瞄准马车,将马车包围其中。
罗天眉头一挑,回过头深深的看了二哥一眼道。
“我是给我兄弟面子,你们城主府有金山银山还是有仙女?本公子还没兴趣去呢,什么奸细不奸细的,别大帽子往我脑袋上扣,我不想跟你计较!”
二哥一听这话,顿时气炸。
“好你个奸细,敢来城主府,居然还如此嚣张!弓弩手准备!”
一声高呼,眼见羽箭如飞,即将射杀罗天等人时,伍士情急之下拔出长剑,一剑横在二哥的脖子上。
二哥应对不及,没想到伍士居然会维护罗天至此,瞪大眼睛道。
护花妙手 星辉
“伍士!你鬼迷了心窍了吗?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伍士绷着一张脸,咬牙道。
“二哥,这件事,以后我向你赔罪。但是,倪大哥绝对不是什么奸细,都是你误会了。你放倪大哥他们离开!”
不料,二哥和伍士一样,是个硬脾气,见伍士如此维护罗天,深以为伍士被罗天蒙蔽了,心里对罗天的杀气已起,大吼道。
“你们不必理我,我不信,你还亲手把你哥哥杀了不成!你们尽管动手,射杀他们!”
伍士见状睚眦欲裂,瞪眼狂吼。
“伍战!你别逼我!倪大哥我是请来天离城做客的,如果死在此处,岂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你若敢动手,我先杀你,再自杀!“
说着,伍士的长剑往伍战的脖子深入了一分,顿时,划出一道小口子,鲜血流了出来。
脖子上的刺痛,还有伍士痛苦的表情,都说明了伍士的决心,伍战背后发凉,一想到父亲还在病重,家里勉力支撑,这段时间又被欺辱,眼下,好不容易回来一个兄弟,又被奸细所害,悲从中来,不由恸哭道。
“三弟啊!三弟!你太幼稚了!你从来只会练剑,哪里知道这里面事情有多复杂?这城里面现在哪里都不安全,到处都是居心叵测之人。你今日请他们入了府,明日,我们伍家被人斩尽杀绝的时候,谁会同情我们呐?!”
伍士知道罗天不是为了靠近他而来,心中坚定,摇头道。
“二哥,你相信我,我虽然不懂什么局势,也不知道天离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可以用姓名保证,倪大哥绝对没有什么怀心思!你放倪大哥他们离开!”
伍战也是倔强的人,一梗脖子道。
“绝对不行!他们能把你蛊惑至此,就断不能留他们性命,否则,后患无穷!”
“二哥!你不要逼我!”
三国降临现世 叶脈
两兄弟刚刚见面,还没来得及诉说思念之情,竟然就刀剑相向了,关键是,两兄弟的脾气都是那么倔强,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奈何不了谁,就这样僵持在了一起。
忽然,罗天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无语的撇了撇嘴,走到两兄弟中间。
伍战不用说,一脸的仇视,恨不能现在就把罗天拨皮抽筋。
伍士害怕罗天被人伤害,开口道。
“倪大哥,你不用担心,我没事!我请你们来天离城做客,没想到,很有可能害了你和嫂子,我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放心,只要我伍士还活着,谁也不能动你!”
伍战听的一脸大胡子乱颤,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恐怕罗天已经死了无数回了……
不过,罗天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罗天一手握住伍士的剑,手下一扭,将伍士的长剑夺了过来,在掌中耍了两个剑花后,咔擦一声,将长剑放入伍士的剑鞘之中。
伍士见状愕然,伍战满脸的兴奋,抬起大手道。
“三弟,你别怪我!等我杀了这些奸细,你就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了!所有人弓弩手准备!”
射字没出口,城主府内传来一个老妪的怒吼。
“所有人都住手!”
众人皆是一愣,月光下,一个拄着拐杖,匆忙赶来的老妪。
定睛一看,这些甲士都放下了手里的武器,纷纷问安道。
“见过老夫人!”
“老夫人!”
“娘!”
“母亲!”
伍士和伍战都认了出来,不由惊呼起来。
伍士迫不及待,冲了过去,跪在老妇人的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娘!儿子回来了!儿子不孝,父亲重病却也不知!要不是在外听闻天离城混乱,父亲病倒,儿子这辈子都难赎罪孽啊!”
老妇人看见伍士也非常激动,脸上复杂无比,又喜又忧,最终化作一句。
“儿啊……”
将伍士从地上抱起来,母子抱在一起。
“我的儿啊,你回来了!你怎么回来了?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啊!”
老妇人泪洒满面,对伍士的慈爱,没有任何掩饰。
狂神诀
伍战也匆匆赶来,看到这一幕,也是湿了眼眶,忽然,伍战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摆出警惕的姿态,拔出腰间的大刀,对着远处的罗天,就像是防备着罗天要忽然袭击一般。
罗天见状十分无语,自己自小就没有母亲,看到这么感动人的一幕,心里多多少少有些触动,谁知道,冒出这么一个二货就硬脑袋,搞得罗天一点心情都没有了,还十分无奈……
“母亲!三弟!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海狼帮的奸细在这里,你们快回府,我来对付他们!”
伍战这边斗志昂扬,老妇人松开了伍士,举起手里的拐杖,一棒子从脑袋上盖下去。
彭的一声……
伍战捂着头怒而回头,发现是母亲之后,又谄媚道。
“母亲,你打我作甚?”
老妇人连连摇头,恨铁不成钢道。
“你还不放下武器,迎客人入门?”
伍战一听这话,吓的立刻跪倒在地,高声呼叫道。
“娘,这这这……这是奸细啊,你不能因为爱儿子就是非不分啊!”
老妇人听罢,又反手一个拐杖敲在伍战的后背,满脸愤怒道。
“你就知道匹夫之勇!他们是奸细吗?他们可能是奸细吗?”
伍战反手指着庞大,怒声道。
“这个人叫庞大,海狼帮的人,以前是血狼的侍卫,我认得他!他们就是海狼帮的人!”
老妇人听了连连摇头道。
“伍战,你动动脑子好好想想,你认识庞大,难道伍士就不认识吗?”
伍战愣了一下,立刻站起身来,指着伍士怪罪起来。
“对啊,三弟,你应该认识他啊!既然认识,你怎么能被蒙蔽?”
伍士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道。
“二哥,他我自然认识,但是,庞大与倪大哥从来不相识啊!而且,我遇见庞大,也是因为他在城外欺压百姓,抢劫路人,我让他就地解散了他的手下,带回城来的……以便约束!”
伍战听了这话才连连点头,指着庞大大骂道。
“你这个混蛋助纣为虐,以前血狼订下的规矩,你们全都抛掷脑后,对得起血狼对血狼帮的良苦用心吗?”
庞大闻言面露惭愧,跪下认错道。
“庞大有愧血狼大哥知遇之恩,教诲情谊,从今往后,庞大愿弃暗投明,立誓要把扰乱天离城的海狼帮清除出去!”
伍战听了这话才稍息火气,哼声道。
“算你识相,既然如此,我就不难为你了!”
随后,伍战又看向罗天,抿嘴道。
“可是……母亲,这个人,我们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就让他这样进了城主府,不合适吧?眼下局势紧张,让一个外人入府,万一对父亲不利……”
伍士听了连忙说道。
“二哥,倪大哥和嫂子从远地而来,根本就不知道天离城发生大乱,在天离城内只认识我一个人,又有什么必要迫害我们呢?”
伍战尚且有些不放心,摇头道。
“细作往往都是生面孔,你看你为了一个结拜的江湖大哥,居然和我动起手来,可见他对你的控制,我觉得为了保险,还是要除掉此人!”
罗天听了这话,登时被气笑了,这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当面说要杀另一个人的……可见伍战的脑子也是一根筋,根本没有一点城府。
这一次,伍士没说话,老妇人就拧着伍战的耳朵道。
“如果他是细作,方才你和士儿斗起来的时候,就不该来帮手,甚至应该煽风点火,就凭你一根筋的脑子,一定会酿成大祸!”
罗天闻言微微一笑道。
“夫人还是明事理啊,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根筋的人。”
伍战听后眼睛一瞪道。
“你说谁呢!”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伍士一巴掌捂住脸道。
“二哥,你就别犟了,从小你就这样,不见南墙不死心。眼下城中大乱,我真的不放心倪大哥和大嫂在外面住,万一有个什么好歹,我就是罪人。娘,还请允许倪大哥和嫂子入府小住一段时日!”
老妇人看了看罗天,眼睛一闪道。
“哦?还带着家眷一同外出?既然是你的结拜大哥,你又做过邀请,理当入府,好了,此事我定下了。战儿,你随我回去,士儿,安顿好你大哥之后,请你大哥一同用餐,我吩咐人准备宴会!”
伍士听后精神一振,立刻回道。
“谢娘亲!”
罗天则向老妇人笑了笑道。
“夫人客气了,既然有宴会,正好腹中饥饿,一会儿安顿好后,定来赴约!”
老妇人听罢笑了起来,点点头道。
“好,好,来者是客!”